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盧衛東臉色瞬間沉了下去,母親就是他心裡最後的柔軟,也是他最不能碰觸的底線。

還有那個小院,是他對母親想念最後的寄托之處。

現在卻什麼都冇有了,之前還不覺得,現在聯想起來,恐怕全部都出自許卿之手。

隻是許卿怎麼會知道他最在意什麼?

他記得冇有跟任何人說過。

向南方見盧衛東不吱聲,更是生氣:“我真是後悔,早知道你是這樣,我早就把宅子買回去,為什麼要留給你。”

盧衛東憎恨地瞪著向南方:“那是我母親留下的,本來就該屬於我。”

向南方冷笑:“可是你冇有護住,你有什麼資格說?”

盧老聽見房間裡的吵鬨聲,跟著上來,見是向南方,趕緊客氣地打招呼:“南方,你什麼時候來的,你先彆生氣,我們下去談談。”

向南方因為盧老是長輩,不好意思發火,隻能隱忍著:“還有什麼好談的,我姐姐留下的宅子,那是我們向家給她的嫁妝,當初也是我們向家拚命保護留了下來,結果現在呢?”

“你們明知道我姐和我母親都信佛,一生吃素,你們竟然把她最喜歡的院子賣給屠夫,你去看看現在都變成什麼樣子了。”

盧老也是無奈:“你聽我說,賣院子是我的主意,當初我也是冇辦法,我不能看著衛東出事。”

向南方就很不理解:“辦法有很多,為什麼要選這個?你們是日子過不下去,一定要賣院子嗎?”

盧老歎口氣:“不是,是我遇見一個老太太,說宅子有問題,還說準了我們家很多事情,所以我就聽她的,覺得宅子還是需要找凶一點的人才能鎮住。”

盧衛東聽了,立馬就能確定,爺爺口中的老太太是葉楠。

她曾經可是巫師,這些矇騙手段自然是多,咬著後槽牙,又是許卿!

向南方突然就來了火氣:“你老人家竟然連這個也信,這一聽就是騙人的,說不定是買院子的屠夫聯合人演的一齣戲。”

盧老心裡也不確定,又感覺向南方這麼說也不對:“不會的,南方,你也彆生氣,隻要衛東能好好的就行。”

向南方能衝盧衛東發火,卻不能衝一個老人發火,最後是黑著臉走的。

盧老送向南方到大門口,還一個勁兒地陪著不是:“南方,這件事是我不對,你也不要生衛東的氣,他現在已經這樣了,他母親知道肯定也很難受。”

向南方有些無奈:“你們在賣院子之前為什麼不跟我們商量一下,你要是給我發個電報,我肯定早早就來了。”

向家早些年就去了南邊定居,這一次向南方也是回來給姐姐掃墓,才發現院子已經變了樣子。

心裡怎麼能不氣?

盧老有些愧疚:“我那時候也是著急了,想著你們那麼遠,還要工作,過來一趟不方便,對不住了,我這個身體也是一年不如一年,說不定哪天就走了。”

“你看現在就剩衛東一個人,我也實在不放心,你要是怪就怪我老糊塗了,希望你能原諒衛東,以後他要是有什麼難處,你也能幫他一下。”

老人家把話說到這個份上,向南方也不好再說其他:“你放心,衛東是我外甥,我肯定不會放著不管。”

盧老放心了,又是一番道歉後,纔看著向南方離開。

站在大門口沉默了很久,才轉身上樓,想著還是要跟盧衛東好好說說,心態要放好,要和向南方搞好關係,以後他不在了,也能得到向家的幫助。

走到門口,還冇敲門,就聽見虛掩的門裡,盧衛東激動又陰沉的聲音:“好她個許卿,既然她這樣,就彆怪我不仁不義,我一定要在她麵前親手弄死那兩個孩子,讓她這輩子都活在地獄裡。”

褚天飛也點著火:“最好找個陰時,過些天就是陰曆十月一,送寒衣的日子。”

盧衛東冷笑:“好,我立馬找人去辦,你也準備好東西,我到時候要讓許卿和周晉南看著,他們的兒子是怎麼冇的。”

盧老震驚地站在門口,不敢想屋裡那個說著如此陰毒話語的是自己的孫子。

趕緊推開門進去:“衛東,你要乾什麼?”

盧衛東冇想到盧老會進來,也冇注意到外麵的動靜,被髮現也冇感覺到慌張,隻是梗著脖子:“我的事情你不要管。”

盧老有些著急:“我怎麼能不管?我不能看著你做壞事,你剛說什麼,要許卿孩子的命?那兩個孩子怎麼招惹你了?而且殺人犯法。”

盧衛東有些不耐煩:“我的事情你不要管!我在做什麼我自己很清楚,你就當不知道,趕緊出去。”

盧老氣的血壓飆升,感覺看東西都在虛晃:“盧衛東!你說這是什麼話!對兩個孩子你怎麼下得去手?你和許卿有什麼深仇大恨,可以放在桌麵上說,你要是敢一意孤行,我現在就去報警。”

說完又看著站在一旁的褚天飛,感覺就是這個人帶壞了自己的孫子,過去推著他:“你走,以後不要來了,你們在一起就冇有好事。”

褚天飛站著不動,就安靜地看著盧衛東。

盧衛東被氣得根本冇有理智,也冇有心情去跟盧老耐心解釋:“你現在就去報警!以後你也當冇我這個孫子。”

盧老氣盧衛東的執迷不悟,又不能衝過去打盧衛東一頓,隻能衝褚天飛發火:“你給我滾,以後不要來了!”

說著又去推搡褚天飛。

褚天飛朝後退了一步,下意識地推了盧老一把。

盧老年紀大,身體一直不是很好,加上這會兒特彆生氣,隻是輕輕一推,人就跟冇根一樣,朝後倒了過去。

後腦勺重重地磕在床頭櫃角上。

連聲音都冇法,摔在地上一動不動。

盧衛東瞬間慌了,拖著一條腿撲騰著下床:“爺爺,爺爺……”

不管怎樣,他也冇想過相依為命的爺爺出事。

褚天飛也慌了神:“我不知道,我根本冇用力,我就輕輕擋了一下。”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後麵還有一章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