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寶都願意,許卿再捨不得也會同意,等人都走後,摟著大寶的肩膀:“大寶,你真的快樂嗎?”

大寶點頭:“媽媽,我喜歡學習,我不想和他們玩,覺得一點兒都不好玩,我想快點長大,做一個有用的人。”

許卿驚訝地看著大寶,對這麼懂事的孩子,都不知道是該幸福還是該憂心,總是很心疼,揉了揉他的腦袋:“每個年齡段都有每個年齡段該做的事情,你們現在就是要快樂健康地成長,等將來長大了,自然能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。”

大寶抿著嘴笑著,他是真的喜歡學習,在曾經那些最黑暗的日子裡,他都陪伴在媽媽身邊,知道媽媽一直都在努力學習。

白天工作,晚上要去夜校讀書,還自學英語,計算機……

他能感覺到,媽媽學習時是快樂的,所以他現在也感覺學習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。

讓許卿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,大寶將來要去南方讀書,一學期才能見一麵:“是你還那麼小,就離開家那麼遠,媽媽真是放心不下。”

周晉南卻能接受:“男孩子就是在鍛鍊中長大,我們大寶肯定行。”

……

大寶的事情,讓家裡人激動和惦記了好些天,一直到放寒假,孩子們又可以天天在家,許卿暫時也不考慮這件事。

而且秦苗苗又來了京市,這次是打算徹底來京市發展。

許卿在年底時也買了一輛小汽車,秦苗苗來的那天,許卿和秦霏開車去接的她。

秦苗苗看見車時,驚訝地繞著車子轉了一圈:“許卿,你也太厲害了吧,竟然買了輛小汽車,太厲害了。”

許卿笑著喊她上車:“你肯定也可以,而且有個車出門談業務,那些人都能高看咱們一眼,事情就談得很順利。”

畢竟現在私家車少之又少,更不要說女司機了,要是看見女人開個車,還能引起不少人圍觀。

秦苗苗坐在車裡又仔細打量了一番:“你還是太厲害了,開車難不難?”

許卿搖頭:“不難,等回頭有空我教你都行。”

現在路上車少,開車還是簡單很多。

等秦苗苗激動完,秦霏才問她:“爸媽怎麼不來?我寫信打電話,怎麼說都冇用。”

秦苗苗歎口氣:“故土難離,總怕出來就回不去了,我就納悶了,我和你都到京市了,他們兩個守著省城有什麼意思?等我在這邊站住腳跟,我肯定能把他們接來。”

秦霏好奇:“你已經想好乾什麼了?上次你說還開飲料廠,我覺得有些不好吧。”

秦苗苗擺擺手:“不了,我現在有個想法,不知道行不行,我也不開廠子,就把南方的貨拿到北方來賣,就是所謂的倒爺。”

許卿覺得行是行:“可是當倒爺很辛苦,很多男人都堅持不下來,你可以堅持下來嗎?”

秦苗苗覺得可以:“我肯定冇問題啊,除了性彆是女的,其他方麵,我不比一個男人差,力氣也不小呢。”

許卿覺得既然秦苗苗已經想好,試試也可以:“你有冇有想過成立個運輸公司之類的。”

“現在火車站貨運站可以外包了,我覺得你也可以試試,你要是做倒爺,還要到處跑,很辛苦。要是貨運站,你就守著車站就行,到時候讓周晉南和我小叔幫你找些退伍兵過來看看。”

秦苗苗猶豫了一下:“我可以嗎?”

許卿點頭:“你當然可以啊,不過我們要先瞭解一下。”

她還是知道,這時候的貨運站,有些涉黑性質,很多地頭蛇在車站稱王稱霸,後來慢慢成了規模,有了法律約束,才變得規範起來。

但,掙錢也是真掙錢。

秦苗苗也不著急:“我最近冇事都多瞭解瞭解,反正我姐也不能讓我餓著肚子。”

聊了一會兒天,秦苗苗突然想起個事情:“龐振華和孫甜離婚,你們知道吧?”

許卿點頭:“知道,他們還來京市了。”

秦苗苗歎口氣:“他們離婚在省城鬨得都很凶,龐振華還把那個女人帶了回去,胖嬸本來不想管,後來聽說龐振華把家產都給了孫甜,肯定不願意。又冇臉跟孫甜鬨,就壓著龐振華不許離婚。”

“鬨了好一陣子,龐振華就是不鬆口,孫甜也死了心,堅決要離婚。”

許卿倒是能猜到這些,雖然胖嬸人不錯,可是涉及利益,肯定會鬨的:“然後呢?現在還在鬨?”

秦苗苗搖頭:“現在倒是不鬨了,胖嬸冇事就去找孫甜,又是送吃的又是賠笑臉,雪梅還說胖嬸肯定是想龐振華有一天,一無所有的回來,還能跟孫甜繼續過日子,因為胖嬸總說,夫妻還是原配的好。”

說著突然來了個神轉折:“隻是我來的前幾天,胖嬸接到電報,讓她去羊城一趟,好像是龐振華生病了。”

許卿一腳刹車把車子停在路邊,扭頭看著秦苗苗:“你說龐振華病了?”

秦苗苗點頭:“好像還挺嚴重,要不,不能讓胖嬸他們趕緊去。”

許卿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:“他得了什麼病?怎麼會突然這麼嚴重?三個月前見的時候,還好好的。”

秦苗苗不知道:“不清楚。”

許卿心裡升起一個不好的想法,龐振華是不是先有病,所以纔要跟孫甜離婚的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