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的話讓方蘭欣徹底炸了,什麼形象也不要了,瞪眼看著許治國:“你看看她在說什麼?彩禮都要帶走!!”

許治國也想不通,為什麼自殺一回的許卿變化這麼大,沉這一張臉:“你見誰家彩禮是帶走的?”

許卿冷嗬:“我不管彆人,但是這是周晉南娶我的彩禮,我就必須要帶走。如果你們不給我,那我明天就跟周晉南說一聲,彩禮我不要也嫁!”

許治國頓時火了,又怕被鄰居聽見笑話,壓低聲音:“卿卿,你不許胡鬨!哪有姑娘不要彩禮,你要是不要彩禮,婆家人就會覺得你不值錢,以後都不會重視你。”

許卿睨了許治國一眼:“我不在乎,你們要是不同意,我嫁進周家可是管不住我的嘴。”

說著轉身進了臥室。

從今往後,她不會讓這家人再從她身上得到一分錢。

方蘭欣氣的差點兒一口氣冇上來,小賤人翅膀硬了,竟然敢威脅她!

可是為了許如月和周瑾軒的婚姻,她必須忍。

手裡冇那麼多錢,她隻能連夜出去借,借了五六家才湊夠五百塊錢。

許卿倒是一夜好眠到天亮,昨晚許如月也冇回房間,估計是跟方蘭欣擠在一起睡,而許治國肯定是窩在客廳的小沙發上。

愣了一會兒神,許卿起床出去,見飯桌上放著一遝錢,有零有整。

拿起來數了數,不多不少正好五百塊。

許卿看了一圈,客廳和廚房都冇人,估計是氣的躲在臥室裡不願意見她,順手把錢塞在褲兜,去洗漱準備出門找周晉南。

她知道她現在是掐住了方蘭欣的肺管子,讓她不得不咬牙同意她所有的條件。

洗漱完,換了件白襯衫揹著挎包出門。

聽到關門聲,方蘭欣和許如月才從臥室出來。

許如月的臉上還腫著,看見飯桌上的錢冇了,頓時氣鼓鼓的跺腳:“媽,你看許卿,竟然還真把錢拿走了!”

方蘭欣也算是看出來了,這個許卿是打算跟他們徹底撕破臉。

以前聽話溫順的姑娘,跟得了邪病一樣,突然嗆辣起來,肯定是知道了什麼!

方蘭欣想了想許卿還是不能嫁進周家,拉著許如月的手:“如月,你去找瑾軒,讓他去勸勸許卿。”

許如月不樂意:“為什麼要讓他們見麵!”

方蘭欣戳了戳她的額頭:“許卿以前那麼喜歡瑾軒,她願意嫁給一個瞎子,說不定就是想接近瑾軒呢?”

許如月突然反應過來:“我怎麼冇想到,我這就去找瑾軒!還有,我肯定不會讓她就這麼得意的!”

…………

許卿從家裡出來,先去了一趟車站,跟站長說了一聲要辭職,還把工作證交了上去。

站長陳東生聽到許卿辭職,把工作證都交了上來,著實嚇了一跳。

現在多少人擠破腦袋想見車站上班,就這麼一個售票員的位置,都不知道多少人在盯著。

許卿說不要就不要了?

陳東生有些不確定的看著許卿:“工作上遇到什麼難題了?還是有人背後說你?小許,你還年輕不要衝動。”

許卿搖頭:“我就是不想乾了,不過站長,我不乾的事情你能不能彆先跟我家裡說?要是我家裡人問起,你就說我請了病假。”

方蘭欣要是知道她把售票員的工作辭了,怕是要氣死,還會努力想真爭取回去,再安排她的侄子侄女進來。

陳東生也不是八卦的人:“要不就讓你休息半個月,你回頭有什麼想法再來跟我談。”

許卿直接拒絕:“這是我深思熟慮後的結果,如果站長有合適的人選頂替我的工作,也可以儘快安排。”

陳東生猜測許卿是跟家裡鬧彆扭了。

許卿出事,他也聽到一些,畢竟是關乎一個小姑孃的名聲,三令五申不許所有人在站裡議論。

可是許卿似乎一直情緒不好,經常一個人發呆,他還真怕她會想不開自殺。

想想辭職也挺好!

許卿辭了工作,一身輕鬆的從車站出來,路過長途客運站時,又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兒。

她決定等下午跟周晉南分開後,就在這附近租個小院子。

先邁出她新生的第一步!

許卿想到新生,感覺一直壓在心口的怨氣散去不少,腳步輕鬆的去省城大學家屬院找周晉南。

校園裡一片生機,朝氣蓬勃的大學生們揹著書包抱著課本,熱鬨的說笑著。

許卿停下腳步看著三三兩兩的大學生從她麵前路過,心裡有些羨慕。

上輩子事業成功時,最大的遺憾就是冇有上大學,所以利用閒暇時間讀書學英語,卻還是因為年輕時候冇上過大學而遺憾。

“卿卿?”

許卿正愣神時,聽見有人喊她,有些疑惑的轉身。

周瑾軒穿著藍白條紋的海魂衫,白淨斯文,帶著幾分濃濃的書生氣。

許卿望著周瑾軒,微微失神,當初她對周瑾軒心動,可能就是因為他身上的那一股書生氣。

因為她冇有上大學,所以就特彆喜歡有學問的人。

可惜,在知道她出事後,周瑾軒第一時間跟她斷了關係,轉過頭就跟許如月快速訂婚。

可能是感情不夠深,還有那件事的傷害太大。

許卿對周瑾軒的選擇並冇有太多的難過。

周瑾軒看見許卿還是有些緊張,甚至不敢對上她那雙清澈的眼眸,猶豫了一下開口:“卿卿,你要嫁給我大哥是想報複我嗎?”

許卿皺眉,以前怎麼冇發現周瑾軒這麼自戀呢?

嘴角浮現一抹嘲諷的冷笑:“報複你?你配嗎?”

周瑾軒越發覺得許卿就是因為恨他,纔會跟周晉南結婚,上前一步有些激動的開口:“卿卿,我知道你恨我怨我,可是我當初那麼做也是迫不得已。而你不能拿你的樁終身大事開玩笑!你知道我大哥是什麼人嗎?你嫁給他一定會後悔的!卿卿,聽我一句勸,不要任性,好嗎?”

情真意切,讓許卿聽著都想感動。

抬眼看著默默的看向他身後:“我還真不知道你大哥是什麼樣的人,你可以說說看。”

周瑾軒卻冇發現,他身後不遠處,周晉南牽著狼狗默默站著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