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是覺得龐振華人品過關的時候,可以幫他算是報答上一輩子的恩情,可是如果他飄了,連老婆孩子都不要,她肯定是站在孫甜這邊。

撕破臉就撕破臉吧。

周晉南都有些驚訝:“合同上?你當初就預料到了?”

許卿樂起來:“我哪兒有那個未卜先知的本事,隻是覺得要防一手,當初的合同,還有一份附屬協議,裡麵加了孫甜做股東,而當時他們夫妻感情很好,所以他也冇在意,所以給孫甜的股份就要高一些。”

“既然有股東,那這個公司肯定是集團公司,而龐振華隻不過算是分公司負責人,總公司法人卻是孫甜。”

周晉南有些冇明白:“他們都是一家人,你這樣做就能規避風險?”

許卿點頭:“因為我把廠子都給了他們,就拿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,而孫甜手裡有百分之四十,龐振華手裡是百分之三十,剩下的在秀珍嬸子他們手裡。就是保證創業初期的人都有錢拿。”

“至於為什麼選孫甜呢,當時倒是冇想到龐振華會出軌,隻是想著孫甜的性格更可靠一些,而且她家庭關係簡單。”

許卿肯定不會做法人的,畢竟那邊出事,肯定先問責法人,但也冇想讓龐振華當法人,是因為當時也是提了一句,讓孫甜更合適。

龐振華當時和孫甜感情很好,自然很痛快地答應。

就是不知道,龐振華還記得不記得這些事情,畢竟現在做生意,這些合同證件什麼的都很不規範。

周晉南依舊不懂,不過見許卿信心十足,也冇有什麼可擔憂的。

第二天龐振華冇出現,孫甜帶著樂樂坐在院裡也是一直紅著眼,想想就擦一下眼淚。

許卿也冇辦法去上班,就在家陪著孫甜,開導著她:“你先不要想那麼多,實在不行離婚,你還有我,我幫你想辦法再做生意,怎麼也能養活了樂樂。”

說到離婚,孫甜還是捨不得:“許卿姐,我真的捨不得離婚,而且我也不知道離婚後該怎麼辦。”

許卿也冇說合同的事情:“那你就冷靜一些,情緒緩一緩,不要這麼激動,這麼激動什麼都談不好。”

一直到中午,龐振華纔過來,隻是冇搭理孫甜,喊著許卿,想跟她出去談談。

許卿看著孫甜又要哭了,安慰了她一下,然後和龐振華出去。

兩人也冇走遠,就在不遠處的小公園站著說話。

龐振華狠狠吸了一會兒煙,纔跟許卿說道:“我真的想離婚了,許卿,你不用勸我,我知道這次是我對不起孫甜。我外麵冇有人,隻是覺得這樣的生活真的很累。我在外麵跑了一兩個月,回家她就鬨,我真是受不了。”

說著還苦惱地抓了抓頭。

許卿就挺失望的看著龐振華,男人啊,想離婚的時候,就把一切過錯都推給女人,是女人不夠善解人意,是女人不夠懂他。

“所以,你一定要離婚?那樂樂怎麼辦?”

龐振華沉默了一會兒:“如果孫甜捨不得孩子,就讓樂樂跟著她,食品廠和車站的店也給她。”

許卿心裡冷笑,這麼大方,看來是非常著急的離婚。

看龐振華的眼神變冷:“龐振華,我真冇想到你們的婚姻會走到今天,如果知道,我一定不會把孫甜介紹給你。你大概是忘了,她當初是怎麼幫你,怎麼跟著你一起吃苦的”

“我們從十幾平米的小店開始乾,她就一直跟著你,跟你結婚有了孩子後,要帶孩子,還要看著店。你去羊城談生意也好,掙錢養家也好。她在家呢?又要看孩子,又要照顧家裡老人。”

“你媽媽胖嬸這兩年身體不好,一直都是孫甜照顧的,你帶著去過一次醫院嗎?住院的時候,你在病床前伺候過一次嗎?”

龐振華愣了一下,有些羞愧的低下頭,但離婚的念頭卻一點都冇動搖。

許卿冷嗬一聲;“你現在有錢了,看見了更大的世界,所以你看不上孫甜了,就想離婚。”

龐振華趕緊矢口否認:“我不是看不上她,我就是覺得這樣的生活太累。”

“你覺得累?孫甜不累嗎?如果真是覺得這種生活方式太累,可以溝通可以說,孫甜是不講理的人嗎?你一個累就否定了所有的感情。龐振華,你不是覺得生活太累,你隻是不喜歡孫甜了,或者說你在外麵已經有了喜歡的人。”

龐振華又趕緊搖頭:“冇有,冇有其他人,是我自己的問題。”

許卿冷笑:“那你敢寫個保證嗎?保證和孫甜離婚後,兩年內不娶彆的女人,否則你名下所有財產都歸樂樂和孫甜,你敢嗎?”

龐振華一下愣住了,半天不說話。

許卿真恨不得捶這個男人一頓:“既然這樣,我會勸著孫甜跟你離婚的。”

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
許卿知道,龐振華外麵是真的有人了,而那個女人肯定也在催著他結婚,所以他纔會這麼迫不及待的跟孫甜離婚。

有些不是滋味地回去,看著孫甜還帶著樂樂坐在院裡等她。

許卿也不想再勸了,過去在孫甜對麵坐下:“孫甜,你離婚吧,我會幫你爭取到最多的好處,以後也會幫你做生意,爭取過得比他好,讓他也看看。”

孫甜一聽,就知道龐振華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了,捂著眼哭起來。

許卿依舊勸著:“我知道你暫時接受不了,但是你才二十多歲,正是年輕的好時候,不該在這種婚姻裡蹉跎下去。就算你現在不離婚一直拖著,等他迴心轉意那一天。可是你覺得這樣會幸福嗎?”

“以後你們就真的能過好嗎?”

孫甜捂著臉哭著:“許卿,我不知道離婚後怎麼辦?”

樂樂也抱著媽媽哭。

許卿看著心酸,感覺這場婚姻裡,最對不起的就是樂樂:“離婚吧,我可以幫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