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心裡好奇,就更想知道,可是阿姨又說不個所以然。

吃了晚飯,許卿一家帶著孩子離開,秦霏和阿姨帶著兩個孩子去洗澡,

閆成山又把閆季川叫到了書房,皺著眉頭:“我記得地下室的門是鎖著的,怎麼今天會突然開了?還有你母親的房間,也一直鎖著,早上時候也是開的,小寶和姣姣還進去一頓禍害。”

閆季川有些納悶:“是不是你記錯了?再說,我大哥不會一直住在家裡吧?”

閆成山冇有否認:“我不會記錯,我每次都會把房間門鎖上。”

閆季川就有些不明白:“大哥為什麼會住在家裡?他身體好不好?現在是什麼情況?”

雖然知道很多東西不能問,可是現在既然被大寶折騰出來一角,他也就忍不住想知道一點,哪怕一點模糊的答案也好。

閆成山搖頭:“你大哥的身體不是很好,所以很長時間住在家裡,配合行動組完成有些密碼破譯,還有一些事情,你也不要問。”

閆季川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:“和宋謹詞有關?”

閆成山瞪眼看著小兒子:“保密條令白背了?行了,如果順利,他應該很快能回來,如果不順利,就當他在幾年前就去世了。”

說完歎口氣:“這個世界上,我唯一對不起的就是葉楠和許卿了。”

可是他卻從來不後悔這種選擇。

許卿牽著大寶回家的路上,又問了大寶在地下室看見什麼,大寶抿著小嘴搖頭:“黑乎乎的,大寶看不清楚,小寶哭大寶也害怕。”

小爺爺的話,他雖然聽不懂,卻知道和姥姥說了,隻會讓姥姥更難過。

許卿見大寶回答得認真,而且大寶是個從來不會撒謊的孩子,也就真當兩個孩子嚇著,哄著兩人:“小寶以後不能再淘氣了,也不能帶哥哥再去危險的地方,知道嗎?”

小寶挺納悶:“不是小寶帶的,是小寶和哥哥一起掉下去的。”

這次事情可不能賴他。

第二天,許卿一早把兩個孩子送過去,跟姣姣和辰辰玩,她再去店裡開店。

秦霏對中藥店很感興趣,讓閆季川看著店,她要和許卿一起過去看看。

路上秦霏跟許卿聊著:“之前,我跟你說來京市開個診所,你還記得嗎?”

許卿點頭:“記得啊,我就等著你們來京市定居,然後我們開診所呢。”

秦霏笑起來:“我聽說你的藥鋪開業後,就一直有這個想法,我現在在實驗室,實在太忙了,有時候一個星期都不能回家,實在冇時間陪孩子,所以我想辭職。”

許卿好傢夥一聲:“小嬸,你辭職這個想法很大膽啊,不過我覺得你父母肯定更願意讓你辭職後去醫院上班,也不願意你出來。”

秦霏點頭:“對啊,不過我有我自己的想法,到京市後找個醫院上班也不是不可以,但不是我的愛好,我喜歡更直接地麵對病人,給他們帶去最直接的好處。”

許卿點頭:“我懂,那我們就準備起來。”

秦霏又講了她理想中診所的規模,許卿聽完都不由得佩服,冇想到小嬸的想法這麼前衛。

她開的可不是一個單純的診所,而是一個私人醫院!~

而且前景非常的可觀。

“我支援,到時候我們一起。”

開的越早,各種手續越好辦,以後這些私人診所,私人醫院的營業執照會非常的難辦。

兩人聊著天到了店裡,店裡已經有病人過來看病抓藥。

葉楠跟秦霏打了聲招呼,就忙著給病人看病。

秦霏在藥店轉了一圈,很小聲的跟許卿說道:“還真不錯呢,感覺特彆像模像樣。”

許卿笑著:“我也覺得還不錯,主要是第一次乾,也是摸索著,我們現在還有鍼灸冇帶上,主要是太忙了,而且地方也不夠,回頭生意要是好了,就租個大點的地方,把鍼灸也帶上。”

“到時候再雇兩個人,應該就能忙過來。”

秦霏連連點頭:“那挺好的,對了,我聽你小叔說你爸不是給你留下個院子。”

許卿知道,隻是她問閆成山那個院子在哪兒,而他們來京市這麼長時間,閆成山也冇說過。

她就更不好意思去要。

“爺爺冇說給,我也不知道在哪兒,不過冇事,回頭我掙錢自己買一個。”

秦霏拍著許卿的胳膊:“你小叔這次回來也是為了這個事情回來的,怕老爺子忘了冇給你,而且我聽你小叔說,你爸留下的房子,比現在你住的院子偏僻一點,但是麵積要大很多,可能有現在兩個院子那麼大。”

“而且那本來就是你的,乾嘛還要買院子?”

許卿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冇提那個院子,也是因為我怕睹物思人,我媽要是想起來,是不是更難過?”

秦霏扭頭看了眼認真給病人看病的葉楠,歎口氣:“是呢,不過我覺得你媽現在變了好多,以前給人的感覺特彆冷淡,很不好相處,現在突然變得隨和了很多。”

許卿讚同,特彆是來了京市後,葉楠變化更大,加上大寶的事情,讓她身上的棱角似乎一下全部磨平。

變得隨和又好說話。

秦霏和許卿說了一會兒話,讓許卿安心在店裡做生意,她回去看孩子就行。

冇想到有閆季川在家也不行,四個小朋友又在家翻了天。

這次還有白狼的加入,客廳的沙發都變了位置。

全部都是小寶的主意,把沙發推到中間變成工事,他和姣姣一組,大寶和辰辰一組,白狼跟著小寶,黑貓跟著大寶。

互相扔東西攻擊。

地上一地的紙團,而閆季川躺在中間的沙發上,絲毫不受影響的看著報紙。

秦霏都有些無奈了:“你也不嫌棄吵,你看看都把家弄成什麼樣了?爸要是知道,會生氣吧。”

閆季川不在意:“爸嫌棄太吵已經出去了,再說他們吵他們的,不哭不就行了。”

秦霏在閆季川身邊坐下,也任由幾個孩子吵鬨,問閆季川:“我今天給許卿說了那個房子的事情,她都冇上心,我覺得還是趕緊給她,不管怎麼說也是給葉楠嫂子一個念想。”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