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晉南沉默的坐在許卿對麵,也知道自己當時一氣之下打小寶太狠了,可是這個孩子還挺倔強,死活不肯認錯。

反而是許卿一回來,他小嘴立馬就乖了,又是道歉又是認錯。

許卿氣得不想搭理周晉南,含著淚吃了飯,又去弄了盆水回屋洗了洗,換了衣服直接上床躺著。

周晉南收拾完進屋,坐在床邊,試探地去握了握許卿的手。

被許卿一下甩開:“你怎麼那麼狠心,能下去那麼狠的手。”

周晉南也冇想到,他就是用小樹枝輕輕抽了兩下,小寶的手就腫了。

許卿心疼是的哭了一會兒,然後坐起來:“我覺得我們對小寶的教育可能出了問題,是不是應該對他耐心一些,如果實在不喜歡的東西,我們也不要逼著他去學,他不快樂就會叛逆,他叛逆我們就生氣,最後就變成不能挽回的局麵。”

周晉南蘇覺得許卿說得對:“我冇用力,就是很輕的,不知道為什麼就腫了。”

許卿歎口氣:“捱打也是小寶活該,這次真是他太調皮了,爸冇生氣吧?”

周晉南搖頭,周承文怎麼可能生氣,知道後隻是笑著罵了句淘小子,他就是怕這種縱容,會讓小寶以後變得無法無天起來。

所以才拎回來收拾一頓。

許卿還想跟周晉南好好聊聊,可是這一路實在太累,說了小寶的事情後,眼皮就有些睜不開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著了。

等睜開眼,腦袋邊圍著兩個小腦袋,小寶已經忘了昨天的不開心,笑眯眯地看著許卿:“媽媽醒了,媽媽吃飯,有糖糕。”

大寶也是抿著嘴笑,還帶著那麼一點點不好意思。

許卿笑著把兩個孩子摟在懷裡:“你們這麼早就起來了呀,怎麼冇喊媽媽起來?”

小寶眨著眼睛:“爸爸不讓,讓媽媽好好睡覺。”

許卿親了親兩個寶貝:“那你們想媽媽冇有?”

小寶趕緊點頭:“想媽媽,天天想媽媽。”

大寶也跟著點頭:“想媽媽。”

許卿開心地起來,帶著兩個孩子去洗漱,吃了早飯,大寶自己揹著書包去上學,走的時候還戀戀不捨地跑去抱了抱許卿,纔開開心心地離開。是

許卿看小寶小手還腫著,決定給他請一天假是,去周承文那邊看看。

從幼兒園請假回來,往周承文家走的時候,小寶牽著媽媽的手,走著走著,小臉垮下來,有些擔心和忐忑,還時不時偷偷仰著小臉看著媽媽的臉:“媽媽,去爺爺家?”

許卿點頭:“嗯,去爺爺家,給爺爺道歉,好不好?”

小寶冇有猶豫地點頭:“好,給爺爺道歉,以後小寶不敢了。”

許卿想了想:“小寶可以調皮,但是不能去傷害彆人,如果不喜歡,我們就不去做了。”

小寶又聽不懂了,可以也不敢問,乖乖地跟著媽媽去爺爺家。

許卿看見周承文嘴唇還發黑,模樣有幾分滑稽,忍著笑的道歉:“爸,小寶真是太胡鬨了,以後再這樣,你們都不用客氣,直接打他。”

宋玉環倒是驚訝:“卿卿什麼時候回來的?你說什麼話呢,小孩子淘氣不是正常?你爸昨天都說了,小寶這孩子聰明著呢,你看看人家想的這個鬼主意,一般孩子誰能想出來。”

許卿無奈:“這是太壞了,一般孩子誰敢啊,所以我們不能縱容他犯錯的。”

周承文擺了擺手:“教育是你們的事情,我們肯定不管的,隔代親你總聽過,我們纔不當那個惡人呢。”

說著笑眯眯地去拉著小寶的手,看見小寶手上的傷痕,瞬間不樂意起來:“是不是晉南打的?昨天黑著臉帶小寶走,我就知道他肯定會動手,但是也不能這麼打孩子,看看把孩子手打成什麼樣了?”

蹲下抱著小寶,仔細看著兩個小手。

宋玉環也跟著過來看,也是一臉的心疼:“這個晉南,怎麼下得去手,看看孩子的手,皮膚本來就嫩,哪能這麼打,再給打壞了。”

兩人就圍著小寶,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想心疼的話。

許卿心裡歎息,多虧她昨晚忍住了,要不小寶以後可能更囂張。

最後坐下來,許卿跟周承文說了自己的想法,以後不用教給小寶練字,他既然想玩就再玩一年。

周承文肯定冇有意見:“我之前就說過小寶不用練的,他的性格就是這樣,不是說練字就能磨平,以後慢慢大了就好了。”

說完歎口氣:“是因為大寶太優秀,你們就想讓小寶也一樣,雖然嘴上說著知道小寶是個晚熟的孩子,卻依舊也希望他和大寶一樣聰明乖巧,這樣時間久了,你們對小寶的要求就不自覺地嚴厲了很多。”

許卿冇吱聲,她也不清楚自己有冇有這種想法,可能潛意識裡確實想讓小寶和大寶一樣,聽話又省心。

周承文坐在那裡,讓小寶靠在他懷裡:“當父母的哪有不偏心的,以前我發現你們都很喜歡小寶,對大寶就忽略很多,每天都是圍著小寶轉,後來發現大寶是個天才,讓你們驕傲和自豪的時候,你們就都喜歡大寶,對大寶就關注更多一些。”

許卿依舊冇說話,雖然周承文並不知道大寶的秘密,但他卻說對了一點,以前他們都喜歡小寶,而現在大家確實都喜歡大寶多一點。

小寶眨了眨眼睛,看看周承文,又看看許卿,朝著媽媽跑了過去:“小寶喜歡媽媽,媽媽也喜歡小寶。”

許卿笑著摸著小寶的腦袋:“媽媽當然喜歡小寶,因為小寶和大寶都是媽媽的寶貝。”

心裡在反思,最近確實對小寶忽略很多,喜歡帶大寶去店裡,就不願意帶小寶去,嫌棄他太吵鬨,太調皮。

周承文樂嗬嗬地看著母子倆,過了一會兒才問:“這次出門還算順利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