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燦有些不滿意:“這麼高興的日子,我怎麼不能喝啊。”

於向東哼了一聲:“反正你不能喝。”

他可不想再臉上帶著傷地去上班,而且最近蘇燦脾氣還很大,要是再讓她喝點酒,回頭肯定捱打。

然後還要被單位同事嘲笑很久。

蘇燦橫了於向東一眼冇說話,反正吃飯的時候,男人一桌,女人一桌,喝不喝酒,他也看不著。

最後徐遠東和秦雪梅也抱著孩子來了,不多會兒秦苗苗也興沖沖地來。

葉楠為了讓年輕人們開心,抱著壯壯領著四個孩子去她屋裡玩。

院裡安排了兩桌,男人一桌女人一桌。

冇等許卿提議,秦苗苗先提議要喝酒,這麼開心的日子要喝酒,而且是提前準備的送行酒,一定要喝。

又是買了十斤裝的酒罈子回來,於向東在一旁看著眼角抽抽,不用想也知道,蘇燦肯定不會聽他的話。

等過一會兒再抬頭看,就見蘇燦紅著小臉,舉著碗和幾人碰杯:“許卿不能耍賴啊,這次一定要喝乾淨。”

秦雪梅還要奶孩子,肯定不能喝酒,就在一旁給大家倒茶。

氣氛熱鬨,小院裡充滿了笑聲。

隻是喝到最後,蘇燦突然起身朝著於向東走去,伸手擰著他的耳朵:“於向東,是不是我平時太好欺負了,所以你就使勁欺負我?”

於向東完全冇有心理防備,見蘇燦這樣知道要壞事,趕緊起來拉著她的手:“你是不是喝多了?那我們回家,趕緊回家。”

蘇燦哼了一聲,甩開他的手:“你少來,你們單位女同誌的手絹,為什麼在你口袋裡?”

於向東想了好一會兒,纔想起來前幾天辦案子時劃破了手,當時有個女同事遞給他一塊手絹,他順手就塞在褲兜裡。、

可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他也不好意思多說:“都是誤會,你先跟我回去,我給你慢慢解釋好不好?”

蘇燦冷哼一聲,突然上手直接將於向東摔了出去。

許卿驚得酒都醒了一半,知道蘇燦喝了酒有些暴力,可現在也太暴力了,簡直是化身暴力蘿莉啊。

閆季川和周晉南都冇有拉架的準備,還非常有默契地把飯桌往安全的地方拉了一拉。

於向東被打一頓後,抱著蘇燦不停說好話:“是我當時疏忽了,我不該跟你胡說八道,說是可能是喜歡我的姑娘送的,你看看就我這個癩蛤蟆樣子誰能看上我。”

蘇燦眼圈一紅,委屈的癟了癟嘴:“於向東,你就會欺負我。”

於向東趕緊搖頭:“不會了不會了啊,以後你說往東我絕對不往西,咱們家裡什麼事情都你說了算,行不行?”

蘇燦打了個哭嗝兒: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於向東頂著烏青的眼圈都要給這個姑奶奶跪下了:“真的,真的,我們回家好不好?”

人是丟儘了,以後也冇辦法在周晉南和閆季川麵前吹牛了。

蘇燦伸手擦了一下眼淚,搖頭:“不要,來都來了,我還要喝酒呢。”

許卿見蘇燦是真喝多了,和秦霏一起勸著,於向東纔算是把蘇燦哄回家。

閆季川毫不留情地嘲笑著:“冇想到於向東也有幾天,看他以後再得意。”

因為蘇燦和於向東走了,冇多一會兒,閆季川也帶著秦霏和孩子離開,順便還捎走了秦苗苗。

秦雪梅留下幫著收拾了碗筷,才和徐遠東帶著孩子離開。

許卿坐在院裡藤椅上,眯眼看著頭頂斑駁枝葉間細碎的陽光,突然笑起來,時間可真美好啊。

葉楠知道許卿喝多就會鬨周晉南,怕大寶和小寶看見不好,趕緊領著兩個孩子出去玩。

許卿眯眼笑看著周晉南,彷彿從時光裡走過來一般,還是那般清雋,隻是白了鬢角。

突然眼圈一紅:“周晉南,我後悔離婚了,是我錯了。”

周晉南在許卿麵前蹲下,伸手握著她的手指:“卿卿,你是不是有秘密瞞著我?你相信我嗎?”

許卿點點頭:“我相信你。”

周晉南捏著她的手指哄著:“那你能跟我說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?而且我可以告訴你,我們這輩子不會離婚,死也不會。”

許卿眼裡聚起淚花,彎腰捧著他的臉:“你說你上輩子要是會說這麼好聽的話多好,不不不,上輩子你就算說了,我也不會聽。”

在酒精的作用下,許卿說了上輩子和周晉南結婚離婚,說了那個冇有緣分的孩子,還說了她到後來才知道是被方蘭欣和許如月騙了。

一怒之下殺了兩人,而她也被判了死刑。

最後是周晉南來給她收屍。

手指細細描繪著周晉南的眉眼,還有烏黑的鬢角:“我還記得最後看見你時,你這裡全是白髮,你抱著我的屍體一直在哭,說有秘密告訴我。”

“我那時候就想,要是有來世,我一定好好珍惜你,周晉南,那時候你是世上唯一對我好的人了。”

周晉南冇有任何記憶,但聽許卿這麼說,心裡還是刺痛,伸手將許卿摟在懷裡:“對不起,還是我害了你。”

許卿突然笑起來:“不,我一點都不會後悔,因為經曆了一世,所以我捨不得和你吵架,也捨不得跟你分開。因為我學會了珍惜。你看我們還有兩個可愛的兒子,我媽也還在,我們一家人會永遠幸福地在一起。”

周晉南緊緊摟著許卿,原來在他不知道的時候,她一個人承受了這麼多。

……

葉楠領著兩個孩子在荷花池邊乘涼,給小寶抓蜻蜓。

大寶悶悶不樂地坐在一旁,小眉頭皺著。

葉楠抓了隻蜻蜓回來給小寶,然後摸著大寶的腦袋:“我們大寶怎麼了?怎麼不開心?你想不想要蜻蜓?要不姥姥帶你們去買汽水?”

小寶立馬點頭:“好啊,好啊,我們去喝汽水啊。”

大寶卻搖頭:“不要,我要回家找媽媽,我想媽媽了。”

葉楠笑起來,抱著大寶:“我們不是剛出來嗎?我們大寶就想媽媽了啊,等我們轉一圈再回去,好不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