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閆季川隻感覺頭疼,要不是心疼閨女,他都打算不進來,這個場麵他也控製不了。

進門脫了大衣,過去抱起姣姣:“哎呦,你們這是怎麼了,怎麼還哭成這樣?媽媽呢?”

然後又看著閆成山:“爸,你這是在乾什麼,怎麼還把有孩子看哭了呢?”

閆成山看著小鬼頭大寶,就是這孩子帶哭的,以前還覺得這孩子聽話,還是個小神童,現在才發現,還有這麼小魔鬼的一麵。

冷哼一聲:“這個小傢夥,非說他姥爺還活著,說是我藏起來他姥爺,在這兒跟我不依不饒,他一哭三個小的也跟著哭。”

閆季川驚訝的看著大寶,抱著姣姣坐下,又伸手把大寶拉到跟前:“大寶,誰跟你說姥爺還活著?要是還活著肯定會來找你們的。”

大寶擦著眼淚:“大寶就是知道,就是曾外公藏起來的,他是一個壞人。”

閆季川突然發現大寶並不是那麼好糊弄,放下姣姣,拉著大寶去書房:“大寶,我們談談好不好?”

大寶點點頭,他願意跟小爺爺說話,因為小爺爺比曾外公講道理。

兩人去了書房,閆季川像對待大人一樣,讓大寶坐在書桌對麵,然後坐下認真的看著大寶:“我也不知道姥爺是不是還活著,我們可以分析一下,好不好?”

大寶點頭:“好。”

記住網址

閆季川伸手指跟大寶比劃著:“第一,如果姥爺還活著,曾外公就是想藏著也藏不住啊,第二,曾外公為什麼要藏著姥爺呢?如果他生病了,曾外公也知道姥姥的醫術很好,是不是該找姥姥給姥爺看病?”

大寶認真思考了下,還真是這麼回事,點了點頭,表示同同意閆季川的話。

閆季川又伸出第三根手指:“現在再說第三,你覺得曾外公為什麼會藏著姥爺?還有姥爺如果真的活著,為什麼不出現?”

大寶的小腦袋瓜也有些想不出來,歪著腦袋認真的看著閆季川。

閆季川俯身隔著桌子摸了摸大寶的腦袋:“那你想想爸爸的工作,你知道爸爸和小爺爺的工作都做什麼嗎?”

大寶搖頭:“不知道,但是很厲害,是很厲害的人。”

閆季川點頭::“對,姥爺也是非常厲害的人,如果他活著,會不會是去做很重要的事情,不能回家,也不能和家裡人說呢?”

大寶陷入了沉默,他在努力想小爺爺說的這麼話是什麼意思?

他雖然有兩輩子的記憶,但始終是個孩子,所以還是用小孩的心態去考慮問題,想了半天依舊不能理解:“姥姥想姥爺,媽媽也想,大寶也想。”

閆季川心裡歎口氣:“是,如果姥爺還活著,他肯定也想你們,肯定會努力完成工作,趕緊回來看你們,我們不要再去找這個秘密,因為找不到答案的。”

大寶有些難過的低頭,眼淚慢慢聚上來,他不想看著姥姥難過。

閆季川摸了摸大寶的腦袋:“我們大寶是個好孩子,能不能跟小爺爺一起保守這個秘密?”

大寶並不想:“可是姥姥很難過。”

閆季川也冇辦法,隻能用很簡單直白的話告訴大寶,就算他現在告訴姥姥,姥爺也回不來,隻會讓姥姥更難過。

而且姥爺是不是真的活著,誰也不知道,所以不能亂說。

閆季川說了不少話,總算讓大寶點頭,先不告訴姥姥和媽媽。

兩人從書房出來,許卿和葉楠周晉南也正好進門。

許卿看著閆成山抱著光著屁股的小寶,兩人樂嗬嗬的研究一輛子彈做的坦克,還有些驚訝:“小寶這是怎麼了?”

小寶生怕自己尿褲子的事情暴露,趕緊搶著說道:“小寶摔倒了,坐在水坑裡。”

許卿太瞭解兒子,子啊看看他那小臉上的心虛,顧全他的麵子也冇揭穿:“那真是太不小心了,媽媽過來也冇給你帶個褲子。”

保姆阿姨正好拿著褲子出來:“烤乾了,小絨褲和褲子都乾了,內褲我洗了洗還冇乾呢,現在先湊合穿吧。”

許卿拿過褲子幫著給小寶穿上,又穿好襪子,捏著小寶的臉蛋:“那回頭小寶可要小心點,下次不要再摔到水坑裡。”

小寶趕緊點頭:“記住了記住了。”

穿上褲子,立馬又活蹦亂跳的去跟姣姣和辰辰瘋。

閆季川隻是說了兩個孩子掉進地下室,嚇到了,還哭了一場。

大寶從葉楠進門,就撲過去抱著姥姥,這會兒乖乖的靠在姥姥懷裡,確實一副被嚇到樣子。

許卿挺驚訝:“怎麼會嚇到呢?我們大寶和小寶膽子挺大呀,而且地下室都冇有電燈嗎?”

閆成山繃著臉:“壞了,一直冇修,誰知道兩個小搗蛋能掉進去。”

姣姣正好聽到這一句,跑過來糾正閆成山:“哥哥不搗蛋,哥哥是好哥哥,曾外公不能說哥哥。”

本來說話不利索,難得能說這麼長一串。

閆成山有些哭笑不得:“你個小丫頭,要喊爺爺,不是曾外公。”

姣姣認真的點頭:“知道了曾外公。”

閆成山頭疼,這根本糾正不過來。

許卿笑著聊了會兒天,去廚房幫秦霏還有阿姨做飯。

“小嬸,你歇會兒去,我來幫阿姨就好了。”

秦霏不肯:“冇事,我中午跟著幾個孩子睡了一會兒,現在也不困,我答應給大寶做核桃酥,我看著今天下午兩個孩子嚇的不輕,你晚上注意點,被受了驚嚇發燒。”

許卿冇放在心上,小寶嚇著她還相信,大寶肯定不會被嚇著。

畢竟比起前世的經曆,這些都是小場麵。

許卿倒是好奇:“阿姨,家裡怎麼還有個地下室,裡麵都裝的什麼?”

阿姨搖頭:“不清楚,閆老也不讓我下去,而且這邊房子,家家都有個地下室,就這些老房子,是建國前留下的,估計是為了躲避打仗用的。”

許卿還挺好奇,大寶在下麵都看見了什麼:“看看給我們大寶和小寶嚇的,我還以為看見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呢。”

阿姨也不清楚:“不能吧,底下就是放些不用的老物件,隻是從前房門都是鎖著的,不知道今天怎麼突然開著。”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今天和明天一更,這兩天家裡有客人,趕緊上班吧,好累的一個新年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