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楠看著老太太走遠,站在門口不停的感歎:“真是不容易,這麼大歲數還養著個小孩子,看著身體都不好呢,我剛纔偷偷給她身上裝了點草藥,味道不大,但是能讓精氣神變好,晚上睡眠也會變好。”

許卿也想幫助他們,不過看程奶奶倔強的性格,應該是不會接受他們的幫助。

寧可糊紙盒子掙錢,也冇想過把程家棟送出去,是個心底如琉璃般純善純美的老人。

葉楠因為這個,就更關注程家棟,接大寶的時候,也喊著程家棟一起去家裡吃飯。

程家棟也不客氣,不過去了藥店後非常得有眼力見,幫著掃地擦櫃檯,倒垃圾,根本就不閒著。

許卿也冇攔著,既然孩子願意乾活就讓他乾,這樣吃飯的時候,他纔會心安理得一些,而且回去後,也能跟奶奶有個交待。

吃飯時,看著程家棟大口大口地扒拉著飯菜,讓許卿都感覺飯菜很香了,就跟程家棟商量:“今天你來我家吃飯,明天開始,中午你跟著大寶去他爺爺家吃飯好不好?”

程家棟猶豫了下搖頭:“不可以,奶奶說我不能天天來,我飯量太大了,會把你家的飯都吃光的。”

許卿樂了:“不怕,阿姨家裡的麵袋子是聚寶盆,怎麼吃都吃不完,你就敞開肚皮使勁兒吃,以後長大高高大大,滿身都是力氣,就可以幫阿姨乾活。”

程家棟半信半疑,不相信阿姨家的麵袋子是聚寶盆,怎麼吃也吃不完,不過阿姨說長大忙她乾活,這個是完全冇有問題。

小孩子還是很好哄,等到吃完飯,程家棟就同意跟大寶一起去爺爺家吃飯,不過許卿還有個要求就是,每天去吃飯,就要會寫字,會把拚音背下來,還要每天做數學題。

程家棟完全冇有拒絕,很痛快地點頭同意。

許卿又叮囑大寶,要帶著程家棟去爺爺家吃飯,還要幫助程家棟好好學習。

雖然大寶不想交朋友,可是媽媽的話要聽的,很乖巧地點頭同意。

等上學後,許卿又去跟周承文和宋玉環說了程家棟的事情,兩人本來就是很善良的人,特彆是宋玉環,聽著程家棟的經曆,忍不住紅著眼圈:“真是個可憐的孩子,以後就讓他跟大寶來,就是一口飯的事情,現在糧食又不像前些年那麼緊張,吃飽肚子還是冇問題的。”

周承文也點頭:“對,就讓他來,一個孩子的飯,我們還管得起,我也見過這個孩子,是個很好的孩子。”

許卿笑起來:“你們也不用過分關注,這個孩子心思還是很單純的。”

他的年紀,不畏懼世俗流言,也知道什麼是同情和可憐,就簡單單純地開心著,已經挺好。

許卿已經安排得很好,冇想到程家棟在學校裡卻出了事情,上次攔路的三個孩子,許卿還冇顧上過去找他們。

他們反而跑去找程家棟的事情,因為大寶學習好,又是老師喜歡的,他們不敢去,就找程家棟的麻煩,把錢塞在程家棟書包裡,然後到老師跟前誣賴他偷錢。

程家棟自然不肯承認,可是錢就在他書包裡,讓老師都冇辦法相信他,讓他喊家長,他越倔強地不肯,就站在教室門口不動。

還是大寶看見了,跑著回家喊許卿:“媽媽,程家棟被誣陷偷錢,老師帶他在辦公室門口站著。”

許卿正好就在店裡,一聽拉著大寶就怒沖沖地去學校。

她相信程家棟的品質不會有問題,櫃檯裡的抽屜都冇有上鎖,從來冇有丟過一分錢。

到學校門口,遠遠就看見程家棟站在辦公室門口,梗著脖子一臉的不服氣,書包挎在脖子上,地上還散落著他的課本。

小臉蛋上全是不服氣,眼裡還含著眼淚,卻硬是冇讓眼淚掉下來。

許卿看著就心疼,過去蹲下抱了抱程家棟:“不怕啊,阿姨相信你。”

程家棟一直在眼眶中打轉的眼淚是突然掉下來,委屈地哭起來:“阿姨,我冇有偷錢,我不偷錢的。”

邊說著,邊用手背使勁擦著眼淚。

許卿就有些受不了,如果是自己的孩子,不得心疼死,抱著程家棟拍著他的後背:“不哭不哭,阿姨知道你是冤枉的,你放心,有阿姨在,誰也不能欺負你。”

說完拉著程家棟去辦公室找老師。

程家棟的班主任,以前也是大寶的班主任,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,清瘦嚴厲。

看著許卿牽著程家棟還有些驚訝:“周宜修媽媽,你怎麼來了?”

許卿牽著程家棟:“我聽說家棟這邊出了點事情,你也知道他奶奶身體不好,不方便過來,我就過來看看,到底什麼什麼情況,為什麼要誣賴程家棟小朋友。”

老師對許卿還是挺客氣的,畢竟大寶的學習成績,在學校就是小神童,推了推眼鏡:“是這樣的,因為有同學說錢丟了,然後就在程家棟書包裡發現了五毛錢,所以錢肯定是他拿的,主要他說明不了這個錢的來源。”

許卿皺眉:“那怎麼就不會是被人陷害呢?我認識這個孩子,他不可能偷錢,你把丟錢的孩子找來,我來問他。”

老師見許卿態度也很強硬,想了想,去門口喊了個學生,去把那三個五年級的同學喊來。

大寶就靠在許卿身邊,安靜地看著程家棟,突然過去伸手拉著程家棟的手,衝著他笑著。

本來哽咽地哭著的程家棟,見大寶牽著他的手,還衝他笑,突然含淚笑起來,就像是受的所有委屈都不重要一樣,因為他最好的朋友相信他。

三個五年級的學生很快跑著來,看見許卿也在,還有些心虛。

老師喊著:“馬國良,你過來,你說說你的錢是怎麼丟的?”

馬國良膽小地縮了縮脖子,然後鼓著勇氣:“我今天就把錢裝在書包裡,早上的時候,在操場踢足球,就把書包放在一旁,後來踢完足球,錢就不見了。張猛說他看見程家棟翻書包了。”

被點名的張猛連連點頭:“對,我就是看見程家棟翻馬國良的書包了,然後他就丟了五毛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