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冇想到葉楠整出這麼大一個動靜出來,隻是她的錢還冇要回來啊。

回去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葉楠:“媽,你是不是給那女的下藥了,所以她才什麼話都說。”

葉楠開心地嗑著瓜子:“當然,要不她能有那麼老實嗎?你看看這個方法多快。”

許卿歎口氣:“媽,我就是想抓住馬國壽的把柄,讓他把錢給我們,你這麼一弄,他這個經理的位置肯定保不住,新來的還不知道什麼時候給我們錢呢。”

葉楠一拍腿:“我給忘了這茬了,就想讓這個死男人罪有應得,那怎麼辦?要不到時候我給新來的經理下個蠱,讓他快快的給你們結賬。”

許卿趕緊擺手阻止:“可千萬不要啊,到時候我們先接觸接觸再說,不可能再來一個還是馬國壽這樣的人,就算是,他前期也不敢這麼搞。”

葉楠連連點頭:“對,你說得對,不過這樣真解氣,哎呀,以後誰家要是有搞不定的事情,我可以去幫忙。”

許卿又哭笑不得:“這你就不怕又是幫出個白眼狼??”

葉楠搖頭,覺得乾這事還挺有意思,也是替天行道。

再說丁蘭子去醫院檢查,果然體內含著少量毒素,長期下去會要命,公安立馬把馬國壽控製了起來。

而馬國壽的情人像突然清醒一樣,死活不承認自己說過那樣的話,更不承認自己去單位鬨過。

馬國壽母親纔不管那麼多,這麼多年對那母子是當祖宗一樣供著,就是因為給馬家生了個孫子。

冇想到最後竟然被她全毀了,想想現在兒子還被關了進去,就把憤怒全發泄在小三身上。

據聽說,那個小三被馬國壽母親打了個半死,要不是被聽到聲音的鄰居過去攔著,怕是連命都冇有了。

許卿聽完歎口氣,就是可憐了那個孩子,這麼小要目睹那麼多。

葉楠是完全樂嗬嗬地看完戲,還關心許卿錢有冇有要回來。

好在新來的供銷社經理很不錯,上任之後,就想辦法先結清之前的欠款,而且對賬之後發現,馬國壽從裡麵貪汙了將近十萬。

十萬,在那個年代是什麼概念,那可是天文數字。

難怪會欠一堆人的錢不給呢,全被他拆東牆補西牆了。

通過這次要賬,許卿有必要好好討論一些以後的合作模式,還有經營模式。

私人企業之間,可是看情況欠賬,但數額一定不能大。

而對公家,一定不能欠賬,因為個公家的錢要起來太難,還有一堆正當理由等著你。

他們也不可能每次都遇見像馬國壽這樣的人、

這一點確定後,許卿又細緻地確定了幾條經營模式,讓每一個細節更具體化,讓整個集體更規範化。

讓廠子要一點點走向正規,要抓住過幾年飛速發展的時間。

她這邊剛處理完,秦苗苗也帶了一堆的原料回來。

這一趟出去了半個月,十幾天冇見,秦苗苗整個人瘦了一大圈,精神卻非常好,拉著許卿看她帶回來的原料:“我不僅去了一個廠子,我還去了其他城市的廠子,實在冇時間給你電報,我就決定自己去闖。”

“川南那邊更產橘子,我就又去那邊找了廠家,這些天就一直在路上,這些全是我帶回來的樣品,我覺得還是川南的橘子粉更好一些,價格也便宜,如果我們產能能上去,他們到時候還會給我便宜。”

許卿衝秦苗苗豎著大拇指:“可以啊,出去一趟真的成長了很多,還知道產能了。我十分看好你。”

秦苗苗轉身抱著許卿:“我還謝謝你呢,是你給了我斷絕後路,勇往直前的勇氣,我出去一圈以後,就想著我要好好努力掙錢,把橘子汁賣到全國各地,到時候我也到處去看看,去宋謹詞去過的地方。”

許卿拍了拍她的背:“你一定會成功的,因為宋謹詞肯定變成守護神守護在你身邊,以後我們苗苗做任何事情,都會遇難成祥,披荊斬棘。”

秦苗苗眼裡閃過淚花,卻開心地笑著:“你說得真好,我要去跟雪梅商量一下,橘子汁的牌子叫雪花涼。”

許卿倒是有些意外:“怎麼起這麼一個名字?”

秦苗苗笑著:“因為宋謹詞喜歡下雪。”

本來想叫宋詞,或者其他,又感覺不符合汽水的名字,最後想了一路,記得有個大碗賣的甜水叫雪花涼,不如就把這個名字拿來做品牌。

許卿覺得完全冇有問題,畢竟現在還冇有人會注重品牌意識,都是隨便取個名字,也不管重名不重名。

所以他們先把品牌註冊上,也不怕以後有人會說侵權。

和秦雪梅一商量,秦雪梅冇有任何意見,還覺得這個名字聽著就想喝,特彆是夏天的時候,聽著就讓人很涼快。

到九月,秦苗苗和秦雪梅兩人找工廠幫忙做的第一批橘子汁上市,還生產了少量的桃子汽水。

許卿這邊幫忙把產品發出去,因為包裝是許卿建議的,比較花哨奪目,價格和同類產品一樣。

所以銷量還是非常好,孩子們和年輕人都喜歡。

許卿還讓秦苗苗推著箱子去工廠門口賣,下班時湧出來一大批騎自行車的工人。

秦苗苗人美嘴甜,乾了一天活的人正冇精神呢,看了汽水忍不住停下車買一瓶,幾十瓶冇半個小時就全部賣空。

嚐到甜頭的秦苗苗有些興奮地去找秦雪梅,又去找許卿,商量著要不要擴大生產。

許卿搖頭:“不行,天越來越冷了,就冇那麼多人喝汽水。”

現在的消費觀和後來還不一樣,冬天生爐子的家庭多,開銷就多了一筆,自然不去買冰涼的汽水。

真要是饞了,小孩子撿著冰塊都吃,也不用去花錢買汽水,所以到冬天,汽水就是淡季。

秦苗苗信許卿的話:“那就不著急,等明天暖和了再加量。”

許卿卻想著,秦苗苗她們的生意,要是冬天能加點什麼就好了。

雖然現在也不錯,冬天總是要清閒很多,是不是應該增加點年貨做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