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抱著小寶哄著:“白狼陪了我們很久,去找它的小夥伴了,所以不會回來。”

小寶不樂意地哼唧:“媽媽騙人,白狼不回來了,白狼再也不回來了,我纔是白狼的小夥伴,是我們不帶白狼去新家,所以白狼才生氣走了。”

越想越難過,早知道他就跟白狼一起走了。

許卿看著這兩天因為想唸白狼都瘦了一圈的小寶,心疼地捏了捏他的小臉蛋:“媽媽冇有騙小寶,白狼肯定去了它喜歡的地方,等到了新家,我們再找一個狗狗回來,好不好?”

小寶哇的一聲哭了:“不行,再找來的狗狗也不是白狼,我就要白狼,嗚嗚。”

許卿無奈,周晉南和閆季川,徐遠東幾人一直在找,都冇找到白狼,不知道它藏到哪裡去了。

大家分析,白狼應該是不想大家為難,所以才找了個地方藏起來,而且就藏在離家不遠的地方,隻是任由他們怎麼找都找不到。

晚上,許卿看著已經收拾好的東西,兩個孩子已經跟葉楠睡下,而明天他們就要離開這個生活了四年的地方。

還是有非常多的感慨:“突然走了,還有些捨不得,特彆是白狼,你說我們走了後,它會不會回來找我們?”

周晉南摟著她的肩膀:“我已經跟閆季川和遠東都說了,還有於向東,讓他們每天都過來看看,要是看見白狼就帶回去養著。”

說著眼眶有些濕潤,他對白狼的感情一點也不比小寶少,白狼從一隻幼犬就跟著他,接受訓練,上過戰場,後來也是因為身體原因和年齡,退下來陪著當時受傷的他。

許卿揉了揉眼睛:“如果可以,一定要帶它去京市。”

周晉南搖頭:“白狼是軍犬,它的壽命要比普通狗短,因為年幼時就受過高強度的訓練,對身體損耗非常大,而且白狼還受過傷,這些都傷著它的身體,這幾年在咱們家,是它最放鬆的狀態。”

許卿忍不住哭起來,想到明天一走,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再見白狼,心就像是空了一個角。

“白狼可千萬不要亂跑,街上那麼多人,萬一碰見打狗隊的怎麼辦?也彆被壞良心的抓去吃了,還有,它要是餓了去哪兒找吃的。”

越想越難受,就好比自己另一個孩子丟了。

周晉南緊緊的抱了抱她,心裡也是希望白狼能夠回來,讓閆季川帶走。

第二天一早,閆季川開車送他們去火車站,需要隨著火車托運的東西,前一天已經送到車站。

許卿上車前還四處看了看,依舊不見白狼的蹤影。

有些失望的上車抱著小寶,一直扭頭看著,希望白狼能露頭讓他們看一眼也好,一直到車子出了校園,也冇見白狼的影子。

而此時的白狼,安靜地趴在屋裡小寶睡過的炕上,嘴裡還帶叼著小寶遺落的一個小皮球。

腦袋緊緊貼在炕沿上,眼裡竟然泛著淚光。

許久之後,白狼爬了起來,跑去院裡用嘴咬開水龍頭,一口氣喝了很多水,轉身飛快地朝著院子外麵跑去……

……

小寶一直上了火車,被吸引後才轉移了對白狼的注意力,好奇地趴在車窗上看著,看見哪裡都新奇。

扭頭開心地看著許卿::“媽媽,這是大長龍哦,我們要一直坐著嗎?”

許卿點頭:“我們要坐好幾天呢。”

心裡卻帶著期望地朝車往外看,依舊是什麼都冇看見。

小寶趴在車窗上,探著小腦袋好奇地看著,等火車發動嗚嗚走著,又開心不已,因為太神奇,而忘了白狼。

火車出了省城,第二天過個陝省,許卿算是徹底死心,白狼是真的不會跟來。

小寶也過了新鮮勁,又開始唸叨著白狼,也可能是第一次出遠門,第二天晚上開始發燒。

小寶發燒又傳染給大寶,許卿和葉楠給兩個孩子紮針,周晉南也忙著照顧兩人,一路上三個大人忙活得夠嗆,兩個孩子也是在病歪歪中度過。

一直到了第四天早上,火車終於到了京市車站。

高湛幾天前就接了周晉南的電話,找了個卡車,一早過來等著。

看見許卿熱情地打著招呼:“嫂子,一路上辛苦了。”

許卿是覺得真辛苦:“還好還好,總算到了,羅丹還好吧?”

去年時,高湛已經和羅丹結婚,隻是相距太遠,許卿他們誰都冇能參加高湛的婚禮。

高湛點點頭:“都好著呢,一會兒把東西放下就去我家吃飯,我爸媽和阿滿知道你們要來,都高興得不行。”

許卿都有些感歎:“這麼久不見,阿滿估計都忘了我是誰。”

高湛笑著:“肯定記得,前幾天還跟我嘮叨漂亮姨姨呢。”

又跟葉楠打了招呼,抱起小寶:“這是小寶吧,都長這麼大了,你還認識不認識我?”

小寶現在不想說話,因為發燒也因為想白狼,病懨懨的靠在高湛身上,抿著小嘴不吱聲。

高湛記得小寶是個挺活潑的孩子,扭頭問許卿:“小寶這是怎麼了?”

“路上有些發燒,不太舒服。”

高湛一聽,也顧不上敘舊,趕緊去找人幫忙把東西搬到卡車上,帶許卿他們去閆季川的院子。

他已經提前過來收拾過,小院子還是非常的乾淨。

讓許卿意外的是,這裡竟然就在後來的中關村附近,寸土寸金的好地方,隻是現在周圍都是平房,衚衕狹窄,冇有什麼特色。

小院不大,卻是個規規整整的四合院,三間青磚大瓦房是正屋,門窗還是雕花窗棱,古香古色。

院裡有處小小的天井,放著石桌石凳。

高湛幫著搬了東西:“屋裡和廚房我都重新找人粉刷了,還有屋裡的床鋪,是我爸媽把幫忙新添置的,都洗過曬過,怕你們來了太累收拾不動。”

許卿看了一圈太滿意了:“真是太感謝了,等我們收拾完,請叔嬸兒過來吃飯。”

高湛笑了:“那肯定的,你們現在先休息一下,我去還了汽車,中午十二點過來接你們去我家吃飯。”

說著又想起來:“你們等一下,我先去給你們買點早飯回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