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燦不敢動,裝作瑟瑟發抖的樣子,被個粗壯的男人像拎小雞仔一樣拎著就下了車,然後扔進一間屋裡。

好在屋裡還生了火,不會那麼冰冷。

兩個女人和兩個小男孩也被帶了進來,男人在門口野蠻地喊了一聲:“都悄悄的,要不打斷你們的腿,把你們扔在後麵山裡,讓狼把你們都叼走。”

蘇燦不敢吱聲,兩個小男孩更是抱在一起,哭都不敢哭。

等門重重關上,兩個孩子才小聲地啜泣起來,而兩個女人始終都木然著,偶爾還會喃喃自語。

蘇燦也指望不上能找個隊友,一起想辦法逃出去,隻能自己想辦法了。

她是昨天晚上被人打暈的,到現在又到了傍晚,也就是說她已經失蹤了將近二十四小時,剛纔她被拎著過來時,看見門口有個牌匾,寫著富平縣木材廠。

蘇燦不知道富平縣屬於哪個市,不過有個地名也行。

動了動身體,換了個姿勢坐好,看著兩個還抽抽搭搭哭的小男孩:“好了,你們不要再哭了,跟阿姨說說,你們是怎麼被抓來的?”

兩個孩子也不理她,又哭了一會兒,年齡小點的小男孩纔看著蘇燦:“我叫鼕鼕,我想找我媽媽。”

蘇燦安撫著:“你想找媽媽,要先把告訴阿姨你是哪裡人,從哪兒被抓來的呀。”

小男孩努力想了下:“我家就在隴北市勝利街。”

兩個孩子斷斷續續地說著,蘇燦總算理出來一點頭緒,大孩子五歲,叫樂樂,父母都是工人,他是看見賣糖葫蘆的跟著走了。

小的叫鼕鼕,四歲半,是看變魔術太入迷,跟著人家走了後,就被抓住了。

雖然還不知道能不能跑出去,蘇燦還是忍不住說兩個孩子:“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亂跟人走。”

鼕鼕瞬間哭起來:“我還能找到媽媽嗎?我想回家,我害怕。”

蘇燦也不能跟兩個孩子保證什麼,而且就在這些人販子眼皮子下,她說了什麼,回頭想跑都跑不掉。

隻能安慰著兩個孩子:“你們先彆哭呀,哭又不能解決問題,現在隻要聽話肯定就不會捱打。”

兩個孩子哭著點頭,確實捱過打,所以根本動也不敢動。

中午倒是有人來送飯,一人一個饅頭,還有一碗菜湯。

知道蘇燦跑不了,還給她解開了繩子。

蘇燦冇吃,先看著兩個女人把菜湯和饅頭吃了,半天冇任何反應,也吃了饅頭,菜湯冇喝。

兩個孩子是邊哭著邊吃。

吃了午飯,有人進來,直接拉走了兩個女人,從幾人的對話中知,這兩個女人是找到買家了,就在附近的山溝裡。

蘇燦心開始緊張,她冇辦法知道這些人販子有多少人,也冇辦法知道他們在附近還有冇有人。

要是跑的話,被抓回來,後果肯定非常嚴重。

在她急得想不到辦法時,胖女人推門進來,還搬著個板凳在蘇燦麵前坐下,滿意的看著蘇燦,這個姑娘是真水靈,很久冇遇見這麼好的貨了。

蘇燦故意緊張地抖著,聲音發顫:“你是什麼人?你抓我乾什麼?”

胖女人笑起來,兩隻眼睛都擠在了一起:“你會不懂吧?隻要你聽話,肯定會給你找個很好的人家,你說你這麼漂亮,要不就跟著我?”

蘇燦心裡噁心,臉上還裝著一無所知的樣子:“跟著你乾什麼?我什麼都不會,我想回家,我家裡很有錢的,你要多少錢都行。”

胖女人嗬嗬笑:“你家錢再多,給我們,我們也不敢花呀,你要是願意跟著我,以後掙錢了,我們一起分。”

蘇燦自然知道,她嘴裡的掙錢是怎麼個掙法,抿著唇滿眼膽怯的看著胖女人。

胖女人見蘇燦長得就不像個厲害的,這會兒紅著眼更像個小兔子一樣,越發覺得蘇燦是個好控製的姑娘。

這要是留在手裡,回頭帶到城裡肯定掙錢。

城裡有錢有權的客人多的是。

胖女人心裡的算盤打得響,所以對蘇燦也很和善,哄著她:“到我手裡的姑娘,開始都不服氣,後來不都跟著我乾得很好。”

蘇燦抱著膝蓋,手指緊緊相扣才讓自己忍住動手的**,她現在不能動麵前這個胖女人,她既然敢這麼明目張膽,那在這一帶肯定有自己的人脈和勢力。

她打了她,跑不了還會更慘。

胖女人也不逼著蘇燦,反正隻要她看上的獵物,就冇有能跑掉的,站起來拍了拍衣襬:“好了,給你一點時間慢慢想,我們現在也不著急,等這兩個小東西處理了,我們再談也行。”

蘇燦不吱聲,她自身難保,也冇辦法護著兩個孩子。

隻能在兩個孩子被賣掉之前,逃出去才行。

晚上依舊會有晚飯送來,一人一個紅薯。

蘇燦為了保持體力,很認命地拿著紅薯吃了,兩個孩子看著她吃了,也跟著把紅薯吃了。

到半夜時,最小的鼕鼕開始發高燒,額頭燙得嚇人。

因為這兩天的驚嚇,還有路上太冷,孩子就一下高燒不退。

還喃喃自語地說著胡話喊著媽媽。

蘇燦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機會,拍門去喊著:“來人啊,快來人啊。”

胖女人被吵醒,不樂意披著大衣過來:“大半晚上的喊什麼?”

“有個孩子發高燒了。”

胖女人沉著臉打開門,過去摸了下鼕鼕的額頭:“冇事,我去拿了兩片退燒藥過來,吃了就好。”

蘇燦不同意:“不行,他燒得厲害,要是不去醫院,會燒壞的。”

胖女人冷哼一聲:“那是他的造化,你放心,隻要是男孩子,就算是燒傻了也照樣會有人買。”

蘇燦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胖女人,這些人拿人命就這麼不當一回事?

胖女人回去拿了兩個小白藥片過來,直接塞到鼕鼕嘴裡,又給他灌了點水,起身看著蘇燦:“你彆想任何花招,對我來說都是冇用的,就老實待著。”

鼕鼕發燒,斷斷續續半個多月纔好,蘇燦就和兩個孩子在這裡關了半個多月。

這半個多月時間,蘇燦已經知道院裡一共四個人還有一條黃狗,但每隔一段時間,中間有兩個人會出去找買家。

這時候就剩胖女人和她男人在。

蘇燦決定利用這個機會跑出去,先不帶孩子,等她找到救兵再回來救孩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