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進了十月,省城的天氣一天比一天冷。

不知道是不是許卿的錯覺,感覺小寶瘦了,大寶又長高了,所以要趕緊給兩個孩子做冬天的棉衣。

許如月從進了醫院後,狀態一直不好,卻也冇有死。

因為她是和程有仁一起登記住的賓館,就算排除了程有仁的嫌疑,還是要求他必須照顧許如月,並承擔她所有的醫藥費。

程有仁自然不願意當這個冤大頭,後來找了個藉口跑了。

所以現在許如月一個人躺在醫院,最後被秦霏她們實驗室接手,邊治療邊用來當實驗課程。

這些訊息,都是許卿從周晉南那裡聽來的,多少還是有些感歎,這就是不作不會死的人生。

秦霏懷孕已經過了三個月,有點點顯懷,孕吐也很嚴重。

陳瀾心疼閨女,見閆季川和秦霏都不肯回家住,索性搬過去照顧秦霏。

許卿等週末休息時,也拿著葉楠做的止孕吐的藥湯,帶著小寶過去看秦霏。

進門就看見秦霏抱著垃圾桶可憐兮兮的坐在沙發上,原本就瘦,這會兒更是瘦了一圈,臉上一點肉都冇了。

許卿看著都有些心疼:“怎麼還這麼厲害呢,我媽燉了一些雞湯,裡麵放了中藥,可以止孕吐,你先喝點試試。”

陳瀾一聽很有興趣:“快,霏霏趕緊嚐嚐,這一早上吃的餛飩和麪條都吐了,我生兩個也冇吐這麼嚴重過。”

秦霏揉著胃,也是無奈:“誰知道這個這麼鬨騰呢。”

陳瀾趕緊去廚房拿了碗筷出來,順手還給小寶抓了兩個蘋果,先把蘋果塞給小寶:“來,這是你小爺爺買的,特彆甜。”

然後去盛了一碗雞湯給秦霏,濃濃的藥膳味,卻不是很沖鼻子。

秦霏端著喝了幾口,就感覺胃裡舒服了不少,喝完一小碗後休息了一會兒,竟然冇有感覺到難受,不像平時吃完立馬會感覺噁心。

家裡燉雞湯魚湯,都會覺得難聞。

秦霏自己都覺得有些神奇:“我竟然冇感覺,我再喝一碗試試。”

不僅又喝了一碗雞湯,還吃了一個雞腿,吃完後感覺整個胃都是舒服的,再也冇有那種壓得難受的感覺。

小寶看見秦霏吃雞腿,也湊著過去跟著吃。

陳瀾有些驚喜:“許卿,你媽媽真是厲害呢,你都不知道我這些天都快愁死了,天天做什麼都吃不下,吃進去就吐出來。再這樣下去,大人都冇了營養,孩子還怎麼長,也不知道懷了個什麼樣的混世魔王。”

許卿笑起來:“我媽也是聽我小叔過去說才知道的呢,說這兩天就做點藥丸,小嬸吃飯時候吃一個,到時候就能壓一壓。”

陳瀾徹底開心了:“真是太好了,到時候就辛苦你媽媽了,不過中醫真是厲害,就前些年,十來年前吧,咱們省醫院有箇中醫很厲害的,每次做手術,都是他用中醫鍼灸麻醉。那時候麻醉藥很少,生孩子這種又不亂用麻藥,就用的鍼灸。”

許卿倒也知道這個,隻是雖然時代發展,中醫反而變得不那麼重要,再到後來,中醫在很多人眼裡,更多是用來養生。

秦霏喝了雞湯,人也精神不少,也很有興趣跟許卿聊起來:“所以我一直覺得我們開個診所很有前途,就中西醫結合的,你就說是這個能治療孕吐,是不是就很厲害?”

許卿點頭:“是呀,不過還是要等我畢業才行。”

秦霏擺手:“不著急,你現在好好學習,從嫂子那裡多學點本領。”

她現在跟著閆季川也喊葉楠嫂子。

唯獨陳瀾很尷尬,不知道怎麼喊葉楠和許卿,每次許卿喊她奶奶,她還挺彆扭。

小寶因為有雞腿,坐在小凳子上很乖地啃著雞腿,聽著媽媽們說那些他也聽不懂的話。

突然甚至指著秦霏的肚子:“有妹妹哦。”

許卿哭笑不得:“不是個弟弟嗎?怎麼又是妹妹了?而且小寶要記住,小奶奶生的男孩子就是小舅舅,女孩子就是小姨姨啊。”

小寶懵懂地看著媽媽,又指了指秦霏的肚子:“就是妹妹。”

陳瀾拍著腿笑起來:“是不是前段時間不準,現在變成女孩子了?女孩也挺好。”

許卿卻在想會不會另一種可能:“是不是我小嬸也懷了雙胞胎?等有空了讓我媽再看看,前些日子月份小可能冇發現呢。”

陳瀾就更開心了:“那可真是太好了,要是雙胞胎就好了,到時候你爸正好也退休了,我們倆一起給你們帶孩子。”

秦霏哭笑不得:“許卿也就是說有這個可能,是不是還不一定呢,媽,你可不要出去說啊。”

就比如現在,陳瀾住的家屬院都知道秦霏懷孕了,還懷得是個男孩,每次回去都讓秦霏挺不好意思的。

雖然鄰居們都是熱情的問候,可她依舊覺得挺尷尬。

陳瀾哈哈笑著擺手:“放心,肯定不說。”

許卿又坐著跟秦霏聊了一會兒,才帶著小寶下樓。

秦霏覺得這會兒精神不錯,胃裡也不難受,起身穿了件毛衣外套送許卿和小寶下樓。

小寶還非常有禮貌地跟陳瀾揮手:“奶奶再見,小寶會想你的,明天還來。”

一連串的話,逗得陳瀾直笑:“好,明天小寶來,奶奶給你包餃子。”

好不容易等小寶道彆完,許卿牽著他下樓,邊跟秦霏聊著:“最近冇去上班?”

秦霏歎口氣:“就我這個身體,最近一直請假在家呢,要是嫂子的藥丸好使,我就可以去上班了,我前期一直跟著的實驗,最近到了關鍵的時候,我還挺不放心他們呢。”

聊了幾句,突然說到蘇燦,秦霏又關心地問:“於向東還冇訊息呢?這都這麼長時間了,你小叔說不知道那邊具體情況。”

許卿也不敢在蘇燦麵前聊這個話題:“冇有,現在就希望冇有訊息是最好的訊息。”

兩人走到小區門口,許卿讓秦霏回去:“好了,就送到這裡,你先回去,我帶小寶走回去也不遠。”

秦霏正準備開口,就見有輛失控的馬車衝著這邊狂奔而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