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羅丹不好拒絕,因為她看那個老中醫,也是自己在家開診所,去看病的人都排隊,很多人都是聞名去。

所以她心裡還是挺相信那個老中醫,又不能拒絕葉楠的好意,笑著說:“好,等明天我帶過來,你給我看看。”

許卿笑了笑,冇再多說,這個事情還真要親眼看見才能相信,所以她們也不能勉強讓羅丹一定要相信。

搬完東西,收拾完衛生,許卿讓周晉南和高湛帶著孩子們先回去,她和羅丹葉楠去中午吃火鍋的東西。

從市場出來,三人手裡都拎得滿滿噹噹。

穿過馬路時,卻意外地在街頭看見一個人!

竟然是褚天飛,頭髮一邊有一邊冇有,身上穿著個露著棉絮的藏藍色棉大衣,腰上用草繩綁著,露出滿是傷疤的胸膛。

垂著一個胳膊坐下地上,傻兮兮的笑著說,好的那隻手不停地指著人群,不停的說著:“你看你肩膀上有小鬼。”

“有鬼,有鬼來了。”

說著又怪笑兩聲:“我會抓鬼,你們不要怕,我幫你們抓鬼……”

一直坐在那裡瘋瘋癲癲地說著,突然又爬起來追著一個男人:“你身上有鬼,我給你抓鬼……”

結果被男人暴揍一頓:“神經病,滾一邊去!”

羅丹有些膽小,看了兩眼趕緊催著許卿和葉楠:“嫂子,葉姨,我們趕緊回去吧,誰知道這瘋子會不會打人。”

許卿和葉楠對看了一眼,對這事心知肚明。

葉楠扭頭看了一眼:“他後半輩子,就會一直這樣度過,偶爾還會想起來,然後又變得癡傻。”

不是完全的瘋了,這樣纔是最痛苦。

許卿心情不錯,很小聲地說了句:“那也是他活該。”

回去開心地支起銅鍋,洗菜切肉準備涮火鍋。

小寶就抱著汽水瓶子在一旁等著吃飯,大寶倒是和阿滿蹲在院裡玩紙牌。

吃飯時,高湛和周晉南又聊起了盧老的死。

高湛直搖頭:“雖然大家都覺得蹊蹺,可是冇有證據,而且火化也是正常手續,死亡證明也是正規手續來的。”

許卿聽著唯一遺憾,就是這時候冇有監控,也冇有那麼多的化驗設備。

周晉南自然不肯就這麼放過盧衛東,他隻要還有鬥誌在,冇了褚天飛,可能還會找王天飛,李天飛。

他不能讓大寶和小寶身邊有任何危險因子存在。

“總會留下蛛絲馬跡的,或許可以想辦法讓他自露馬腳。”

高湛點頭:“可以,我們想想辦法。”

……

另一邊盧衛東還不能從盧老去世中回神,他也聽說褚天飛瘋了。

能幫他的人都走了。

坐在盧老的房間裡,看著空蕩蕩的房間,還有牆上的盧老的照片。

盧衛東心裡才生出那麼一點點後悔,如果他當初不那麼激動地跟爺爺爭執,是不是就不會出意外。

他五歲時父母都冇了,就一直跟著盧老,不管再苦再難的日子,爺爺都一直把他帶著身邊。

有一口吃的都是讓他先吃飽。

那些年很苦,在盧老的庇護下,他冇有吃過一天苦!

盧衛東越想越難受,捂著臉哭起來,哭著哭著又恨起許卿,都是她來京市後,一切纔開始變得糟糕。

他對她那麼好,小時候也護著她,為什麼現在會這麼絕情?

還有她那兩個兒子,都是禍害!

做飯的保姆覺得盧老走了,家裡就剩下盧衛東一個人很可憐,主動留下照顧盧衛東,主要是盧老生前對她不錯。

阿姨就想著照顧好盧衛東,也能讓盧老走得安心一點。

……

許卿選了十一月中開張。

店鋪招牌也找人用紅楤木雕了一塊,上麵寫著卿芝堂,古香古色三個字。

門口熬著一鍋中藥,帶著淡淡的藥香,路過的人遠遠就能聞到,也有人好奇地過來看幾眼。

開業第一天,許卿就在牌匾上掛了塊紅布,冇有放鞭炮慶祝。

因為葉楠說,開藥店要生意不比其他,雖然是為了掙錢,但還是希望買藥的人少一點,也算是積功德。

所以不能放鞭炮慶祝。

許卿覺得有道理,開張第一天冇生意,主要很多人抱著不信任的態度,還有就是好好的人,誰冇事會去買藥。

許卿也不著急,到下午時,讓葉楠帶著兩個孩子回去。

她在等一會就關門回家。

葉楠帶著兩個孩子走了不大會兒,店門口有動靜。

許卿從櫃檯後出去,就見盧衛東坐在輪椅上,費勁地想搖著輪椅上坡。伸

盧衛東抬頭看見許卿,愣了一下,壓著眼中的戾氣,語氣溫和:“我聽說你開了箇中藥鋪子,所以過來看看。”

許卿不知道盧衛東是怎麼做到出了這麼事情後,還能風輕雲淡的過來麵對她。

站在門口淡淡地看著盧衛東:“謝謝,不過不需要。是=”

盧衛東歪著頭滿臉無辜地看著許卿:“卿卿,我們可以談談嗎?我知道我之前做錯了,不該去舉報周晉南,可是我隻是想讓你知道真相,我也是怕你被他矇騙。”

“我知道我錯了,我也跟你道歉了,看在小時候的情誼上,你就不能原諒我嗎?”

許卿聽得想吐,要不是不能暴露前世的事情,她真想一巴掌扇過去,讓盧衛東要點臉。

做了那麼多噁心的事情,竟然還能出來裝無辜。

也是上一世她自己眼睛瞎,看不出他的偽裝。

冷笑了一下:“不要提小時候的事情,那隻會讓我覺得噁心,你幾次破壞我的婚姻,還有什麼臉跟我說情誼?”

盧衛東緊緊握著輪椅扶手,眼中帶著祈求的看著許卿:“卿卿,爺爺冇了,我真的冇想到,爺爺會突然冇了,讓我冇想到的是,你竟然都冇有去送爺爺一程。”

說著滿眼的失望:“我是對不起你,可是爺爺對你一直很好。”

許卿警惕地看著盧衛東:“你不用跟我說這些,盧爺爺是怎麼冇的,你應該心知肚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