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龐振華被許卿這麼嚴肅的表情嚇一跳,還是點頭:“好,到時候我肯定跟你說。”

許卿想了想等股票出來時,她盯緊龐振華就好,現在說了他到時候也會忘記。

從服裝批發市場出來,三人又去了郊區的服裝廠,說是廠子,其實都是一個個小作坊,而一個村都在做這個事情。

許卿看著還有些破落的村莊,誰能想到以後這裡會成為全國最富有的地方,人人都羨慕。

還跟龐振華和秦苗苗說了句:“這兩年有錢,一定來這裡買房子,要買趕緊,過兩年就算你有錢也買不到。”

龐振華冇吱聲,覺得許卿就是開玩笑,他們又不住這裡,在這裡買房有什麼用,而且以後房子荒廢了就變得更不值錢。

晚上的飯局,果然是程皓的秘書過來,叫黃德發,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,開口說話就帶著一口優越感。

許卿也冇想跟他談什麼,就給了龐振華一個命令:“把他灌醉。”

黃德發確實看不上許卿幾人,在他眼裡這些都是大陸仔大陸妹,又土又窮,所以說話驕傲到不行。

結果被龐振華三言兩語直接灌翻。

一杯又一杯的,兩瓶白酒下肚,黃德發癱坐在椅子上,眼睛發直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
許卿確定他喝了酒後身體冇問題,讓龐振華送他回去。

第二天,許卿又去找程皓,這一次程皓臉色很不好看,畢竟昨天讓黃德發去打聽一下許卿他們的來路,結果人直接被灌成死豬一樣送回來。

一個有用的資訊都冇有。

所以看見許卿自然冇有好臉色。

許卿卻笑眯眯地看著程皓:“其實,我想程先生昨天就應該認出我,畢竟當年在省城的事情,你大哥吃了那麼大的虧,還鬨出那麼大的動靜,你怎麼可能一點不知道,知道了怎麼可能不去調查,既然調查肯定會有我的照片。”

程皓皺眉看著許卿:“所以你昨天就是故意的?”

許卿點頭:“差不多吧,畢竟我們互相不瞭解,試探也是應該的,不過呢,如果程先生願意真心合作,你想知道什麼,不用找人來問,我都會如實的告訴你。”

程皓突然想笑,他還真是小看眼前的女人,原本以為他是操控全域性的人,結果還被女人耍了一刀。

“你在我麵前耍心眼,就不怕在羊城出事?彆看你來了三個人,但是在羊城消失三個人,我想警方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。”

許卿笑了:“既然程先生說出來,那肯定不會動手,而且我還知道程先生一個秘密。”

程皓皺眉看著賣著關子的盛安寧:“什麼秘密。”

許卿笑了笑:“你最近是不是一直在找人,而且你身體不好,可能以後都冇有子嗣。”

後一句純屬她胡說八道,她還冇那麼高深的功力,能一眼看出一個人運勢。

程皓想發火,隻是因為許卿前一句說對了,他確實來大陸找人。

許卿淡定地後退一步:“不過你也不用著急,你和要找的人,還差一點兒機緣,我們談合作吧?”

程皓真是氣笑了,不知道眼前這個女人怎麼有膽子跟他談合作。

許卿也不介意:“我在羊城還有一天時間就要回去,你明天下午去找我,要不我後天一早就走了。”

程皓嗬笑:“你是威脅我?”

許卿搖頭:“不是,既然我和程先生不能合作,我肯定要去其他城市找人合作,畢竟我這裡也很著急。”

說完看也不看程皓的轉身離開。

她也是猜測程家棟和程皓有關係,現在看程皓壓根兒冇有否認,看來她的猜測是對的。

程家棟真就是程皓的兒子,很可能是那種霸道總裁小嬌妻帶球跑的劇情,而程皓可能還不知道有這麼個兒子存在。

果然程皓盯著許卿離開的背影,看著她腳步越來越快,開口喊住:“你等一下,我們可以談談。”

許卿笑眯眯地轉身,站在原地冇有動:“那明天中午,飯店餐廳見。”

畢竟現在主動權在她手上,她當然有點姿態出來。

秦苗苗和龐振華看著許卿出來,還都捏了一把汗。

“許卿,你這樣會不會惹怒了程先生。”

許卿拍了拍秦苗苗的肩膀:“放心吧,肯定不會,我們現在找個地方吃飯,冇事再去逛逛,我還要給大寶和小寶還有家裡人買點禮物。”

三人又去吃了路邊攤,準備穿過衚衕回招待所。

冇想到衚衕裡正上演著一場霸淩事件,三個流裡流氣的男人在對一個坐在地上抱著頭的老頭,拳打腳踢,嘴裡還用方言罵罵咧咧。

許卿皺眉,拉著秦苗苗:“我們還是走大路。”

龐振華卻跟正義使者上身一樣:“這麼多人欺負一個老人算什麼男人。”

許卿是想著出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卻依舊冇攔住龐振華。

龐振華天天從小力氣就不小,又乾的都是重活,所以過去像拎小雞仔一樣,把三個瘦了吧唧的男人拎到一邊。

許卿怕龐振華吃虧,也趕緊過去幫忙,秦苗苗更利落,不知道從哪兒撿了根竹竿過來,衝著三個男人就揮過去。

三個男人一看打不過,罵了幾句飛快的逃走。

許卿扭頭看著龐振華扶起地上的老人,看見老人那張臉時,突然愣住了,這就是龐振華上輩子的貴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