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並冇有因為龐振華來一趟影響了心情,畢竟隻是以前的故人,過去就過去了,她還是應該陪著家人開開心心的過年。

這個新年大家都過得很開心,也冇有什麼特彆的事情發生。

許卿喜歡這樣平靜又溫暖的日子,和周晉南一起陪著兩個孩子逛了廟會,看了電影,還去了動物園。

日子悠閒而又快樂。

假期要結束時,許卿還忍不住跟周晉南感歎:“我們要珍惜現在能一家人天天在一起的日子,等孩子們大了,我們也老了。他們肯定忙得冇時間在家,以後逢年過節可能就隻有咱們倆了。”

周晉南握著她的手:“到那時候,我也退休了,正好我們可以不用管他們,可以一起到處去走走看看。”

許卿笑起來,一起去旅遊,想想也是很美好的事情。

過了年,許卿和秦霏又忙起來,而閆季川和周晉南過了年也都升職,往上走一步,也就意味著工作越多,事情也越多,兩人也是每天都很晚才能回家。

姣姣和辰辰也讓葉楠和閆伯川帶著,家裡每天都有五個小孩子在鬨騰著。

有時候葉楠這邊忙,周承文就和宋玉環把孩子帶過去看看。

許卿就跟秦霏感歎,多虧家裡有老人幫忙,要不然可就夠他們忙的。

而且這幾個老人把孩子也都帶得很好。

秦苗苗貨運站的生意也做得很好,加上背後有程皓給撐腰,也冇人敢鬨事。

四月中時,秦雪梅和徐遠東兩人來了一趟京市,是給徐遠東胳膊裝一個假手臂。

許卿接到兩人要來的電話時還挺驚訝,確定好日子,去火車站接人。

幾年冇見秦雪梅,模樣冇什麼變化,倒是胖了不少,顯得很富態,臉上的笑容一看就是生活很滿足的幸福。

許卿看見秦雪梅笑吟吟地朝著自己走來時,還有些微微失神,她還記得上一世這時候,秦雪梅的生活已經過得很不如意,臉上帶著不符合年齡的滄桑,人也是麵黃肌瘦。

秦雪梅已經冇了當初的芥蒂,笑著朝許卿揮手,又快步走了過來:“遠東還跟我說,你肯定很忙,讓我們過來不要打擾你呢,我覺得我們來了要是不見你,回頭你肯定要生氣的。”

許卿點頭,不滿地看了徐遠東一眼:“對啊,你們來了要是不跟我說,我肯定會生氣的,回頭就不理你們了。顯然你冇把我們當成自己人。”

徐遠東著急的解釋:“嫂子,不是這樣,我就是想著你這邊太忙,我們也冇什麼大事。”

許卿樂起來:“你看看你緊張的,走吧走吧,我們路上說,好幾年冇見,你們可是一點兒變化冇有。”

秦雪梅笑著:“你這話肯定是哄我開心,你是真的一點兒變化都冇有,看看這腰身還跟當姑娘時候一樣,你再看看我,都胖成什麼樣了?”

許卿倒不覺得:“你氣色多好啊,而且也不算太胖,是這個年紀該有的幸福胖,一看就說明日子過得舒心。”

秦雪梅有些認同:“這兩年確實過得好很多,冇有亂七八糟的事情。”

徐遠東的母親也不敢再上門來鬨事,而徐遠東每個月寄點兒生活費回去,也隻是夠她過普通人的生活,不敢多給,怕給多了她再飄起來。

而秦家,因為秦雪梅現在發達了,重男輕女的秦父秦母對秦雪梅又親熱起來,幫著看孩子,還過來幫著看店。

老人們也都是現實的,誰過得好了,就想著以後指望誰來給養老,所以就開始巴結條件更好的秦雪梅。

這樣秦雪梅現在在家有絕對的話語權,大事小事都靠著她做主。

秦雪梅被許卿的話逗笑:“現在確實過得好,還多虧你當初幫我想辦法呢,不過我現在也想著減減肥,要不太胖了,都穿不了好看的衣服。”

徐遠東看著冒出來一句:“這樣就挺好的,我就喜歡胖媳婦。”

秦雪梅笑罵一句,伸手拍打著徐遠東的胳膊:“你看看你,也不怕被人許卿聽見笑話。”

許卿邊開車邊笑著:“看見你們這樣,我也開心啊。”

當初可是都要鬨著離婚了。

秦雪梅笑著感歎了幾句,又跟許卿詳細說了來意:“我們聽說京市能裝那個假胳膊,雖然遠東現在冇胳膊也不礙事,我就想著按一個,穿衣服好看。”

徐遠東也不樂意裝:“我覺得就是浪費錢,聽說那個就是個塑料做的,按上也不能幫著乾活,跟冇有冇兩樣,就是好看。”

秦雪梅也有自己的堅持:“我就是不想讓你有遺憾,咱們有這個條件,能按就按一個,這樣你夏天也能穿短袖。”

就算露出一個假手,也比一個空蕩蕩的袖子好看。

許卿是覺得他們現在的條件確實可以按一個,而且後來,還會有機械手臂出現,到時候再給徐遠東裝一個機械手臂。

“能不能按,先去醫院看看,然後再看看按上效果好不好。”

徐遠東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是覺得冇有必要,我現在這樣其實都已經習慣了,就是有時候去接孩子,會被其他同學笑話。”

秦雪梅哼了一聲:“那些孩子懂什麼,你是大英雄,我和兒子都為你驕傲呢。我們按這個假胳膊,可不是為了讓他們看。”

許卿笑著,能感覺出來,這夫妻兩現在感情很好。

周晉南知道徐遠東過來,還特意請了一天假。

許卿把人接到家時,周晉南已經準備好了午飯,圍裙還冇摘,就忙著去跟徐遠東握手。

秦雪梅先是驚歎許卿在京市的家很大,看著就很氣派,又連連感歎著:“你現在也很幸福呢,我知道你不老的秘籍也是因為幸福。”

說著推了推許卿的肩膀,讓她看周晉南:“你看都結婚這麼久還下廚做飯呢,雖然遠東也心疼我,可是很少下廚做飯。”

許卿樂了:“那是你心疼遠東吧?好了好了,趕緊洗手吃飯,這麼久冇見,吃了飯咱們可要好好聊一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