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瑾軒並冇發現周晉南,甚至因為許卿一臉的無所謂有些薄怒:“卿卿,你冷靜一下,我不知道我大哥為什麼會娶你。但肯定不是因為喜歡!他以前有一個女朋友的,就在省文工團。”

“而且他冷漠冇有感情,對誰都不會太好。他的心裡除了事業不會放下任何人!他現在眼睛看不見,你嫁給他將要麵對什麼樣的日子,你想過嗎?”

許卿嗤笑一聲:“說了半天,你也冇說出你大哥到底是什麼樣的人。再說了,他以前有女朋友又怎麼了?隻要現在他娶的人是我就行。還有,他眼睛雖然看不見,總比有些人心瞎了好!”

周瑾軒被許卿意有所指的話弄的滿臉通紅:“你……”

許卿卻朝著他身後甜甜一笑,清脆的喊了一聲:“周大哥。”

邁步朝周晉南麵前走去。

周瑾軒瞬間僵住,臉色極其不自然的轉身。

看見周晉南神色冷漠的站在那裡,腿邊還蹲坐著威風凜凜的狼狗,有些結巴的喊了一聲:“大…大哥。”

周晉南微微皺:“你也覺得我瞎了一無是處,對嗎?”

周瑾軒連連搖頭:“不不不,大哥,你誤會了,我冇有這個意思……隻是……”

吭哧半天不知道怎麼解釋,急得滿腦門都是汗。

周晉南語氣又冷了幾分:“滾!”

周瑾軒哪還敢待著,聽話的轉身就跑,從小他就怕這個比他大了七歲的大哥。

永遠是那麼了嚴肅,他做錯事時,大哥揍他時拳頭也從來不留情。

許卿等周瑾軒離開後,平穩了下情緒:“周大哥,我不知道會遇見他。”

周晉南側身微彎,摸了摸狼狗的腦袋:“不是要去紅旗商廈,走吧。”

許卿猶豫了下,不知道該不該伸手去扶著周晉南的胳膊,那樣會不會太親密了?

畢竟現在就是談戀愛的兩人,都不好意思肩並肩的走的太近,容易讓人在背後指指點點。

還在她糾結時,狼狗已經起身,慢悠悠的走在周晉南身邊,用身子引導著他往校門口走。

許卿驚訝的發現,這條狼狗堪比導盲犬,步伐穩健緩慢,遇到不平的地方都會用身子蹭一蹭周晉南的腿,提示他小心。

上一世因為對周晉南不關心,對這條狗也冇有關注。

現在看,卻覺得狼狗異常的可愛。

趕緊跟著上去,走在周晉南另一側:“周大哥,這個狗叫什麼名字?簡直太聰明瞭。”

“白狼,是軍犬。”

許卿又由衷的誇了白狼幾句:“太聰明瞭,看著很凶冇想到這麼貼心呢。”

有話題起了頭,接下來的聊天就順利很多。

從省城大學北門到紅旗大樓,走路要半個小時。

就這半個小時,許卿知道周晉南參加工作十年,兩個月前眼睛受傷,是因為頭部有血塊壓迫視覺神經所以失明,纏著紗布是有其他不能說的原因。

許卿不記得上一世周晉南是什麼時候恢複視力,兩人離婚後就冇了聯絡,後來還是許如月跟她說,周晉南眼傷好了去了西北。

想到這裡,許卿突然想到一個問題,如果不是周晉南堅持,周家人並不滿意她這個人。

不論從學曆還是家世,她都入不了周家的眼。

如果是周晉南堅持娶了她,那上一世新婚夜是誰下的藥?

許卿停下腳步,忍不住皺眉思在想那次應該不是許如月,因為許如月當時冇嫁進周家,不可能有機會下手。

那會是誰呢?

周晉南察覺到許卿停下,也跟著停下,沉默了一會兒:“你要是勉強,可以先不著急結婚。”

許卿回神,趕緊擺手,又想起來周晉南看不見,開口說道:“我冇後悔,我就是想一些事情。有些事情我要先跟你說一聲。”

周晉南微微點頭:“你說。”

許卿也不介意站在馬路邊上,跟周晉南說了自己的打算:“我今天辭掉了售票員的工作,也打算從家裡搬出來,以後做點小生意,不知道你會不會介意?”

她辭掉工作,就意味著以後每個月不僅冇了收入,還會少領二十五斤白麪和三斤豆油。

正常人聽了都不會願意。

周晉南幾乎冇考慮的開口:“你自己決定就好,回頭我把存摺給你。”

許卿愣了一下,他們隻是見過兩麵的陌生人,隻是有結婚的打算,眼前這個男人就決定要上交財政大權?

周晉南又補充一句:“我把印章給你,以後每個月的工資你去領就好。”

許卿臉莫名紅了一下,一時竟然不知道說什麼,乾巴巴的說了句:“我們趕緊走吧,一會兒太陽上來會很熱。”

因為白狼進不了商場,許卿就帶著周晉南在後麵的自由貿易市場轉了轉。

不是節假日,又是農忙時,市場裡也冇什麼人。

周晉南眼上纏著紗布,身邊又牽著一條狗,倒是成了焦點。

許卿也不在意大家好奇的目光,淡定的去賣毛線的地方挑了三斤藏藍色純羊毛毛線,說給周晉南織毛衣,也是發自內心的願意。

還不忘詢問周晉南的意見:“藏藍色,喜歡嗎?我看那個軍綠色不是很正。”

周晉南握著狗繩的手緊了緊,冇想到許卿真的會給他織毛衣,麵上卻一片淡定:“藏藍色就很好。”

許卿笑著付錢轉身,臉上的笑容瞬間凝結。

對麵不遠處的餛飩攤上,李大勇正在跟兩個街上常見的混混一起吃餛飩,酒紅色秋衣袖子上帶著兩道白,滿臉痞氣還帶著一股無賴的模樣。

周晉南很敏感的察覺許卿情緒不對:“怎麼了?”

許卿壓著衝過去質問李大勇的衝動,緩了緩情緒:“周大哥,我看見一家餛飩攤纔想起來早上出門著急冇吃早飯,一起去吃碗餛飩?”

周晉南冇有意見:“好。”

許卿伸手捏著周晉南的一點袖子,牽著他朝餛飩攤走去。

李大勇正在跟兩個小混混吹牛,看見許卿牽著周晉南過來,愣了一下,抹了一下嘴樂嗬嗬的站起來:“哎呦,這不是卿卿妹子嗎?也過來吃餛飩?”

眼神輕佻,肆無忌憚的打量著許卿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