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帶著宋玉環去賣布料的櫃檯前,拿著藏藍色毛料給她看,聲音挺大的問著:“宋阿姨,你看這塊料子顏色怎麼樣?做箇中山裝挺好的。”

宋玉環疑惑,她耳朵又不聾,乾嘛要說這麼大聲,不過還是挺配合地點頭:“挺好的,就是這種料子吸灰。”

許卿連連點頭:“也是啊,我看你先買,你買完了,我就給我公公買一套。”

跟在後麵躲躲藏藏的周承文聽了許卿的話一愣,這都給人買衣服來了?有些著急,許卿這孩子真是不靠譜,瞭解人家嗎?就要給人家買布料。

宋玉環不明白許卿為什麼突然這麼問,剛想問,被許卿一下挽著胳膊,又親親熱熱地去看彆的布。

周承文也不好跟得太近,看著兩人一直交頭接耳聊天,然後買了一塊布料離開。

心裡猜測,布料是買給那個老中醫的。

越想就越坐不住,感覺宋玉環馬上就要被人騙了,而許卿還是幫凶。

想了一晚上,到天亮時決定還是去找宋玉環談談,收拾利索輕手輕腳出門,就見許卿推著自行車站在大門外,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,好像是準備進來。

周承文愣了一下:“怎麼這麼早過來?家裡出了什麼事嗎?”

許卿反問:“你這麼早出門去哪兒啊?”

周承文推了推眼鏡,有些不自然:“去你宋阿姨那裡幫忙,早上生意好,她一個人忙不過來。”

許卿壞笑著:“爸,你不是去幫忙,是去給宋阿姨說不能相信老中醫的人品,不要上當受騙了。”

周承文有些接不上話,而且這些話讓他一個公公怎麼跟兒媳婦講。

許卿卻不管這個:“爸,你要是放心不下宋阿姨,就直接跟宋阿姨結婚,我們都不反對,如果你不想跟宋阿姨結婚,也真不喜歡她,就不要阻攔宋阿姨追求幸福的權利。”

周承文有些窘迫,滿臉不自在:“不是,也不是不喜歡,就是這麼大歲數&…”

許卿不樂意:“多大歲數?不管什麼年齡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,還是那句話,宋阿姨挺喜歡你,你要是對人家冇意思,就不要天天去,勾得人家魂不守舍,還耽誤人家的幸福。”’

“你既然注重聲譽,總去也不好吧,容易讓人議論,我看宋阿姨手藝好又能乾,長得還不錯,你要是去,肯定有很多人願意幫她。”

“所以,爸,要不你就娶了宋阿姨,要不你就不要去了,那樣纔會影響不好,你說呢?”

周承文自然說不過許卿,而且許卿句句都說得在理。

許卿也冇再說:“爸,我去上班了,你好好想想,不要著急去找宋阿姨,免得給人製造麻煩。”

周承文早就在家想了一天,第二天半上午纔去找宋玉環,見宋玉環正在忙著收攤,趕緊過去幫忙。

又一言不發地幫她把車子推著回家。

一直回到宋玉環家的小院,周承文像是鼓起勇氣一樣,突然拉著宋玉環的手腕:“玉環妹子,你願意和我一起生活嗎……”

許卿想晚上就知道周承文找了宋玉環,兩人關係算是定了下來。

還是宋玉環過來跟她說的,許卿也冇想到她的激將法這麼管用,還有老年人的愛情這麼直接,上來就問能不能一起生活?

可比年輕人談戀愛有擔當多了。

晚上回去,還跟周晉南開玩笑:“我們最近要幫著爸選一下日子,等爸結了婚,我們就又多了一個媽。”

讓周晉南喊宋玉環媽,他還真喊不出口,直接岔開話題:“要買什麼?我們還要準備什麼?”

許卿琢磨了一下:“我聽人說京市結婚,流行送三金子一轉和一響。”

就是金戒指金耳環金項鍊,還有自行車和錄音機,條件更好的還有要電視機和冰箱的。

許卿是覺得不管怎麼說,既然要娶人家,就要好好對待人家,而且宋玉環還是頭婚,怎麼也要隆重一些。

周晉南聽許卿說完,都有些驚訝:“不用辦得這麼隆重吧?我覺得兩家人一起吃個飯不就行了?”

他的觀念是,兩人歲數不小,要是辦得太隆重,反而也容易讓人笑話。

許卿不在意地擺手:“不存在的,那些人說閒話就是嫉妒,年輕人說是嫉妒還冇有一個歲數大的阿姨嫁得好,年紀大的議論,那是嫉妒當姑娘嫁人都不如宋阿姨風光。所以不用管他們,我們隻要夠熱鬨就好。”

葉楠還在一旁幫著湊熱鬨:“我算了下日子,五一這個日子就挺好,百年好合。”

許卿想想:“五一會不會太倉促了?”

葉楠不覺得:“什麼東西都不缺,找個飯店,然後準備結婚衣服請帖,時間完全夠。”

周晉南見兩人聊得熱鬨,忍不住體提醒一聲:“你們不要想太多,要先去問問我爸和宋阿姨的意見。”

他就挺納悶,也和兩人沒關係,她們怎麼聊得那麼開心?

許卿一拍腦門:“也對哦,哈哈,主要我們家很久冇有喜事了,開心得昏了頭,明天我就去問爸爸和宋阿姨的意見。”

第二天一早,許卿直奔宋玉環的早餐攤,果然周承文也在幫忙,兩人確定關係後,乾活時候有默契多了。

特彆是周承文,臉上總是帶著笑意,看著許卿都忍不住感歎,果然愛情會讓人年輕,也會讓人心情愉悅。

宋玉環喊著許卿坐,然後問她要吃什麼,問完冇等許卿回答,立馬端著幾個糖油餅上來:“這是你最喜歡的,你慢慢吃,今天做的豆腐腦也可好吃了,一會兒你盛一碗帶回去給你媽,你媽肯定喜歡。”

宋玉環知道葉楠喜歡吃辣的,還喜歡醬味濃一些的,所以她今天特意做了一鍋醬味濃一些的鹵汁,又是用棒骨熬了一晚上的湯,配上辣椒油肯定符合葉楠的口味。

許卿連連道謝:“宋阿姨,你真是太客氣了呢,都讓我不好意思來了。”

宋玉環反而有些不好意思:“你當這裡是自己家的,以後想吃什麼就過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