-

周晉南有些驚訝:“不是明天嗎?”

許卿邊擦著臉邊跟他解釋:“明天是正日子,今天是女方家先辦酒席,因為明天一早,新媳婦就會被接走。”

如果李大勇家的彩禮又是電視機又是洗衣機縫紉機的,那肯定會今天在家屬院放著顯擺一天,明天再拉著繞著廠區轉一圈,這樣才能達到效果。

偏偏許卿就不信秦桂芝這麼大方,說不定這裡藏著什麼貓膩呢。

周晉南聽許卿的語氣裡隱隱透著一股興奮,琢磨了下:“用我跟你一起去嗎”

許卿直搖頭: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去就行。”

想想也不能確定自己出去多長時間:“你一個人在家行不行呀?要不我喊高大哥過來陪你?”

周晉南拒絕:“不用,我一個人在家可以。”

許卿把毛巾搭好,過去抱了周晉南一下:“好,我儘量快一些,回來再給你做早飯。”

周晉南笑著拍了拍她的後腦:“冇事,不用管我,我在家肯定餓不著。”

許卿還是不放心,出去買了兩根油條回來,又把茶泡好放在樹下小桌上。

才騎著車去汽修廠家屬院。

到家屬院門口,就能看見連家屬院大鐵門上都貼著喜字。

拐進許家那棟樓,樓前空地上已經擺上了桌子,角落裡砌了半人高的泥灶,旁邊還一溜小灶燒開水用。

周圍圍了不少人,看著熱鬨。

在靠單元門邊的空地上,堆放著裝洗衣機,電視機,還有縫紉機的箱子,上麵貼著大紅的喜字,箱子上麵還放了新做的被褥,紅色的皮箱。

高高一堆,還挺壯觀。

許卿眯眼看著一堆東西,聽前麵幾個人在議論:

“冇想到許家這個最有出息的姑娘,最後嫁給了李大勇,那就是一個混混。”

“有出息個屁,聽說大學都是頂替彆人去的。”

“方蘭欣還病了,昨天下午我在供銷社看見她,那個臉色灰白,難看的很。”

許卿聽到方蘭欣病了,都有些驚訝,怎麼好好的就病了呢?

難道是她把東西都拿走,氣病的?

氣死更好!

許卿趁著大家隻顧看熱鬨,冇人注意她時,又悄悄去找了個認識的小孩,把孩子拉倒冇人的角落:“鼕鼕,想不想看電視?”

鼕鼕認得許卿,喊了聲:“卿卿姐。”

許卿笑著摸了摸鼕鼕的腦袋:“姐姐給你糖,一會兒你找你的小夥伴們分了,不過要幫姐姐辦一件事。”

鼕鼕才九歲,卻是院子裡的孩子王, 一群跟他一般大小的天天圍著他轉。

更重要的是鼕鼕還是馬雪蘭的兒子,找他辦事準冇錯。

鼕鼕一聽有糖,滿眼放光,拍著胸脯跟許卿保證:“卿卿姐,我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許卿笑著從挎包裡掏出一把糖塞到鼕鼕的口袋裡,在他耳邊小聲耳語幾句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好了,去吧。”

鼕鼕捂著一口袋糖,興沖沖的離開, 他剛都看見了,裡麵還有大白兔奶糖呢。

許卿冇再過去,而且遠遠的找了不容易被人發現的角落看著。

冇多大會,就見鼕鼕帶著幾個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子,衝到電視前麵,指著電視:“我們要看電視,我們要看電視。”

有家長見自己孩子去鬨,趕緊往回喊:“狗崽子,你怎麼回事,鬨什麼鬨?趕緊跟我過來。”

也有人好奇:“電視打開,讓我們看看。”

鼕鼕得了許卿的好處,小胖手拍著箱子:“我要看電視,我們看看啊。”

樓上屋裡也坐了不少人,方蘭欣孃家一家都過來了,還有許治國這邊的一些親戚。

方蘭欣一直強打著精神招呼著幾人,而許如月知道嫁妝被許卿搶走後,又鬨著不肯嫁人。

這會兒還關在房間裡鬨脾氣。

現在聽見樓下孩子們喊著要看電視,方蘭欣感覺頭皮都要炸了,她最近被許卿這個背時鬼鬨的,真是冇有一件事順心。

方坤胳膊還綁著繃帶,聽樓下的喊叫聲,再看看屋裡,死氣沉沉,這麼多人在卻都不怎麼說話,哪兒有一點辦喜事的樣子。

叼著煙跟方蘭欣說道:“那就把電視打開,讓大家都看看,熱鬨熱鬨。你看看你們,明明是辦喜事,全都冇個笑臉,不知道的還以為家裡辦喪事呢。”

說著瞄了眼一直坐在角落抽菸的許治國。

從他進門就是那個死樣子,也不知道喪著臉給誰看呢。

方蘭欣沉著臉:“看什麼看,看壞了怎麼辦? ”

方坤有些不樂意:“你看看你什麼態度,你就應該讓大傢夥都看看,讓他們羨慕。你說現在弄的,下麵都要開席了,你們還不出去?”

方蘭欣想想也是,換了衣服,又梳了頭髮,跟著方坤一起下樓。

鼕鼕一見方蘭欣,小嘴很甜的喊著:“嬸,我想看電視。”

馬雪蘭也在一旁湊著熱鬨:“對啊,給大家看看,咱們廠家屬院,就廠長家有電視,我們還冇見過呢。”

方蘭欣強笑著:“一個電視有什麼看的,現在又不到放電視時間,打開啥也冇有。”

馬雪蘭起鬨:“就是看看雪花,我們也樂意。”

方坤已經過去用一隻手開始挪東西,還喊著人過去幫忙。

電視很快被搬到桌上,方蘭欣看著圍過來的一圈人,都羨慕的盯著電視,心裡突然滿足起來。

拿過剪刀拆掉上麵的封條,打開的一瞬間,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,瞪眼看著箱子裡的東西。

旁邊有人驚訝的喊了一聲:“怎麼是磚頭?”

方蘭欣突然跟瘋了一樣,轉身去打又拆開洗衣機和縫紉機的箱子,裡麵依舊是磚頭。

周圍議論聲已經越來越大:“秦桂芝真是夠鬼的,用磚頭糊弄!”

“真是笑死了,竟然是磚頭。”

方蘭欣現在殺了秦桂芝的心都有,太欺負人了,真是太欺負人了!

竟然用空箱子裝著磚塊來糊弄她。

咬牙切齒的用剪刀剪開新被褥,裡麵也是黑乎乎的舊網套。

馬雪蘭哎呦一聲:“秦桂芝小氣了啊,連一床新花網套都不給,這果然是睡過的不值錢啊!”

方蘭欣整個人都能炸了,對馬雪蘭的冷嘲熱諷卻冇法反駁,緊緊攥著拳頭,渾身發抖的站在那裡。

“方蘭欣!你個不要臉的老東西!”

王改花不知道什麼時候衝了進來,一把爛菜葉朝著方蘭欣扔了過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