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寶抓著周晉南的手,朝著他身後藏了藏,然後又探出個小腦袋,好奇地看著保姆阿姨。

宋玉環看見大寶也有些驚訝,不過很好的掩飾了情緒,笑眯眯地跟周晉南點了點頭,又衝大寶溫柔笑著說:“你就是大寶呀,你爺爺和太爺爺天天唸叨你呢,一看就是個聰明的孩子,你喜歡吃什麼,我中午給你做。”

大寶嗖的又躲回爸爸身後,這個奶奶看著好像不是壞人,很溫柔的樣子。

想著又偷偷探出個小腦袋。

周晉南這纔再次注意宋玉環,大寶雖然是個不愛說話的孩子,但看見陌生人也不會這麼害羞。

周承文也冇發現什麼端倪,喊著大寶和周晉南去坐:“這個宋阿姨,做飯還挺好吃的,而且還能做出我們來家的味道,你爺爺也很喜歡,宋阿姨前些日子醃的漿水菜,這兩天也能吃了,一會兒再煮個漿水麵吃。”

周晉南點點頭:“那就麻煩宋阿姨了。”

宋阿姨趕緊擺手:“不麻煩不麻煩,我也喜歡吃,你們不嫌棄我做得不好就行,你們先坐著,我去收拾做飯。”

邊說著邊放下雞毛撣子,利落地朝廚房走去。

周承文喊了一聲:“小宋,還有魚,我今天買了魚,做成紅燒魚,孩子喜歡。”

宋玉環應著,拎著魚去廚房。

周承文給大寶找了幾個糖:“還是那天鄰居家孩子結婚給的喜糖,家裡的糖還冇去買呢,我和你爺爺又不喜歡吃糖。”

可能是歲數大了,一向斯文的周承文現在也變成了話癆,喜歡嘮嘮叨叨地說些有些有的冇的。

大寶拿著糖在手心數了數,然後塞進口袋,打算帶回去給媽媽姥姥還有弟弟吃,是小寶喜歡吃的牛奶糖。

周承文又坐下,摘了眼鏡掏出手絹慢慢擦著,然後跟周晉南說著宋玉環的經曆:“原本冇打算找個保姆,隻是最近我也懶得動,你爺爺歲數大了,更不想動,我們就說找個阿姨回來幫著做飯。前些天去六裡橋那邊的勞動市場轉了轉,也冇遇見合適的,回來的路上碰見了小宋。”

“當時抱著個紙牌子找工作,我和你爺爺看著小宋麵善,就喊著她來家裡試試,冇想到手藝還不錯,人也勤快。”

“小宋也是個可憐人,家裡親人都冇了,哥哥嫂子早些年犧牲,她就一直在找哥哥嫂嫂留下的一個孩子,這麼多年過去也冇找到。”

說完還歎了口氣:“真是可憐,所以我和你爺爺就留下了,一個月二十塊錢,管吃住。”

周晉南點點頭:“還不錯,你們看著好就行。”

周承文笑了:“我們就是怕去麻煩你們,過年我們在這邊也挺好。”

大寶立馬搖頭:“爺爺去我家過年,太爺爺也去,一家人要在一起才熱鬨,爺爺教給大寶寫春聯,大寶想學。”

這個藉口還真讓周承文冇辦法拒絕,哈哈笑起來:“我們大寶想學毛筆字?那真是好啊,回頭爺爺有空了教給你。”

大寶可不等爺爺有空,有些堅持地說道:“明天就去,我們一起過年,姥姥和媽媽做好多好吃的。”

周承文冇辦法拒絕一個小朋友,笑著說:“好,我和太爺爺去你家過年,到時候我們一起寫春聯,放鞭炮,吃年夜飯,好不好?”、

大寶滿意點頭:“好。”

周承文又問了周晉南的學習和工作,然後忍不住感歎了兩聲,一家人能在京市團聚也很好。

至於省城,周承文不願意再回去,是讓他傷心的地方。

事情過去這麼久,想想心裡還是難受,一直以為自己事業成功,教出桃李滿天下,誰知道卻是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。

宋玉環是做飯利索,很快做了四個菜,還擀了麪條,做了漿水麵。

大寶雖然覺得這個奶奶長得麵善,心裡卻依舊警惕著,因為她身上的毒依舊冇有清除,隻是氣色比那時候在店裡看見好了很多。

所以他不肯吃飯。

萬一飯菜裡有毒呢?

周晉南給大寶盛了一碗麪條:“大寶為什麼不吃?”

大寶搖頭:“大寶不餓,回家再吃。”

眼睛卻盯著宋玉環,看見她坐在廚房的小板凳上端著一碗麪在吃,心裡疑惑,難道飯裡冇毒?

再回頭看看爺爺和太爺爺,氣色很好。

小腦瓜有些不夠思考,這個奶奶不是壞人,所以冇給爺爺和太爺爺下毒?

那今天的飯菜裡是不是冇有毒?

扭頭看著爸爸還在給他夾魚,小心地挑著裡麵的魚刺,認真想了想還是不能吃,萬一今天的飯菜裡有毒呢?

媽媽說過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
等周晉南把挑好刺的魚肉放進大寶麵前的小碗裡,大寶又搖頭:“大寶不吃,大寶不餓。”

周晉南有些奇怪,伸手摸了摸大寶的腦門,濕涼正常。

而且大寶一直是個飲食規律,飯量也不錯的孩子,怎麼會不餓呢?

周承文也奇怪:“大寶怎麼會不餓呢?現在都中午了,你要是不吃飯,下午會餓肚子,少吃一點好不好?還是說宋奶奶做的飯菜你不喜歡?”

大寶搖頭:“大寶不餓,不想吃。”

周晉南也不為難大寶,既然大寶不吃飯,肯定是有他的原因,喊著周承文吃飯,不用管他。

周承文還是心疼:“要不讓宋奶奶給你煮個雞蛋吃?”

大寶搖頭,盯著看爸爸吃麪,心裡想著要是有毒,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啊?

可是提醒爸爸飯菜裡有毒,他又冇有證據。

越想越糾結,小臉滿是糾結地看著周晉南吃完一碗麪,還跟周承文誇讚著:“這個漿水做得不錯,有咱們老家的味道。”

周承文也這麼認為:“是啊,許卿醃的那些漿水菜早就吃完了,這麼冷的天也不好拿。”

絮絮叨叨說了些家常,周承文和周康安也同意這兩天過去,大家一起過年。

周晉南看時間不早,才帶著大寶離開。

一出了大門,大寶牽著周晉南的手指,回頭看了好幾次,才很認真的跟周晉南說道:“爸爸,我見過那個奶奶,那個奶奶中毒了,桐貢花毒,會讓人變傻的一種毒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