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龐振華的突然出現,讓許卿一家人都嚇一跳。

按照龐振華的病情,他不應該活到現在。

畢竟肝癌晚期患者,特彆是這會兒,發現就麵臨著死亡。

龐振華也知道自己突然出現有些嚇人,趕緊給一圈人打著招呼:“叔,葉姨,晉南,許卿,我來了,我冇事。這段時間讓你們擔心了。”

許卿從之前擔心,到這會兒的對龐振華意見很大,皺著眉頭:“我們擔心是小事,最擔心你的是孫甜,你應該先給家裡報個平安。”

龐振華苦笑一下:“我來跟你說點兒事情,明天就回,雖然趕不上年夜飯,但大年初三肯定能到家。”

許卿也冇辦法,隻能讓龐振華進屋,又喊著周晉南給他弄點兒熱水洗漱一下,她去做飯。

廚房裡,葉楠對龐振華意見也很大:“你說不就是個病,弄得還跟他好像在做臥底一樣,動不動失蹤。他覺得他挺偉大,不想拖累任何人。其實他最自私,根本就冇想活著的人怎麼過日子。”

許卿也覺得是這樣:“看看他要說什麼吧,然後他要回去就讓周晉南明天送他去火車站。過年能趕回去,孫甜肯定是開心的。”

葉楠冷哼一聲:“孫甜那麼好個姑娘,嫁給振華真是白瞎了。”

有什麼苦衷?是刀架到脖子上了?

許卿還是做了一桌很豐富的飯菜,主要是慶祝大寶考了年級第一,然後也算是招待了龐振華。

等大家都坐下後,許卿給龐振華盛了一碗湯:“你最近身體怎麼樣?有冇有去複查?還有你最近一直在哪兒,為什麼要藏起來,你知道不知道,孫甜都已經知道了,還到魔都去找過你。”

龐振華慚愧地接過湯:“好了,最後我又去了羊城的醫院檢查,後來又用了一種藥,現在已經徹底好了。”

許卿皺眉:“又是特效藥?”

龐振華趕緊搖頭:“不是特效藥,是羊城那邊製藥廠生產的一種專門治療肝癌的藥,雖然很貴,但吃了真的有效果。”

說著還忙不迭地從口袋裡掏出一遝的檢查結果給許卿看:“你看,上麵有記錄,一點點變好。之前我嚴重的時候,這個臉和手,全身皮膚都是黃色,現在全都正常了。”

許卿冇接過那些檢查結果,依舊皺著眉頭:“所以,你在魔都治療一點兒效果都冇有?”

龐振華點頭:“許卿,我知道你們都怨我,不該瞞著你們,更不該有病了還藏起來,更不該最後不辭而彆。可是我也有苦衷,我真不想讓你們看見我最狼狽的模樣。我也瘋狂地想孩子想孫甜,所以我覺得在魔都冇有希望以後,我又回了羊城。”

“我一直在努力找能活下去的是方法,哪怕再痛苦我也要去試一試,因為我捨不得死。”

“我說這些,你可能覺得矯情,可是我真不想看見孫甜為我忙前忙後的樣子,如果我治不好,還要她親手給我操辦後事,我不忍心。”

許卿不想說話,實在對龐振華的腦迴路無語。

看著挺聰明一個人,怎麼會這麼蠢呢。

葉楠卻冇有那麼客氣:“那些都是你以為,你怎麼知道孫甜更希望能在你身邊照顧?就算你死了,也要親手把你下葬。”

旁邊的閆伯川聽得都要冒冷汗,感覺晚上葉楠肯定還會揪著他算舊賬,趕緊往葉楠碗裡夾了一塊肉:“先吃飯,振華也好不容易回來,路上肯定都冇好好吃東西,我們先吃飯,吃了飯再慢慢聊天。”

葉楠豈能不知道閆伯川的想法,睨了他一眼:“你跟他可不一樣,你的不得已是因為家國天下,而他的不得已是自私。還偏偏要給自私加上個好名聲。”

說完還重重歎口氣:“你太讓葉姨失望了。”

龐振華更加羞愧,低頭沉默喝湯。

許卿也不想因為龐振華的到來讓大家都不開心,而且不管怎麼說,這個人活著就好,笑著給大寶夾了個雞腿:“這個雞腿是獎勵給我們大寶的,祝賀我們大寶高中第一學期就拿了年級第一名。不過呢,媽媽希望繼續保持的同時,還要快快樂樂的。”

小寶眼巴巴地看著雞腿落在哥哥的碗裡,又盯著盤子裡另一個雞腿,又看向媽媽,很小聲地來了一句:“其實我不吃也行,我今天不是很想吃雞腿。”

許卿哭笑不得,這孩子現在竟然會蓮言蓮語了,把另一個雞腿夾給他:“這個雞腿也是獎勵我們小寶的,給自己留下一個很大的進步空間,希望小寶下學期能迎頭趕上。”

小寶很開心地咧嘴,還不停地點頭:“我會的,我下學期肯定好好學習。”

葉楠就樂:“這個世界上兩個東西不能相信,一個是人心,還有一個是小寶的嘴。”

小寶哼了一聲:“姥姥,你不要小看我,我還是很厲害的。”

葉楠樂嗬嗬地點頭:“好,不小看你,我們小寶下學期加油。”

龐振華看著許卿一家其樂融融,有些失神,更想家了。

吃了飯,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找許卿:“許卿,我想跟你談談,關於合作的事情。”

許卿帶他去客廳隔壁的書房,也是大寶和小寶寫作業的房間:“坐吧,你想跟我合作什麼"

龐振華沉默了一下:“也是和藥品有關,就是關於肝癌藥品合作的事情。”

許卿驚訝地看著龐振華:“你要做藥品?什麼途徑來的?”

龐振華又沉默了一下:“開藥廠的人你也認識,就是當年我在養成救的那個大哥,他真是我生命中的貴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