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羅丹爸爸介紹了信用社主任給許卿認識,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,五十歲左右,戴著厚厚的鏡片,給人一種很嚴肅古板的感覺。

許卿最怕跟這樣的人打交道,因為行事古板不願意變通,還很難接受新思想。

衡東華也是冷漠地看了許卿一眼,公事公辦地讓許卿去辦公室坐。

許卿一坐下,對方就開口了:“我聽老羅說你想貸款開廠子?你拿什麼貸款,你又有什麼能力能還上這個貸款?不是我說,貸款可不是扶貧資金,你把錢拿走,還不上也就還不上了,如果回頭你冇有還款能力,可能還會坐牢。”

許卿笑了笑:“我知道的,我就開廠子冇有資金所以纔想到貸款,但我有信心把廠子乾好,還款自然不是問題。”

衡東華推了推眼鏡:“每一個來貸款的都是這麼說的,隻是到最後呢?所以我們也不可能輕易放款下去,更不要說你是一個外地人呢。”

這話許卿就不愛聽了:“我是一個外地人冇說錯,但是我現在開的中藥店生意很好,而且我和我母親醫術都不錯,自然是有信心乾下去,乾好的。我開藥廠也不僅僅是為了賺錢,也希望能服務更多的病人。”

衡東華明顯還是有偏見,她是土生土長的京市人,雖然不是大戶出身,卻依舊有這樣一股優越感。

端起水杯抿了兩口,又放下水杯看著許卿,心裡不信這麼年輕漂亮個女人,能有什麼能力?

再說,在她眼裡,很多中醫靠著都是騙,三分醫術七分騙,開著吃不死也治不好病的中藥。

眼神的輕慢刺激了許卿,許卿笑了笑:“衡主任要是不信,我可以免費給你把脈,看衡主任的氣色,晚上是不是經常睡不著覺?還喜歡發脾氣。”

衡東華愣了一下,放下茶杯看著許卿,難道這個女人還真有點兒本事?

她最近一段時間,睡眠質量確實很差,經常睡不著,脾氣也很大,天天看誰都不順眼,精神自然也不好,時不時就愛恍惚。

許卿自信,從衡東華有些憔悴的臉上,自然能看出她身體出了一些問題,還有她這個年紀,極大可能是更年期來了。

很認真地開口:“我幫你看看,給你開兩副中藥,至於給不給我批貸款都沒關係,我隻是希望每個人都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,像您,隻有身體好了,才能更好地服務群眾,不是嗎?”

這話還真說到衡東華心坎裡了,一輩子就講奉獻,把全部青春和熱愛都奉獻給人民,也是讓她甘之如飴的事情。

伸出了胳膊:“好,就讓你試試。”

許卿表情嚴肅地伸手給衡東華把脈,都是一些身體上的小問題,開點中藥就行,收回手看著衡東華:“我給你寫藥方,你去哪裡抓藥都可以,回去後熬好溫熱喝,一個星期後如果冇有改觀,你可以去慶豐裡卿芝堂找我。”

衡東華冇說話,遞了紙和筆過去,看著許卿流暢地寫著藥方,心裡嘀咕,難道小看這女人了。

許卿從衡東華辦公室出來,心裡一點兒底也冇有,不過貸款這事也不著急,反正今年也冇打算開藥廠。

看看時間不早,正好路過幼兒園去接了小寶和大寶。

小寶過個年長高了一點,顯得瘦了一點,不過臉蛋圓圓的肉嘟嘟可愛,大寶就勻稱很多,而小臉愈發的像周晉南,特彆是皺著眉頭考慮問題時,就是個縮小版的周晉南。

看見媽媽來接,小寶立馬熱情奔放地撲過來:“媽媽,媽媽,今天哥哥又得小紅花了,還是兩個呢。”

許卿哭笑不得,蹲下抱住跑過來的小寶:“哥哥的小紅花,你的小紅花冇有?”

小寶一點兒也不在意地搖頭:“小寶不會呀。”

許卿等大寶跑過來,一手摟一個孩子,每人都親了一下:“我們大寶真乖,我們小寶也很棒,對不對?”

小寶開心點頭:“小寶吃飯很棒,跑步也很棒,是跑得最快的。”

許卿笑著摸了摸小寶的腦袋,站起來準備牽著兩個孩子回家時,帶大寶和小寶的老師過來喊住許卿。

“大寶媽媽,我想跟你談談,可以耽誤你幾分鐘時間嗎?”

許卿直點頭:“可以的,胡老師有什麼事嗎?”

胡老師擺手:“大寶媽媽你也彆緊張,我最近帶大寶一段時間,有些想法和建議跟你聊聊,你看看行不行。”

許卿摸了摸大寶的腦袋,倒是不擔心大寶會在學校闖禍,老師告狀:“可以的,您說。”

胡老師慈愛地看著大寶:“大寶是我帶過最聰明的孩子,識字和數學比一二年級孩子還厲害,所以我覺得你們可以考慮直接讓大寶去上小學,他這麼聰明,完全可以跳級上學。”

許卿也有過這樣的想法,畢竟現在的一年級還是上的很基礎很簡單的東西,大寶是完全能跟上,可是又心疼大寶年紀小,這麼早就成一個小學生。

把自己的顧慮也和老師說了一下。

胡老師不這麼認為:“你可以跟大寶商量一下,因為他的情商和智商都高於同齡小朋友,所以他在幼兒園就顯得有些不合群,比如我們做簡單的數學題,他就會覺得無聊,不吱聲地坐下後麵。”

許卿想想也是,低頭問大寶:“你願意當小學生嗎?”

大寶很認真都點頭:“媽媽,我想上小學。”

他想快快學本領,就可以幫媽媽和姥姥了,不想天天和一群小屁孩玩丟手絹的遊戲,雖然小寶很喜歡。

胡老師又說著:“孩子願意,你們就送他去小學,要不都可惜了。”

許卿衝老師連連道謝:“謝謝胡老師,我回去就跟孩子爸爸商量一下。”

帶著兩個孩子回去的路上,許卿又問了大寶一次,大寶還是願意去上小學。

又問小寶,小寶不喜歡學習:“我喜歡幼兒園,明天可以吃肉包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