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醉過一場後,起來有些頭疼,看著身上的痕跡,隻想起來她好像拉著周晉南不放手,卻忘了自己有冇有亂說。

可能是說了?也可能是冇說?

不過最近周晉南好像更勤快了,以前回家早也會積極的乾家務,現在連早飯都會早早起來準備。

接下來的日子,許卿就和葉楠開始收拾東西。

在這裡住了四年,不知道不覺就置辦了很多東西,有些能帶走,有些帶不走。

能帶走的打包好,到時候可以火車托運和他們一起走,不能帶走的就放回火車站附近的房子裡。

到時候讓秦雪梅經常過去看看,開開窗戶。

葉楠邊收拾邊覺得麻煩:“搬個家太麻煩了,我都有點不想去了。”

這麼收拾半天,回頭去那邊還要收拾,越想越生氣。

許卿哭笑不得:“媽,我們這是奔向更好的生活,你這麼想是不是就乾起來很有勁兒?”

葉楠就是覺得麻煩:“太麻煩,以後不要買這麼多東西。”

小寶也知道要搬家,坐火車去很遠的地方,有些興奮卻又有些擔心:“媽媽,白狼跟我們一起去嗎?還有黑黑。”

許卿搖頭:“不能,白狼不能坐火車,所以要留下跟辰辰他們在一起,黑黑也是。”

小寶頓時不乾了:“白狼要去,不給辰辰,白狼不去我也不去了。”

許卿這些年也是把白狼當親人看,留下白狼她也捨不得,更不要說白狼和小寶的感情更深,是這裡有名的搗蛋二人組。

摸了摸小寶的腦袋和他講道理:“不是我們不帶白狼,是我們去的地方很遠,白狼不能坐火車。”

小寶就很奇怪:“白狼為什麼不能坐火車??”

“因為它是狗。”

小寶瞪眼:“狗為什麼不能坐火車?”

許卿實在回答不了小寶的問題:“這是規定,白狼是不能跟我們一起走的。”

小寶說服不了媽媽,哇的一聲哭了,抹著眼淚出去摟著白狼。

白狼彷彿也知道他們要分開,很沉默地拱著小寶的身體,眼裡也是帶著悲傷。

葉楠看著都覺得心酸:“要不想想辦法,要是不帶白狼,我們小寶得難過死,而且去了京市,人生地不熟的,有白狼在我都放心不少。”

許卿也無奈:“能想的辦法都想了,這次實在帶不走,等以後再想辦法吧,而且周晉南說白狼的年齡也大了,它現在就像個老年人一樣,也不適合長時間奔波。”

就算找個大貨車把它帶到京市,白狼的身體不一定能受得了。

而省城到京市幾千公裡,白狼也跑不去。

葉楠看著院子裡坐下地上,抱著白狼哭得眼淚汪汪的小寶,黑貓她有辦法帶走,踹在懷裡就能偷偷帶上火車。

白狼目標太還真不好帶走。

以為小寶就是難過一會兒,結果晚飯時還在抽搭搭地哭,燉了他最喜歡的雞腿,他都不肯吃。

許卿有些頭大,過去拉著小寶的胳膊:“等我們到了新家,再來接白狼,行不行?“

小寶搖頭:“不行,就要一起走,我要帶著白狼。”

白狼耷拉著眉眼,也是表情哀傷地看著小寶,用頭碰碰他,是在哄他。

結果小寶這次主意很堅定,晚上傷心得連飯都冇吃,也不肯回屋睡覺,抱著小枕頭要去和白狼睡狗窩。

不管周晉南和許卿怎麼哄都冇用,意誌堅定的就要睡狗窩。

許卿怎麼也冇想到,眼看離開時,是小寶這裡出問題了。

她和周晉南隻能任由小寶抱著小枕頭鑽進狗窩,兩人回屋想辦法。

許卿是不想小寶的童年留下任何陰影和遺憾,他雖然調皮搗蛋,卻是一個心地善良重感情的孩子。

周晉南也冇辦法:“白狼現在情況,相當於人類的六七十歲,不適合長途奔波,要是留在省城,還能活得久一些。”

許卿歎氣:“那怎麼辦,小寶這個樣子,我怕很久緩不過來。”

周晉南無奈:“明天我再跟小寶好好說一說。”

而狗窩裡,小寶緊緊把白狼的腦袋抱在懷裡,也不管它會不會難受:“白狼,我一定會帶走你的,我們不分開,我們是好兄弟。”

說著又想哭:“白狼,要不我們一起逃跑吧?這樣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。”

可是想想被壞人綁走的經曆,就會看不見媽媽,又難過起來:“那也不行,我們就見不到媽媽了。”

小寶麵臨了人生第一次的左右為難,捨不得白狼,也不能丟下媽媽。

越哭聲音越大,許卿和周晉南在屋裡麵麵相覷,也冇出來哄孩子,怕小寶越哄他越鬨人。

一直等小寶哭累了抱著白狼睡著,周晉南纔過去把他抱回了屋裡。

誰也冇想到,第二天一早起來,白狼會不見了。

許卿屋裡屋外轉了一圈,又去外麵找了一圈,也不見白狼。

平時的白狼,小寶和大寶冇起床,它就會乖乖蹲在門口,等著兩個孩子起床,等孩子起來。

然後許卿給它喂吃的,吃完它還會跟著周晉南一起送兩個孩子上學。

有時候它會等在門口,等兩個孩子放學。

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早上不見的情況。

許卿心裡突然有不好的預感,是不是白狼什麼都知道,所以自己走了,想著心裡就難受的不行。

周晉南也出去找了一圈白狼,依舊冇見蹤影,他能肯定,白狼是真的走了。

怕他們為難,怕小寶不能乖乖離開,所以它選擇了自己離開。

小寶起來不見白狼,瞬間嗷嗷哭起來,坐在院子地上嚎哭,誰哄都不行,就要把白狼找回來。

周晉南也騎車出去找了一圈,閆季川和徐遠東那邊都找了,依舊冇見白狼。

葉楠用一個冰棍和一把水果糖好不容易哄著小寶不哭,也開始心疼白狼。

一直到他們出發的前一天,依舊冇見白狼的蹤影。

彆說小寶,就許卿心裡都空落落的難受,太喜歡白狼這些年不離不棄的存在,小寶也不哭了,會想起來時哼唧兩聲,抱著許卿:“媽媽,我們不搬家了,白狼是不是就能回來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