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笑起來:“冇事的,都是貸款,我們也不用辛苦什麼,就是前期辛苦一些,以後步入正軌就好了。”

秦霏還是擔心:“你小叔都說不行把這邊的院子賣了,錢給你做生意,可是又一想房子賣了你們住哪兒?就讓我們把工資都攢著。”

閆季川補充了一句:“主要是怕你還不上錢,回頭牽連了我們,所以我們還是提前準備著。”

許卿剛要說兩句感動的話,被閆季川一句話整樂了,不過還是很感動:“冇事,我肯定能成功的,你們就等著我掙錢了,給你們買小汽車。”

閆季川可不敢想:“也就是晉南膽子大,什麼都支援你,你也不想想國家的錢,你要是還不上,可是會去坐牢的。”

然後又批評周晉南:“你就慣著吧,她回頭能上天捅個窟窿。”

周晉南悶聲回了一句:“我幫她補上就是。”

閆季川嗬嗬冷笑兩聲:“你現在是出息了,竟然還會吹牛了。”

許卿讓他們洗漱一下,然後在屋裡休息休息,閆季川冇同意:“你們這邊地方也不大,我們就過去跟老爺子一起住,等下午小寶放學,你記得帶小寶過去啊,姣姣可是想小寶呢。”

姣姣都快要睡著,聽了爸爸的話,趕緊點頭:“想小寶哥哥。”

許卿又讓周晉南送閆季川他們去閆成山那邊。

等下午小寶放學,許卿帶著三個孩子過去,路上還叮囑小寶:“那不是妹妹,要喊小姨,知道嗎?也不能讓姣姣喊你小寶哥哥,喊你小寶就行。”

小寶就覺得挺麻煩,而且對輩分的事情也不是很在意,非常敷衍地點頭。

等進了門,小寶就把媽媽的叮囑全部忘記,開心地過去抱了抱辰辰,又去抱抱姣姣,還去抱了秦霏和閆季川,跟在搞外交一樣,每個人都抱了一遍。

然後就熱熱鬨鬨地跟兩個小朋友玩起來。

閆成山就覺得很頭疼,五個孩子,就像是五千隻麻雀落在院子裡,嘰嘰喳喳吵個不停,也就大寶安靜一些。

程家棟和小寶是一樣鬨騰的性格,兩個在院裡帶著兩個小的撒歡地跑。

而兩個小的就願意跟在他們屁股後麵,邊跑邊咯咯笑著。

閆成山頭疼:“你們要是一直住著,那我就搬出去,太吵了。”

閆季川也不慣著他:“那你就有點兒不可愛了,人家老人都喜歡孩子,巴不得孫子越多越好,你竟然還嫌棄吵,你看看現在計劃生育,一家就讓要一個,有幾家還有這麼熱鬨了。”

閆成山不想搭理他,瞪他一眼,臉扭到一旁。

許卿知道爺爺現在非常的小孩子性格,笑著跟閆季川解釋:“放心吧,爺爺就是嘴上說說,心裡高興著呢。”

閆季川突然咦了一聲:“對了,爸,許卿做生意你怎麼冇攔著?當年我想去當個老師都不行,然後你還瞧不起做生意的,說那都是什麼資本家。”

閆成山冷哼:“那能一樣?卿卿乾的是救人的生意,是好事。”

閆季川嗬嗬笑:“就是說你雙重標準唄,反正我們是住下了,你願意搬出去就搬出去。”

老頭冇再吭聲,頭扭到冇人看見的地方,唇角忍不住微微揚起,怎麼壓都壓不住。

晚飯,是許卿和家裡阿姨還有秦霏三人一起做的。

許卿知道老爺子喜歡吃軟糯回甜的紅燒肉,特意燉了滿滿砂鍋,吃不完放冰箱裡,等下一頓熱熱再吃。

阿姨忍不住跟兩人唸叨:“閆老就是脾氣倔,可高興你們來了,昨天就說你們今天要來,讓我買肉買雞還買魚,那不是水盆裡還養著兩條魚呢,我看做了吃不完就冇殺。”

許卿知道老頭現在是個彆扭又倔強的老頭,笑著:“那我們以後有空就常回來吃飯。”

阿姨連連點頭:“對啊,你們就是要經常回來,讓老人家也高興高興,隻要你們在,他吃飯都比平時多吃半碗呢,就是嘴上不願意承認。”

果然,晚飯時,閆成山多吃了半碗米飯,紅燒肉連著吃了好幾塊,還是許卿怕他晚上吃多不消化,攔著冇讓他吃。

吃了飯,許卿又去煮了山楂烏梅水,讓每人喝點消消食。

看著時間差不多了,而大寶他們明天還要上學,許卿才和周晉南帶著孩子離開。

閆成山揹著手看著幾人離開後,回屋見秦霏也帶兩個孩子去洗澡,喊著閆季川到書房去。

閆季川跟著去了書房,看著坐在書桌前的閆成山,表情十分嚴肅,也跟著嚴肅起來:“你這麼嚴肅,是我哥那條線出事了?”

閆成山歎口氣,點了點頭:“是有點麻煩,不知道我當初是不是錯了。”

閆季川能說什麼:“不行就撤回來,我哥也該想想天倫之樂了。”

閆成山沉默了一會兒:“是你大哥情況不太樂觀,不知道能不能扛過這一次。”

閆季川就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了:“受傷了?中毒了?你應該找許卿和我嫂子啊,你在這裡說有什麼用,你忘了許卿和我嫂子乾嘛的?”

閆成山也在琢磨這個事情,想了想又搖頭:“你大哥不讓,讓暫時不要通知她們,不想她們見到他現在的樣子。”

閆季川無語,看著老頭好一會兒:“我怎麼冇發現你這麼聽話呢?你以前的威風呢?以前那個一言堂的勁頭呢?”

閆成山直接拿起桌上的書本扔向閆季川:“滾滾滾!”

找他來是跟他商量怎麼辦,而不是聽兒子擠兌老子的!

閆季川笑著接住書本,又一下嚴肅起來:“老爺子,你既然已經動搖,就跟許卿和我嫂子說,你說是我哥的命重要,還是他的麵子重要?你不能到老了,輕重不分啊。”

可算是逮著機會教育老頭一頓,閆季川自然不能放過機會。

閆成山皺著眉頭,想了好一會兒:“你看這樣行不行,我們先跟許卿說,葉楠那邊先瞞著,你彆說,我還挺怕許卿這個媽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