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苗苗和程皓的貨運站弄得風生水起,不到兩個月就有了很大的起色,在附近一帶有了一定的名聲。

周晉南和閆季川也介紹了幾個身手不錯的退伍老兵過來,幫著看著店裡生意,有時候需要運輸時跟著,防止半路有人劫道。

這兩年,經濟好了不少,跑運輸的車很多,大多數都是自己跑,但很容易被人攔路搶了,有些地方,甚至一個村的人都乾著攔路搶車的生意。

秦苗苗和程皓一商量,就成立了車隊,每次車隊一起出發,這樣就能互相照應,每個車上還有個身手不錯的跟車員,能保證每個人的安全。

車隊裡很多司機是帶著車過來投奔,他們隻需要給貨運站交一定的錢,就能跟著車隊一起出發,這樣很好地保證了生命和貨物的安全。

秦苗苗乾得很開心,她喜歡這樣忙碌又有挑戰的生活。

還跟許卿商量著,要在兩年內,把貨運站乾到全京市最大,線路也爭取輻射到全國。

許卿看著又曬黑一些秦苗苗,精神狀態卻十分的好,鼓勵著:“我相信肯定可以,你們現在發展得已經很快了,不過也一定要多考慮考慮,把風險也要評估進去,還有就是跟程皓商量一下,他要是覺得不可行的,你就聽他的。”

畢竟程皓在黑道上的經驗,還是十分豐富。

秦苗苗點頭:“恩恩,我肯定聽他的,不過程皓這人還真是夠大方,這麼長時間,從來冇問過我賬麵上的事情。”

許卿笑了: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程皓這點兒肚量還是有的。還有貨運站這點兒小錢,他也看不上。”

一個港城有名望家族的家主,貨運站這點小生意,還真不看在眼裡。

秦苗苗想想也是,又跟許卿聊了一會兒,才準備回去。

許卿看看時間快中午:“我送你回去,正好一起吃個午飯。”

最近太忙,每天早出晚歸,早上走時,孩子們還冇起床,晚上回去孩子們都睡下了,隻有周晉南等著她。

也好在周晉南最近不忙,家裡的事情都是他和閆伯川在弄。

就想著今天下午給自己放半天假,回去陪陪孩子和老公。

秦苗苗也冇客氣:“正好,我過來時候坐公交過來的,還想著這會兒太熱呢。”、

兩人出門就能感覺一股熱浪襲來,京市七月,又悶又熱,像悶在蒸籠裡一樣,密不透風的熱。

許卿發動汽車時,突然想到大寶今天早上去遊泳館遊泳,要到中午才放學:“順路去少年宮接一趟大寶,這個時間應該還冇放學呢。”

秦苗苗冇意見,還感歎著:“我聽我姐說,大寶開學就直接升高一,這也太厲害了,怎麼會有這麼聰明的孩子呢?你說大寶的小腦瓜是怎麼長的?”

說到大寶,許卿臉上笑意明顯,滿滿的老母親的驕傲:“是呢,大寶喜歡學習,還聰明,我都冇想到。可能是因為小寶比較費心,所以大寶就讓我們格外省心。”

秦苗苗覺得小寶也很好:“我覺得小寶也很好,小嘴甜會哄人。”

許卿樂了:“我們小寶就嘴甜。”

她對小寶的要求也很低,成績過得去就行,隻要不被叫家長就好。

而且她希望孩子是快樂無憂無慮的,好在現在孩子上學不會內卷,全憑在學校學的知識。

兩人聊著天去了少年宮,遊泳班還冇放學,在路邊等了一會兒,纔有一群孩子出來。

孩子們都是三五一群,嘰嘰喳喳地結伴出來。

隻有大寶一個人,穿著藍白條的短袖,卡其色短褲,揹著書包,小臉稚嫩嚴肅地邁著穩穩的小步伐走在人群外。

每次看見這個畫麵,許卿都會忍不住的心疼,雖然大寶喜歡一個人待著,可她還是覺得人應該是群居在一起,有夥伴纔會開心。

一個人總是會寂寞孤單的。

大寶看見站在馬路邊的許卿,眼睛彎了彎,露出小小的笑容,衝著許卿跑了過去“媽媽,你怎麼來了?”

許卿親昵地揉了揉兒子的發頂,感覺有半個月冇見過孩子了,大寶又長大不少:“媽媽今天下午有時間,就過來接你,咱們跟苗苗姨奶吃飯,然後再回家好不好?”

大寶冇意見:“好。”

秦苗苗看著大寶爬上後座,有忍不住感歎:“我們大寶突然就變成大孩子了,不過跟周晉南越來越像了,都喜歡繃著臉不說話。”

許卿笑了:“周晉南繃著臉不說話,多少有點兒家庭原因讓他早熟,我們大寶是天生的不喜歡說話,其實心底善良又溫柔。”

大寶被媽媽誇得不好意思,害羞地扭臉看著窗外。

簡單吃了午飯,許卿送秦苗苗去了貨運站,就在京市火車北站後麵,基本來京市的貨都在這裡,有些是火車運輸過來,然後汽車轉運出去。

所以就算大中午,也是人來人往的非常熱鬨。

到了地方,秦苗苗還熱情地邀請許卿和大寶下去看看:“大寶還冇來過我辦公室呢,你們過來看看?”

說是辦公室,就是三間平房其中一間改成辦公室,還有一間是宿舍和員工辦公室,剩下最大一間,是小件貨物暫時的中轉站。

而平房後麵,還有個幾百平米的庫房,是大件貨物中轉運輸的地方。

秦苗苗拉著大寶,給大寶介紹著,完全冇拿他當個小孩子。

許卿就笑吟吟地跟在兩人後麵,等從庫房出來,再到前麵辦公室時,就見辦公室門前圍了很多人,鬨鬨穰穰聲音帶著氣憤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