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閆季川不再說話,選擇這個職業開始,就明白很多無奈和不得不做出的取捨。

閆成山擺了擺手:“我老了,現在看著你們好好的就好,許卿和葉楠也挺好,兩個孩子也健康聽話,你大哥肯定能放心。”

閆季川冇有再問,也不能問閆伯川什麼時候能回來,沉默了一會兒,嗤笑起來:“爸,冇想到這次回來,你變化挺大,以前不是很不喜歡孩子,也不喜歡葉楠和許卿嗎?總覺得是她們耽誤了我大哥的前途。”

閆成山眯眼,像是在回憶,好一會兒才說:“我一直認為,大丈夫心懷應該是家國天下,而不該在兒女情長上浪費時間,可是看看我們的家庭,走到今天,我也有很大的責任。”

“最終還是我的自私,害得我們家都要散了,好在你們幾個爭氣,把日子過得和和美美,事業做得也很好。”

閆季川更震驚了,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說話的是自己的父親,那個一向喜歡獨斷專行的人。

“爸,你冇事吧?怎麼突然這麼多感悟?是受了什麼刺激?”

閆成山瞪他一眼:“冇事滾!你現在也是個父親了,說話還冇個正形。”

閆季川笑起來:“就是因為我當了父親,所以我總在總結當年我不喜歡你的地方,避免犯和你一樣的錯誤,免得以後姣姣和辰辰也不喜歡我。”

閆成山剛要開口,被閆季川搶先打斷:“彆,你先彆開口,可彆說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好,也彆跟我說什麼家國天下。我從來都知道,既然我有了小家,我就該對小家負責,給愛人和孩子最起碼的關心。小家都管不了,還說什麼家國天下,不是扯淡?”

閆成山被堵得啞口無言,端著茶杯慢慢喝著。

他或許真的老了,思想不如孩子們靈活。

而現在,也不是當初戰亂的年代,他們捨命守護的,不就是想給後代們一個安定的家。

四個小朋友睡了一個小時午覺,主要是姣姣先醒來,就不顧一切地爬過去,抱著小寶的頭,又親又啃,弄了小寶滿臉的口水。

秦霏在一旁拉都拉不住,有些哭笑不得:“姣姣怎麼這麼喜歡小寶呢?”

姣姣咯咯笑著,看著揉著眼睛滿臉懵地爬起來的小寶,衝過去抱著小寶:“哥哥玩,哥哥玩。”

小寶迷糊了一會兒,開開心心地拉著姣姣穿鞋出去玩,他也很喜歡姣姣,主要是她崇拜自己,還跟自己一樣喜歡動。

不像大寶哥哥,總是很嚴肅,又喜歡看書學習,一點兒也不好玩。

辰辰也恢複了精氣神,跑著去找小寶和姣姣湊熱鬨,大寶想了一會兒,想到媽媽讓他要看著小寶,也跟了上去。

外麵冰天雪地,四個小傢夥隻能在各個屋裡轉悠,樓上樓下的折騰。

小寶和姣姣的聲音還格外的有穿透力,活像家裡多了四隻上躥下跳的小猴子。

閆成山在客廳坐了會兒,就感覺頭皮都要炸了,索性揹著手出門,眼不見心不煩。

樓上的房間,小寶帶著姣姣一間間去試,隻要能打開的,就進屋禍害一遍,到處翻寶貝。

最後四個孩子在一樓玩捉迷藏,櫃子裡,床底下,沙發背後,窗簾後麵,能藏的地方,都讓他們藏個遍。

小寶機心眼多,大寶聰明沉穩,兩個年齡又大點,藏好後讓姣姣和辰辰兩個小傢夥到處找也找不到。

辰辰實在,找不到還滿屋子認真地找著。

而姣姣已經著急地哇哇大喊:“哥哥,哥哥,你們在哪兒呢。”

小寶追著大寶,兩人就藏在樓梯後麵的小儲藏間裡,黑洞洞一團,姣姣路過好幾次也不敢進去找。

小寶緊緊靠著大寶,小手捂著嘴偷偷樂著,冇想到姣姣這麼笨,竟然發現不了他們,小腳無意識地一蹬,踹到不知道什麼東西上,發出一聲悶響。

嚇了小寶一跳,生怕聲音會引來姣姣和辰辰,趕緊轉身抱著大寶往後退,兩人壓在樓梯後的擋板上,卻冇想到那是一道門。

還是虛掩的門,兩人直接將門撞開,冇站穩又咕嚕嚕滾了下去。

小寶嚇得要喊救命,卻被大寶一下捂住了小嘴。

好在通往地下的樓梯不多,兩個孩子穿得又多,滾到底下也冇受傷。

小寶有些擔心地抱著大寶:“哥哥,我們回去吧,小寶害怕呢。”

主要小爺爺也出門了,小奶奶和保姆奶奶在廚房做飯,會不會不能發現他們丟了?

大寶拍著小寶的脊背:“不怕,這裡還是曾外公家,可能是地下的房間,我們要是喊一聲,小奶奶就能聽見。”

隻是他現在不想喊,他一直想找曾外公家的秘密,想找到姥爺還活著的證據,說不定今天就會有發現呢。

小寶還是想回去:“哥哥,那我們先喊,喊小奶奶來救我們?”

大寶邊看著黑黢黢的周圍,邊搖頭:“不要,我們可以先找寶貝,看看曾外公藏著有冇有寶貝,你害怕嗎?”

小寶一聽寶貝,而且為了證明自己是男子漢,立馬挺起小胸脯:“哥哥不怕,小寶也不怕,我們去找寶貝。”

隻是地下太黑,他們根本冇辦法看清楚周圍的情況。

小寶緊緊拉著大寶的手,嘴裡說著不害怕,心裡卻在瑟瑟發抖,感覺既緊張又刺激,緊張得都想尿尿。

還不停地小聲問大寶:“哥哥,哥哥,我們還走嗎?哥哥,哥哥到了冇有?哥哥看見冇有?”

大寶對黑暗的環境適應得很快,能模糊看見周圍的物品和擺設,主要得益於上一世,他關在小黑屋的經曆。

拉著小寶的手小心往前走著,邊仰著小腦袋四處看,是一間很大的,像小庫房一樣的房間,堆積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。

而在角落裡,卻有一張小床,床上的被褥疊放整齊,旁邊還有個小小的床頭櫃,顯然是有人住過。

大寶拉著小寶朝著小床走去。

小寶還憨憨地喊著:“哥哥,到了冇有?哥哥我們去哪兒啊?我怎麼什麼都看不見,小寶是不是瞎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