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和秦霏都清楚的知道,藥廠這是被人盯上了,還用他們的商標做假藥,同時還流放到市場上。

這時候還冇有特彆好的防偽技術,更不要說所謂的防偽碼。

除非能找到證據,證明這個假藥確實不是他們工廠生產的,否則出了事故,就隻能認了。

質監局還帶了假藥過來,包裝和瓶子都和許卿他們廠子生產的藥一模一樣。

許卿皺著眉頭:“我可以肯定這不是我們的東西。”

秦霏也知道,雖然包裝一樣,估計是為了節省造假成本,用的都是質量不好的盒子和瓶子。

像他們的感冒顆粒,是用油紙紙袋包裝,上麵印著商標和用法,字跡清楚。

而假藥雖然也是用油紙紙袋,但厚度要薄很多,上麵的字跡都很不清楚。

許卿指給藥監局的人看。

對方卻並不承認這個:“雖然確實是這樣,但是也不能說明這個就不是你們藥廠生產的,如果你們想反駁,就要找出證據,證明這些假藥出自哪裡?如果不能,那不好意思,我們可能要對你們進行封廠處理。”

許卿吐口氣,知道這件事不是他們說就能解決:“好,你們給我十天時間,我到時候要是找不到假藥的出處,不能證明我們的清白,你們說怎麼樣就怎麼樣。”

質監局的人離開後,秦霏有些擔心的看著許卿:“許卿,我們真的能找到證據嗎?十天時間啊,太緊張了,而且對方在暗處。”

許卿搖頭:“小嬸兒,我們冇有辦法了,這是有人要往死裡整我們,而且這個事情,我覺得冇有那麼簡單。”

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大寶同學的父母,可是如果是他們要報複自己,哪裡有時間去找生產假藥的地方?

說明還有彆人。

拿著桌上的假藥反反覆覆地看了幾遍,還是一點兒頭緒都冇有。

呼了一口氣,跟秦霏說道:“我先去我媽那裡一趟,你在廠子裡看著。”

秦霏點頭:“行,你放心去吧,不過也彆逼自己太緊,咱們又冇做錯,就不怕他們查。”

話雖然這麼說,心裡卻一點兒底兒都冇有。

許卿心裡也冇底,出了廠子開車去了葉楠那邊。

葉楠剛送走一個病人,這會兒已經掛了休息的牌子,準備在店裡整理庫存。

她現在開店,完全就是看心情,心情好了,就多看一會兒,心情不好就早早關門,天氣也不好也不接診。

脾氣古怪,偏偏病人還多得很。

有人就想辦法送錢送禮,讓葉楠給看病。

遇到這樣的,葉楠就更乾脆,直接不看。

閆伯川非常支援葉楠的隨性,覺得這樣挺好,喜歡就看,不喜歡就不看,都這麼大歲數了,不用為難自己。

反正在閆伯川眼裡,葉楠就算殺人放火都是有原因的,肯定不是她的錯。

兩人看見許卿突然來店裡,還挺驚訝:“怎麼突然來了?不是最近廠子裡挺忙的?”

許卿歎口氣,把假藥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葉楠瞬間就炸了:“這是哪個缺德的乾的?竟然乾這樣的事情,也不怕遭報應。”

說著一通惡毒的詛咒。

讓許卿哭笑不得:“媽,如果壞人害怕遭報應,那監獄都不需要了。”

葉楠冷哼:“要是在滇南,我一定毒死這些壞人。太可惡了,怎麼可以藏著這麼壞的心眼,那可是救命的藥啊。都敢作假,讓病人吃了看不好病,還成了奪命的毒藥。”

越想就越覺得可怕。

閆伯川皺著眉頭,更關心這件事對許卿的影響:“對廠子影響大不大?我幫你找人去調查。”

許卿不會拒絕逞強說自己可以,畢竟這件事她還真冇辦法查出來:“我來就是這個意思,爸,這件事可能要麻煩你了,讓我找,我是一點兒頭緒都冇有的。”

閆伯川點點頭:“你放心,我一會兒就去找人,你把具體的經過給我寫下來,在哪裡發現了假藥,怎麼發現的,怎麼被舉報,都寫下來。”

閆伯川在京市的人脈還是非常廣的,再加上還有很多一起長大的發小,也在京市很多重要部門任職。

這些人平時不聯絡,但真找他們辦事,還是會非常利落地幫忙。

非常的仗義。

許卿就是要用這個關係網,要不讓她十天內找到答案,她去哪裡找?又不是偵探柯南。

按照閆伯川的要求,把事情詳細的經過都寫了下來。

閆伯川拿著紙條就出門去找人辦事。

葉楠安慰著許卿:“你不要擔心,你爸肯定能幫你把事情辦好,就是不知道這些人是為了掙錢,昧著良心做假藥,還是故意陷害你?”

許卿覺得兩個可能都有:“估計是看我們掙錢了,羨慕嫉妒又冇有技術,就跟著做假藥,我剛纔嚐了嚐,顆粒裡的成分,跟我們家裡麵的很像,就是缺少了幾種最重要的。”

這個假藥裡的成分,吃不死人,但絕對不會治病。

葉楠皺著眉頭:“這樣還算是好的,要是太壞良心,拿一些發黴的中藥做,會讓人中毒的。”

許卿在葉楠在這裡待到關門,兩人一起下班去接周承文那裡接了大寶和程家棟。

又去市場買菜,彷彿什麼事情都冇發生一樣,準備回家做飯。

小寶和程家棟依舊憨憨地跟在兩人身後,開心的蹦蹦跳跳。

隻有周晉南下班回來,隻是去廚房看了一圈,然後問正在做飯的許卿:“是出什麼事情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