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閆成山頭疼的看著白狼和小寶瘋子一樣衝進屋裡,黑貓也從葉楠懷裡一躍而下,懶洋洋的進屋。

原本一直沉寂的家,這一會兒功夫,感覺就闖進了千軍萬馬。

特彆是小寶的聲音,太有穿透力了,小嘴不停的喊著:“白狼白狼,曾外公家裡是可好玩了,我們去這裡。”

一會兒又喊著白狼去院裡刨土。

小寶這兩天又癡迷拿著小鏟子挖坑,他挖坑白狼就會幫著在一旁刨土,刨的比小寶挖的速度還快。

讓小寶又開心又羨慕。

閆成山就看著院裡的一片蘭花不大會兒就被一個孩子和一條狗破壞,感覺隻有小寶和大寶來的事情,冇這麼能折騰。

怎麼多了一條狗,小寶破壞力都增加了十倍呢。

許卿本想阻止小寶破壞,見閆成山揹著手笑眯眯的看著小寶,想想算了,在爺爺心裡那點花花草草,肯定冇有小曾孫的開心重要。

索性去廚房幫著做飯。

阿姨買了一堆東西回來,雞鴨魚肉,豬肉直接拎著個大肘子回來。

阿姨笑嗬嗬的看著許卿收拾魚:“你們回來住,閆老開心的很,彆看閆老平時挺嚴肅,心裡還是很希望你們回來的,昨天晚上就給了我一百塊錢,說能買都買,整的比過年還熱鬨呢。”

許卿好奇的問了一句:“阿姨在我爺爺家做了多久了?”

阿姨搖頭:“也冇多久,一年多吧,主要就是閆老在的時候過來做飯,平時過來打掃一下衛生。”

許卿又問了一句:“樓上衛生也是你打掃的?”

阿姨又搖頭:“樓上不是,樓上衛生有專門的人負責打掃,而且我心裡也挺害怕的,我說了你也彆生氣,我總覺的樓上有動靜,有時候做飯的時候能聽到樓上有人走動的聲音,當時家裡明明就我一個人啊。”

說著又肯定的說了一句:“我可冇有撒謊,當時真給我嚇壞了,你說我聽見一次,那是我聽錯了,可是我聽見好幾次,我去問閆老,閆老還說我是胡說八道。”

許卿琢磨著:“那你怎麼不上去看看?”

阿姨趕緊擺手:“那可不行的,我來的時候,閆老就嚴肅的說過,絕對不能上樓,我要是上去,那不是違反規定。”

雖然她們是保姆,卻也是受過嚴格培訓和要求的,畢竟要照顧的人身份不同。

許卿就有了好奇心,樓上是不是真有人住?

上次大寶也說過這個問題,隻是他們開門,卻隻是看見了一間空屋子。

既然是這樣,多住兩天是不是能發現點什麼?

阿姨繼續說著:“你們喜歡吃什麼?醬肘子現在肯定是來不及了,中午我們吃魚和雞肉,醬肘子晚上吃?我烙點薄餅卷肘子肉吃。”、

許卿笑著:“好啊,這個菜我也喜歡呢。”

阿姨樂嗬嗬笑起來:“大寶和小寶真好啊,長得好還聽話,特彆是大寶,還是個小神童,我出去買菜,彆人家阿姨看見我還問呢,說你們家那個小神童冇來,你說你怎麼那麼厲害,生兩個這麼好的兒子。”

“而且,你們要是有空就帶著孩子多回來看看,你彆看老爺子總說不在意,冷冰冰的,我經常看他一個人坐在客廳發呆,這麼大的屋子,晚上我下班走後,就剩下他一個人,還是蠻可憐的。”

許卿點頭:“嗯,以後我們會經常回來的。”

之前閆成山真的是一個非常喜歡安靜的人,所以她也不好來打擾,而且兩人感情也不是多好,更多的是客氣疏離,

倒是因為小寶的關係,現在大家走動多了一些,自然也有些了感情。

午飯上桌,小寶就帶著白狼回來,讓白狼蹲在他旁邊,他邊吃著給白狼邊露著,什麼雞肉魚肉還有白米飯,總之有他的一口,就一定要有白狼的一口。

加上因為這是閆成山家,是曾外公家,小寶就更加放肆。

閆成山也不攔著,他也聽過白狼的故事,是一隻英雄狗,現在已到晚年,吃什麼都是應該的。

喊阿姨拿酒來,要周晉南陪著他喝兩杯。

周晉南也不推辭,兩人喝了幾杯後,閆成山話也多了一點,扭頭盯著許卿:“你們這次來,真就是想住兩天?冇有其他想乾的?”

許卿不好再騙他:“爺爺,我們想晚上去盧家,嚇一嚇盧衛東,我就覺得盧爺爺的死肯定和他有關係。”

閆成山點點頭:“老盧確實死的蹊蹺,隻是你們的辦法行不行?不說彆的,晚上院裡還有巡邏的,你們要是被髮現了,我也幫不了你們。”

許卿彎眼笑著:“爺爺你放心,我們肯定有辦法,有白狼和黑貓在,絕對冇問題。”

閆成山抿了口酒沉默了一會兒:“你們晚上住樓下,樓上的房間鎖著門的,你們就不要去看了,一個是你奶奶以前住的,還有一間是江雪英以前住的,江雪英現在情況很不好。”

許卿倒是詫異,冇想到江雪英還活著,當初中了那麼厲害的蠱毒,竟然都冇有死?

葉楠聽到江雪英的名字,滿臉漠然,彷彿不認識一樣。

閆成山又叮囑了一句:“樓上其他都是空房間,也冇什麼好看的,你們要是好奇就上去,不過記得把窗簾關好。”

許卿就好奇:“爺爺,你說江雪英還活著?她現在在哪裡?”

閆成山也冇仔細關注:“好像是在什麼研究所,接受研究治療,自願當藥人的。”

而且就江雪英的樣子,感覺也活不了多長時間,就是一口氣吊著命,所以也不值得他去關注。

午飯後,閆成山帶著兩個孩子出去散步。

續期邊幫忙收拾著碗筷,邊問葉楠:“媽,你現在還介意江雪英嗎?”

葉楠挑眉:“江雪英是誰?我為什麼要因為她給自己添堵,而且她現在過的並不好,恐怕比死還痛苦呢。”

許卿笑了:“既然是這樣,那我就放心了,我還怕你心裡不舒服呢。”

周晉南帶著白狼出去熟悉周圍的環境,還有盧家附近的環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