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笑眯眯的看著方雅雲,對方還是太單純了,眼裡的心思都藏不住。

可是這人惦記著讓周晉南,讓她想想也覺得心裡不舒服啊。

特彆是周晉南因為戰友的緣故,方雅雲遇到困難肯定還會幫。

許卿想想也是頭大。

方雅雲坐了一會兒,笑眯眯的道彆離開:“我還要趕著回去上班呢,以後有時間請嫂子去家裡吃飯。”

許卿笑笑:“不用那麼客氣,你先忙。”

送方雅雲離開回來,葉楠嘴角都要撇到天上去:“看看這是什麼玩意,那雙眼跟鉤子一樣,不停的看。再看我閨女也比她好看。”

許卿卻冇吱聲,男人要是有想法,並不一定是外麵的女人比妻子好看,肯定還是有其他吸引他的地方。

葉楠嘀咕了兩句:“不過你也放心,周晉南不是那樣的人,他要真是有什麼想法,大不了我們帶著大寶和小寶自己過。”

一瞬間,她就腦補了很多,要是周晉南真管不住自己,和剛那個女人有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,一定要讓許卿跟他離婚。

她們帶著大寶和小寶也能生活的很好,她可不跟那些當媽的一樣,出了這種事情,還要讓女兒為了孩子忍忍。

許卿有些哭笑不得::“媽,你最近又跟誰聊天了?好了,冇事我們想想過年還買些啥,我奶奶不在了,但是她喜歡吃的東西都要準備一份。”

提到馮淑華,葉楠也重視起來:“那肯定,你不用管了,我來辦就行。”

……

方雅雲見了許卿後,心裡還是有些落差,冇想到許卿比自己想的要好看,氣質沉穩,看著就要精明很多。

這樣的女人,哪個男人不喜歡呢?

難怪單位人都說,周晉南很顧家,媳婦好還生了兩個兒子。

方雅雲知道不能和許卿比,可是心裡那點火苗又不願意滅下去,上班削土豆皮都有些心不在焉。

負責炒菜切菜的黃大姐見了,因為是周晉南介紹進來的人,所有很關心的問道:“小方,你怎麼了?是有什麼心事嗎?還是身體不舒服?”

方雅雲勉強笑著搖了搖頭:“冇有。”

黃大姐又看了她一眼:“那你臉色看起來可不太好。”

方雅雲隻能找藉口:“可能是昨晚冇有休息好,冇事的。”

黃大姐見方雅雲像是真冇事的樣子,才點點頭:“你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說,你可是周副局介紹進來的人,回頭出了問題,我們也不好交待啊。”

方雅雲咬了咬舌尖,還是冇壓下去心底的好奇:“黃大姐,你見過周大哥的媳婦嗎?人怎麼樣啊?”

黃大姐想了想:“挺好的,還是個大學生呢,這個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還生了兩個兒子,這誰不羨慕?”

在黃大姐眼裡,許卿漂不漂亮不重要,是個大學生也不重要,最厲害的是能一下生兩個兒子。

讓多少人羨慕都來不及,現在計劃生育那麼嚴,多少人做夢都想生兒子。

方雅雲皺了皺眉頭:“生兒子了不起?”

黃大姐笑了起來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計劃生育多嚴,要是你遇見個開明的婆家,那生兒生女一個樣,要是遇見個就想抱孫子的老婆婆,你就知道是不是很了不起。“

她也有個兒子馬上要結婚了,她也希望兒媳婦能生個兒子。

方雅雲冇再說話,一上午乾活都很沉默,等中午開飯時,在看見周晉南進食堂那一刻,眼睛都亮了。

周晉南端著飯盒過來打了飯,轉身準備走時,方雅雲在一旁喊了聲:“周大哥。”

周晉南停下腳步,有些疑惑的看著芳雅雲。

方雅雲每次看見周晉南都會有些急緊張,不自覺的抓著衣角:“周大哥,昨天晚上的事情,還冇謝謝你呢,要不是你過去,我媽肯定不聽我的,不肯做手術。”

周晉南皺了皺眉頭:“不用謝,都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方雅雲想了想:“今天一早,我還以為你在家呢,就拎著東西去家裡謝謝你,結果去的時候,你已經上班走了,就嫂子在家,嫂子人真好。”

周晉南瞬間表情沉下去,他非常不喜歡任何人去打擾他的家人,可是麵對已故戰友的妹妹,又說不出太苛責的話:“以後不要去了,不用那麼客氣。”

說完也不給方雅雲說話的機會,轉身離開。

方雅雲明顯感覺到周晉南生氣了,有些恐慌,卻也不敢追著上去解釋。

午飯後,方雅雲收拾完廚房就可以下班,她匆匆去街上買了菜回離單位不遠的房子。

房子也是周晉南幫忙租的,裡麵隻有一張雙人床,一個八仙桌和一個櫃子。

方母躺在床上,看見方雅雲拎著菜回來,費力坐起來:“雅雲,我想了一天,我們還是回去,這個手術不能做。”

方雅雲驚訝的把菜籃子放下:“媽,你怎麼又反悔了呢?你昨天不是已經答應周大哥了?”

方母歎口氣看著女兒:“我這個身體,看不看都一樣,就不浪費那個錢了,也不能總是麻煩周晉南,就這已經給他添了太多的麻煩。”

方雅雲趕緊去床邊坐下:“媽,你不要這樣想,你不為彆人想總要為我想想,我就你一個親人了,你要是走了我怎麼辦?你還是做手術吧,要不我再去把周大哥喊來。”

方母瞪眼看向女兒:“不許去!你什麼心思我這個當媽的看的清清楚楚,你覺得我在這裡做手術,留在省城,你就能跟周晉南有什麼?”

“雅雲,我告訴你,我們不能做那種無情無義不要臉的人。”

方雅雲吃驚的看著母親,冇想到母親竟然知道她的心思,趕緊搖頭否認:“媽,冇有,我冇有的,我就是想讓你好好做手術。”

方母搖頭:“你是我女兒,心裡想什麼我能不知道?你彆忘了周晉南有家有口,就算他是一個人,我們也配不上他,再說他也不欠著我們什麼。”

方雅雲有些不服氣:“怎麼不欠著,人家都說我哥是為了救他纔沒的。”

“住口!”

方母直接一巴掌拍了過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