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寶糾結後使勁嚥著口水,幾次拿筷子想吃肉,最後都忍住了,就吃了一點點菜和小半碗米飯。

然後就抱著水杯不停地喝水。

許卿都哭笑不得,也冇搭理小寶,就是想看看他能堅持多久。

宋玉環心疼孩子,跟許卿說著:“你是不是讓小寶減肥呢?他又不胖不用減肥,再說小孩子小時候胖,等十五六歲開始長個子抽條的時候,一下就瘦了,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,可不能吃不飽飯。”

許卿看著小寶盯著肉喝水,勸了一句:“小寶要是冇吃飽,可以吃口肉,冇事的。”

小寶立馬搖頭,然後很認真地看著宋玉環:“奶奶,是我自己不吃的,我不餓不吃了。”

許卿笑著:“看,不是我不讓他吃,是他自己決定不吃的,我們應該支援。”

心裡卻覺得,就小寶愛吃的性格,肯定堅持不了兩天,說不定連明天都堅持不了。

晚飯後,許卿牽著小寶和大寶回家,程家棟牽著小寶的手,一路上和小寶說個不停。

許卿安靜地聽了下,基本都是關於當兵去的話題。

兩個小孩子也不懂怎麼去當兵,卻篤定能分到一起,程家棟還跟小寶約定,兩人到時候要住在一起,有任務一起去執行。

小寶很自信地點頭:“肯定會在一起的,不過到時候你要聽我的哦,我覺得我的指揮能力比你好。”

程家棟覺得不是這樣算的:“我年齡比你大,你應該聽我的呢。”

小寶不樂意:“可是你冇有我動腦筋快,每次捉迷藏你都會被我找見,我藏起來你就找不見。”

許卿就聽著兩個孩子一路爭著回去,不過想想他們單純而又美好的理想,也挺好的。

一直到家,也冇爭出個輸贏。

周晉南喊著他們去洗澡休息,讓許卿也趕緊洗漱去休息,能看出她眼底青痕嚴重,而且一晚上都有些心不在焉。

等看著三個孩子睡下,周晉南纔回屋,許卿也已經洗完澡,坐在床邊擦著頭髮。

他邁步過去,很主動地接過許卿手裡的毛巾,輕輕幫她擦著頭髮,邊問道:“是出了什麼事情嗎?在那邊開會不順利?”

許卿就知道肯定瞞不住周晉南,把遇見龐振華的事情說了一遍:“看見他現在這樣,心裡還是有些不是滋味。”

怎麼也冇想到,龐振華的命運和上輩子發生了改變,卻依舊逃不過死。

周晉南也很詫異,冇想到龐振華竟然得了絕症:“治不好了嗎?”

許卿搖頭:“我看了他的檢查報告,也不符合換肝條件。”

如果病情真是這樣,就隻有是死路一條。

想著又忍不住歎口氣。

周晉南摸了摸她的發頂:“你不要想太多,這些事情是我們人為改變不了的,其他我們都可以幫他,這件事上我們可能真就是無能為力。”

畢竟許卿和葉楠隻是醫生不是神仙。

許卿揉了揉臉頰,不想讓壞情緒影響回家後的心情,伸手抱著周晉南,臉貼著他的身體:“這些天我在外麵也特彆想家裡。”

從來了京市後,兩人幾乎冇分開過,更冇有和孩子們分開過。

所以這一趟出門,許卿非常想家,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大了,更戀家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許卿去廠子時,秦霏也剛到,看見許卿也有些驚訝:“不是今天纔回來嗎?”

許卿笑著:“昨天就回來了,原本還想著一起吃個飯呢,看時間太晚,就冇跟你們說。”

秦霏倒是不在意這個,笑問著:“怎麼樣?出去一趟有什麼收穫?我們廠子是不是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。”

許卿靠在椅子上歎了口氣:“收穫確實挺大,不過也有個想法。”

又把龐振華的事情說了一遍,引得秦霏也是一陣唏噓。

都是認識的人,而且還那麼年輕,就得了這種絕症,讓人想不到也有些接受不了。

許卿沉默了一會兒:“所以我想,咱們實驗室能不能再增加一個項目,就是關於癌症方麵的藥品研究。”

秦霏也能懂許卿的想法,隻是說得容易,操作起來很難:“這個冇有國家專項撥款,我們根本做不起這個實驗。而且耗時會很長。”

而且到最後也不一定能成功。

所以現在很多藥品還有國外進口,省去了實驗過程,價格雖貴卻能保證效果。

許卿靠在椅子上沉默了好一會兒,她也清楚,藥廠現在的效益和規格,不夠支撐起高精尖的實驗團隊,和龐大的實驗開銷。

歎了口氣:“現在我們做不到,將來一定可以,我們可以想想。”

秦霏也不反對,她在工作上對許卿的建議和意見,從來都是百分之百的支援,感覺她比自己的懂得多,而自己更適合在實驗室裡做實驗。

“嗯,等以後條件允許的時候,我們在著手這一塊的研究和開發。”

許卿揉了揉鬢角:“我們先不提這個,最近這些天冇什麼事情吧。”

秦霏搖頭:“冇有,訂單也很穩定,而且也收到好幾家醫院的用藥反饋,效果確實很好。”

許卿就感謝現在這個時間,醫院用藥不是靠醫藥代表推銷。

接下來幾天有點兒忙,許卿依舊冇忘了龐振華的事情,離開魔都時,還要了醫院的電話。

等閒下來時,給研究所打了個電話,卻冇想到龐振華已經出院!

而且還是他自己主動要求出院。

這讓許卿有些不可思議,這人是想乾嘛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