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馮淑華對許誌英還在院裡,非常不滿意,情緒也很明顯的在臉上。

許誌英瞬間冇了剛纔主人的架子,委屈巴巴的看著馮淑華:“媽,我和二丫好不容易過來一次,就住兩天吧,而且卿卿嫁人後,就你一個人,我看著讓二丫給你做個伴也挺好。”

馮淑華看了她一眼:“收起你那些花花心思,我是不會答應養二丫的,今天不走,那就明天走吧。”

說著才轉身跟周晉南和許卿打招呼,又給兩人介紹身邊穿花襯衣的年輕人:“這是北街老龐家的兒子二喜,我找他過來幫個忙。”

“奶奶,我叫龐振華。”龐振華在一旁不樂意的小聲糾正。

龐振華!

許卿瞳孔縮了縮,看向對麵長得清秀白淨的年輕人,還有些青澀和不羈。

她是認識龐振華的,初做生意時,兩人是同行,從競爭到最後有了合作。

許卿還是挺欣賞龐振華做生意的仗義和靈活,隻是後來,股市初流行起來時,龐振華陷了進去,開始嚐到了甜頭,就又投了一大筆錢進去,結果大盤崩了。

不僅賠上了整個身家,還欠了幾百萬的債務。

九十年代初的幾百萬,那可是相當大的一筆錢,受不了打擊的龐振華選擇了跳樓自殺。

許卿聽到這個訊息時,還非常的遺憾,畢竟在許家從一個作坊到工廠轉變時,那麼多同行背地裡捅刀。

隻有龐振華選擇了和她合作。

走穩了第一步,纔會有了最後許家公司的壯大。

所以許卿對龐振華很感恩,隻後悔當初應該多勸他不要盲目入股市。

冇想到這一世,這麼早就會遇見,一定不能讓龐振華再走老路!

許卿心裡百轉千回時,馮淑華又跟龐振華介紹了許卿和周晉南,才說道:“卿卿,我知道你們今天來,就去把二喜叫來幫忙,這孩子做飯好吃。”

龐振華又小聲提醒了句:“奶奶,我叫龐振華!不叫二喜了。”

馮淑華依舊跟冇聽見一樣,笑眯眯的讓許卿和周晉南坐:“今天你們回門是客,肯定不能讓卿卿做飯,我就請二喜過來幫忙。”

許誌英趕緊接話:“媽,我把雞也殺好收拾好了,一會兒我幫著燒火。”

馮淑華點頭:“行吧,你去燒火。”

龐振華已經放棄糾正馮淑華,挽著袖子進廚房開始忙活。

馮淑華樂嗬嗬的給許卿和周晉南倒茶,又喊一直靠著牆站的二丫過來:“過來坐,女孩子就要大大方方的。”

等二丫過來坐下,馮淑華塞給她一個蘋果,纔跟許卿說道:“不是我不讓她們住下,而是你二姑竟然想把二丫留下來讓我養著。我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,就是想回去再生個兒子。”

許卿看著二丫短短的寸發,也是無奈,許誌英也是女的,骨子裡竟然更重男輕女。

馮淑華搖頭:“我看過了,她命裡冇有兒子命,要是執迷不悟這麼折騰下去,等老了命更苦。”

許卿不好評價, 扭頭看向開著的廚房門,龐振華手起刀落,非常利落的剁著雞塊。

馮淑華順著許卿的視線看過去,以為她是好奇龐振華的廚藝,笑著說:“二喜這手藝,可是祖傳的,聽說二喜的太爺爺還是宮裡的禦廚呢。”

許卿驚訝:“這麼厲害呢,那一會兒要好好嚐嚐他的手藝。”

馮淑華看著許卿眉角眼梢都帶著春色,還有一股不自覺的小女兒嬌態,知道小夫妻倆是根本不知道節製。

又看向周晉南:“你這兩天有冇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?”

周晉南搖頭:“身體冇有,就是眼睛早上起來時有些乾澀發癢。”

馮淑華又給周晉南號了號脈:“還好,等到我要的東西都到了, 應該就冇問題了。”

許卿因為二丫在跟前,隻是默默聽著也冇問。

又聊了一會兒天,廚房裡飄散出一陣陣香味,聞著就讓人食指大動。

二丫偷偷的嚥了咽口水,馮淑華笑起來:“小丫頭饞肉了,一會兒多吃點兒。”

雖然不喜歡許誌英,但孩子是無辜的。而且二丫投胎這麼個家庭裡,也是造孽。

龐振華燉了紅燒雞塊,還燒了蔥爆羊肉,辣椒炒肉和西紅柿炒雞蛋。

農家養了兩年的母雞,足足燉了兩個小時才燉爛, 盛了滿滿一盆。

燉雞耽誤了時間,午飯晚了一些。

飯菜就擺在葡萄架下,龐振華又跑著去鄰居家借了兩個小板凳,幾人圍坐在小方桌前吃飯。

大概是馮淑華提前交待過龐振華,要好好招待周晉南。

龐振華從坐下後不停的哥長哥短的喊著:“周哥,我聽奶奶說你可是個大英雄,我最欽佩的就是大英雄,這杯酒我敬你。”

邊說著邊端起一杯酒遞到周晉南手裡,自己也端起一杯。

周晉南也冇拒絕,接過酒杯等龐振華跟他碰杯後,端起來一口喝下。

許卿有些擔心,不知道周晉南的身體能不能喝酒,畢竟結婚那天,高湛都是讓他喝白開水。

見馮淑華在一旁樂嗬嗬的看著冇說話,估計是冇問題,也就冇吱聲。

龐振華喝點酒話也多,因為好奇,不停的拉著周晉南問邊境上的事情:“哎,我就想當兵,可惜年少時候不懂,想出家當和尚,就用香頭在頭上燙了幾個疤,結果就當不成兵了。”

許卿忍不住咋舌,這也是位人才。

見周晉南每次回答的很簡短,怕他會不喜歡說這些, 趕緊岔開話題:“二喜,你做飯這麼好吃,就冇想過開個食堂?”

龐振華有些不開心:“我叫龐振華,你可以叫我振華,不要叫我二喜了!”

許卿有些哭笑不得:“好,振華,你手藝這麼好,不開食堂可惜了。”

龐振華搖頭:“我媽不同意,想讓我去廠子上班。”

說完又歎口氣:“我也覺得我更適合開食堂。”

許卿想到這兩天要去找車站找主任談聯營的事情,問了龐振華一句:“賣快餐,有冇有興趣?”

龐振華冇明白:“啥是快餐?”

許卿想解釋,身邊的周晉南拿碗時不小心碰翻了酒杯,就灑了一桌子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