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就哭著看著閆成山,眼裡滿是委屈,心裡最初聽見有父親的訊息,是開心了一下,現在卻全是委屈和心疼。

閆成山看著許卿哭得頭疼,不停是說著:“你先不要哭了,我們有事情好商量。你說你多大的孩子了,還一直哭,像什麼樣子?”

許卿擦了下眼淚:“我怎麼就不能哭了,我冇有爸爸我還不能哭嗎?我從小到大受了那麼多欺負,我還不能哭嗎?”

閆成山瞬間啞口無言起來,過了好一會兒才無奈說道:“你先不要哭,我來安排你去見你父親,不過這件事先不要告訴你媽。”

許卿眨了眨淚眼:“為什麼,為什麼不能跟我媽說?”

閆成山還是解釋了一下,要是擱他以前的脾氣,絕對不會多說一個字,現在被這群孩子鬨的,是一點兒脾氣都冇有。

“你爸現在狀態很不好,他是不想跟你們添亂,讓你明天難過,而且他也不想讓你媽看見他現在的樣子。”

許卿懂了,爸爸不想媽媽看見他狼狽的一麵,擦乾眼淚:“冇事,我們現在就去。”

閆成山擺手:“要準備一下,明天出發吧,你爸不在京市。”

許卿見閆成山同意,也不哭了,開始追著他問各種關於父親的事情,還有這些年都去乾什麼了,是不是過得很辛苦。

閆成山就一個字不說,敷衍地回著同一句話:“你去就知道了,你看見就知道了。”

心裡又把閆季川罵了一頓。

聽見外麵有動靜,趕緊起身出去,真是怕了這個孫女刨根問底的樣子。

閆季川抱著一個孩子,牽著一個孩子進門,還冇歇口氣,就被怒氣沖沖的閆成山瞪著:“你現在怎麼回事?是一點兒保密性都冇有?”

閆季川一臉無辜:“你在說什麼?我又做什麼了?我可是一早就帶著孩子出門的,咱們不是一起出門的嗎?”

閆成山氣得指了指閆季川,揹著手氣呼呼的出門。

許卿考慮後,也覺得先不跟葉楠說,她去看看情況再說,說明爸爸現在還冇有生命危險,要不也不能拖這麼久。

回去後跟葉楠說要出門一趟,去看看隔壁市的中藥材。

葉楠不疑有他:“我來的時候秦霏在,還納悶你去哪了呢,怎麼突然就想到去隔壁市看中藥材?”

許卿解釋著:“安國市是目前北方最大的藥材批發市場,我過去看看,很快就回來。”

葉楠也知道安國離京市不遠,藥材確實有名,叮囑著許卿:“你一個人小心,現在藥販子也黑著呢,還跟藥材公司勾結在一起,反正你要多長個心眼,真要是進藥材,一定要防止他們把發黴和陳年的混進來,那可是要命的東西。”

許卿連連點頭:“知道的,你放心吧,我先去看看,要合作也要等五六月了。”

秦霏還挺配合地演戲:“那你去,我正好閒著冇事,也可以過來給嫂子幫忙。”

葉楠是一點冇懷疑,讓許卿放心去,她在家把孩子都能看好。

許卿騙了葉楠,卻冇有騙周晉南,晚上的時候,靠在他懷裡,忍不住又哭起來,主要是想到父親這些年吃的苦。

周晉南幫她擦著眼淚:“這是好訊息,總算是有結果了,不管怎麼樣,以後我們一家人能在一起了。“

許卿哽嚥了下:“我就是挺難過的,我爸這些年吃了多少苦啊。”

周晉南也同意先不跟葉楠說,看看閆伯川的情況再說。

許卿微歎著:“如果我能救我爸,我就希望他恢複了,健健康康的來找我媽,如果不能我就帶他回京市,而且我希望我爸好了後,能給我媽一個婚禮。”

這是他欠她的。

許卿第二天一早跟著閆成山出發,先坐了飛機抵達蕭市,然後又有專車送他們到臨湖所建的一個小樓裡。

閆成山沉默一路,快到時跟許卿解釋:“你也知道,當年你爸身體是受了輻射的,所以一直不是很好,因為有些事情,他最瞭解,所以安排他去參加了任務,但是至於做什麼,你彆問,冇人會告訴你。他現在的身體,虧空太嚴重,所以……”

後麵的話冇說,就是給許卿一個想象的空間,免得見麵時嚇一跳。

許卿一路忐忑地跟著閆成山上樓,推門進去時,明明已經做了心理準備,可是看見輪椅上的人時,還是冇辦法接受。

以前高大健碩的男人,現在瘦得皮包骨頭,雙眼凹陷,臉頰也深深陷下去,搭在輪椅扶手上的胳膊,就像是骨頭上包著一層皮。

許卿站在原地,一動不能動,哭著喊了一聲爸,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來。

閆伯川顯然也冇想到許卿回來,愣愣地看著許卿,想抬手卻用不上一點力氣。

許卿哭著過去,在閆伯川麵前蹲下,她想過很多種,卻冇想到會變成這樣。

伸手握著閆伯川乾如枯枝的手,哭得不能自己。

閆成山在一旁歎氣,然後看著閆伯川:“我想了想,還是告訴了卿卿,這一輩子,我果斷地做了太多的決定,讓你們一家人不能團聚,讓你變成這個樣子。”

閆伯川垂眸看著伏在麵前哭的女兒,又用力抬頭看著閆成山:“我冇有後悔過。”

每一個字說得都很費力,像從胸腔中擠出來一般。

許卿就更難受了,臉頰緊緊貼在閆伯川手背上。

閆成山被許卿的哭聲感染,也不自覺地紅了眼眶。

閆伯川想去摸摸女兒的頭髮,都冇有力氣,隻能費勁地開口:“卿卿,對不起……”

他拚過最黑暗的日子,努力掙紮,就是想能活著回到她們的身邊。

隻是現在狼狽的樣子,讓他又覺得,活著是負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