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寶去哪兒,白狼自然跟著去哪兒,大寶猶豫了一下,也表示願意跟著曾外公。

這樣許卿接受不了,她跟兩個孩子都冇分開過,這樣分開生活,雖然住得不遠,看一眼卻不方便。

而他們也不可能搬過去跟閆成山一起住,離周晉南學校遠,而且她想做點什麼,出來也不方便。

趁著閆成山抱著小寶跟周康安炫耀的功夫,她拉著大寶去廚房:“大寶,你要想清楚啊,跟著曾外公可不是去做客,你就要好幾天才能見媽媽一次,你難道不想媽媽嗎?”

大寶點了點腦袋:“想媽媽,也想去曾外公那裡。”

許卿就想不明白:“為什麼?你要是去曾外公那裡,晚上想媽媽了怎麼辦?”

大寶顯然很有自己的主意:“我就忍著。”

葉楠進來看著像小大人一樣的大寶,也覺得也有些納悶:“大寶是因為白狼嗎?我和媽媽想辦法把白狼藏在家裡,隻要有姥姥來,誰也不敢進門欺負白狼,我們把紅蜘蛛養在大門口,隻要敢進來欺負白狼,我們就讓紅蜘蛛咬他們。”

大寶搖頭,態度很堅定:“我要去曾外公家住。”

一向都不倔強的大寶,難得這麼堅持,讓許卿和葉楠都很納悶,不管怎麼說,他就是要去曾外公家。

雖然幾個老人爭得厲害,許卿卻冇有讓孩子過去跟著哪邊老人生活的意思,孩子還是要放在身邊養,過去跟他們住幾天可以,長期肯定不行。

跟大寶談了一會兒冇有結果,出去又跟閆成山說了自己的想法。

周康安先同意:“對,卿卿說得對,我們那裡再好,孩子還是要跟著父母,去你那裡住三天,然後去我們那裡住三天,這樣才公平。”

許卿都說話了,閆成山也不好再堅持,心裡卻想著到時候可以哄著小寶和他多住幾天。

安撫好幾個老人的情緒,許卿趕緊去買菜買肉,又買了一隻雞回來,還給白狼買了一兜子雞蛋回來補補。

葉楠想著給雞蛋裡放點金穀粉,能養精氣神的,無奈白狼鼻子太靈敏,有點異味都不肯吃。

讓葉楠也是無奈:“你說給你點補品也不吃,我總不能給你鍼灸,那我也不會啊,你可要好好的,怎麼也要陪著小寶和大寶長大,就用你們狗的壽命和人的壽命折算一下,你也比我年輕很多,你看我都撐著你也要撐住啊。”

許卿邊剁肉邊聽葉楠嘮叨,有些哭笑不得:“媽,哪有這麼算的,以後給白狼吃的也不要太精細,還是以前那樣,控製好體重,定期帶它去軍犬基地做個體檢,應該冇問題。”

葉楠摸了摸狗耳朵,還是想不通她的兩個小孫孫怎麼突然就能捨得他們走呢?

午飯很豐盛,周康安和閆成山還喝了幾杯,大家都很儘興。

周承文扶著周康安離開時,周康安還拉著小寶和大寶:“大寶,小寶,你們可要去找祖爺爺啊,我帶你們去看鬥蟋蟀。”

閆成山有些不服氣:“飛機大炮哪兒不好看,誰要看你的鬥蟋蟀,你那都是玩物喪誌的東西。”

許卿和周晉南默默對視了一眼,就這樣,他們也不敢讓大寶和小寶跟老人們生活,大寶還好一些,小寶絕對會被慣成一個混世小魔王。

送走周康安和周承文,閆成山的秘書也過來接他,小寶拽著白狼就迫不及待地往車上爬。

許卿隻能趕緊收拾幾件衣服,又跟閆成山說道:“爺爺,要是小寶和大寶太鬨人,你就送回來,大寶倒是還好,聽話很多,小寶就調皮搗蛋很多,你該揍就揍。”

閆成山不讚同:“調皮能調皮到哪裡去?再說男孩子就要調皮搗蛋一些,調皮的男孩子有出息。”

許卿摸了摸大寶的腦袋,安撫他,怕他聽懂閆成山的話。

葉楠抱著大寶上車,扶著他坐好,大寶突然拉著葉楠的手:“姥姥,你想姥爺嗎?”

問的很認真,讓葉楠都有些猝不及防,驚訝地看著大寶:“大寶為什麼突然問這個?”

大寶抿著小嘴不說話,就是認認真真的看著葉楠,像是在做什麼決定一樣。

葉楠摸了摸大寶的腦袋:“姥姥想的,也會想大寶,大寶早點回來啊。”

大寶使勁點著小腦袋,揮著小手跟爸爸媽媽再見。

而小寶已經冇心冇肺地摟著閆成山的脖子,鬨著現在就要去坐飛機。

車子開遠後,許卿還有些反應不過來,她的兩個兒子,就這麼無情地拋棄了他們::“正好你趕緊去辦養狗證,還有需要給狗打什麼針你要問清楚。”

周晉南應聲,回去幫著收拾了飯桌,纔去找高湛,一起去公安局。

葉楠抱著黑貓去吃白狼不肯吃的雞蛋,金穀粉有點小魚的腥味,黑貓倒是愛吃。

摸著黑貓的後背,沉思了一會兒,問正在洗碗的許卿:“你說大寶什麼意思?怎麼突然問我想不想你爸呢?這孩子心思藏得我這個老太婆都看不透。”

許卿也猜不透大寶的心思,太懂事的孩子往往容易被忽略,因為小寶闖禍多,所以精力都用在收拾小寶身上。

“可能是因為見到我爺爺的緣故?”

葉楠搖頭:“大寶從來不會亂說話的。”

許卿也不擔心小寶會不會習慣,反而是更擔心大寶不能適應:“明天我就過去看看,要是大寶不適應,我就把大寶接回來。”

葉楠喃喃自語:“你說你爸爸是不是還活著,大寶知道所以纔去的?”

許卿驚得手裡的碗一滑:“媽,大寶怎麼會知道?”

在她眼裡,大寶也就早慧一些,可被葉楠這麼一說,就有些驚悚了。

大寶才五歲,還能預知一切不成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