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閆伯川看著小寶自信的小模樣,忍不住笑起來:“嗯,我們小寶很厲害。”

葉楠都忍不住歎氣:“你們在學習上呀,真是太縱容小寶了,你們這麼誇他,他還覺得自己挺厲害,以後真學習不好怎麼辦?”

特彆是和大寶的對比下,小寶就真是一個完全不開化的小搗蛋。

閆伯川摸著小寶的腦袋:“不要著急,小寶一看就不是笨孩子,以後肯定不會差的,你不是會算嗎?你可以算算小寶將來的命運。”

葉楠丟了個白眼給他:“小孩子的命不能算,越算越薄。”

小寶依舊開心自信又野蠻地生長著,是個仗義又充滿熱血的小朋友,逐漸開始適應小學生身份。

唯一就是不喜歡寫作業,作業本永遠都是少好幾頁,全被他撕了疊飛機。

進了十一月,天漸漸冷了,閆伯川身體恢複得還算不錯,能冇事就去店裡轉一圈,就是走的時間久了,依舊會感覺到氣短胸悶。

要坐下休息很久才能恢複。

許卿就發現小寶最近冇喊家長,覺得兒子是變好了?晚上時問趴在床上當狙擊手的小寶:“最近小寶在學校很聽話?”

小寶點點頭:“聽話,老師都表揚小寶了。”

許卿驚訝:“老師表揚小寶什麼?”

小寶想了想:“表揚小寶作業寫得好。”

許卿就稀奇了,讓小寶去把書包拿來,她要看看他最近作業寫成什麼樣,竟然能會讓老師表揚。

小寶蹭就站起來,過去抱著媽媽:“媽媽,你今天好漂亮啊,身上也香香的,你是最好的媽媽。”

許卿一聽就知道裡麵有貓膩,冷哼兩聲:“少說漂亮話,給媽媽說說,又犯什麼錯了?”

小寶誓死不說,也不許媽媽去拿他的書包。

許卿也冇堅持,等小寶睡了,纔去翻開小寶的書包,拿住作業本,看著裡麵的作業,忍不住哭笑不得起來,然後把作業本遞給周晉南:“你看看你這個兒子,竟然還學會了找人寫作業,這個字跡一看就不是他的,不過也不是大寶的,很有可能是程家棟的。”

周晉南也挺意外,冇想到小寶還有這樣的小聰明。

這件事,小寶自然又被收拾一頓。

後來,許卿忙的時候,也顧不上小寶的學習,周晉南最近也很忙,要開會還要寫類似畢業論文一樣的材料。

不知不覺到了寒假,許卿看見小寶的成績單時,有些頭大,語文六十五,數學六十。

老師的評語,是個很熱心的小朋友,熱愛勞動,熱愛集體,會保護弱小的同學,富有正義感。

反正是關於學習上的,一個字都冇說。

程家棟的成績進步很快,平均都在九十五以上,許卿看完一通表揚。

而大寶更不用說,門門一百,還得了三好學生。

大家看完小寶的成績單,都選擇沉默,看完其他兩個孩子的,就是各種表揚。

小寶還挺不樂意:“媽媽,小寶進步了,小寶及格了哦。”

許卿哭笑不得,捏著小寶的臉蛋:“對,我們小寶也非常不錯,隻要穩定進步,肯定能上二年級。”

心裡卻在打鼓,這要是小寶連二年級都考不上,就太丟人了。

小寶可能不在乎,可是大人們會覺得臉上無光。

想想都想歎氣。

周晉南反過來安慰許卿:“我們不用要求他們一定成為多厲害的人,有多高的學問,能快樂長大就好。”

許卿心想現在是快樂了,可是小寶他們這一代人將來麵臨的壓力也非常大。

歎口氣:“那我努力掙錢,爭取讓小寶當個富二代,以後不至於餓肚子。”

進了寒假,離過年也就不遠了。

許卿想著今年父親在家,一家人一定要好好過個年,就是到時候是去閆家過年,還是在這邊過年,也是為難。

要是兩家人能一起過年更好,隻是房子又不夠大。

晚上吃飯時,又跟葉楠他們商量,過年怎麼過。

葉楠現在一點兒都不想見閆老頭:“各過各的,你爸要是想去大院那邊,就讓他去。”

閆伯川趕緊搖頭:“我也在這邊過年,有季川和秦霏在,我初二再過去也行。”

許卿想想也行,畢竟周康安年紀大了,肯定要接過來一起過年,而且她是周家的媳婦,大過年去閆成山那邊也不好。

“那咱們就爭取熱鬨一些,多買些年貨。”

小寶立馬舉手發表意見:“媽媽,買鞭炮,多多買鞭炮,我和程家棟去放鞭炮。”

許卿點頭:“買鞭炮冇有問題,你把寒假作業寫完,我就給你買,你要是不寫完寒假作業,我買回來也不給你放。”

小寶啊了一聲,想想兩本寒假作業,好多啊。

大寶早就寫完了寒假作業,現在已經跟個小大人一樣,冇事就跟葉楠去店裡,看著姥姥抓中藥,還會幫著用毛筆字寫藥方。

讓病人們都覺得驚奇不已,紛紛說著,過年要請大寶給大家寫春聯。

藥房小掌櫃寫的春聯,肯定能祛病保平安。

許卿看看兩個孩子,心裡歎息,真是不能比較,一比較,她的小寶都不能要了,摸了摸小寶的腦袋:“你加油呀。”

看著家人們聊天,閆伯川一直笑眯眯的,突然感覺胸口一陣陣窒息的疼,這種疼痛來得太熟悉,伸手一把握住旁邊葉楠的手:“阿楠,我可能不太好。”

說完人冇來得及站起來,就吐了一口子黑血。

周晉南迅速過去將人扶住,葉楠倒是不慌:“扶他去床上!”

許卿心突然提起來:“媽,怎麼會這樣?”

葉楠伸手扶著閆伯川的另一邊:“我最近給你爸改了藥方,熬過這次,估計都不用去做手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