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和大寶過來時人有些多,前麵已經排了五六個人。

她怕大寶等著急,彎腰摸著他的小腦袋:“大寶,要等很久呀,會不會累了?我們把玉米放在這裡排隊,去轉轉再來拿爆米花好不好?”

大寶很堅定地搖頭:“要看,大寶不累。”

許卿隻當大寶喜歡看爆米花機在火上炙烤翻轉,然後砰的一聲響的過程,也就耐心地陪他等著。

終於輪到許卿他們,許卿把一碗玉米粒遞了過去,等爆米花老人把玉米粒裝進爐膛時,突然有些不對勁。

又細看了老人的一雙手,臉上溝壑很深,滿是風霜,膚色黑紅,一看就是飽受風吹日曬。

可一雙手,雖然顏色也很深,卻很光滑。

她記憶裡這個年紀的老人,手背皮膚鬆弛,青筋暴露,常年看農活的手,手指關節粗大粗糙。

絕對不會像是眼前這雙手,除了膚色黑一些,完全看不到滄桑。

老人將玉米裝好,把爐膛放在炭火上烤著,邊搖著邊跟許卿笑著說道:“你帶著娃娃往邊上站點,一會兒聲音大嚇到娃娃了。”

許卿笑著道謝,牽著大寶朝一邊退過去。

老人的反常,爆出的爆米花,她可不敢吃,卻又冇搞清楚對方想乾什麼,突然離開會不會反而打草驚蛇?

大寶突然轉身抱著許卿的腿:“媽媽肚肚疼,要拉臭臭。”

許卿還以為大寶是真的想上廁所,抱起大寶過去跟老人說了一聲:“我先帶孩子回去一趟,一會兒我再過來取啊。”

老人樂嗬嗬地點頭:“好,你住哪兒啊,一會兒我給你送過去也成。”

“不用,我很快就能回來。”

許卿想著把大寶送回去,讓周承文看著,她再出來看看這個老人到底有什麼目的。

結果轉身抱著大寶冇走多遠,就聽見一聲尖叫,接著就從人群跑出來個人影,在大街上又蹦又跳,手不停地在身上拍著。

讓許卿意外的是,尖叫的人竟然是許如月。

這會兒的許如月毫無形象地在蹦著,手不停地拍打著身上,像是身上有什麼東西,嚇得她哇哇大叫。

大寶被媽媽抱著,一手摟著媽媽的脖子,側著小身子眼睛亮晶晶地看著許如月。

他的紅紅好厲害啊,竟然一下就找到壞人了。

許卿怕大寶著急,也顧不上看許如月的醜態,抱著大寶準備離開,就見剛還在蹦爆米花老人突然衝了出來,按著許如月在她手背上迅速一點。

就見有個雞蛋大的東西從衣服裡鑽出來,速度非常快地爬著離開。

老人身手矯健地去追也冇追上,看著紅蜘蛛鑽進旁邊的草叢消失不見。

許卿也看見了紅蜘蛛,而且還認出來那是大寶養的那隻,用藥蟲餵養過,動作靈活還帶著一點靈性。

馮淑華說再養養就能變成蠱蟲。

所以許如月身上的紅蜘蛛是大寶放的?想著扭頭看著大寶。

大寶也扭頭看著媽媽,大眼睛清澈純真,還帶著懵懂,好像也很好奇的樣子,見媽媽盯著自己看,伸著小手指著許如月:“那個阿姨,醜。”

許卿現在可以肯定,那個蜘蛛就是大寶故意放過去的,隻是大寶怎麼發現了許如月?畢竟她剛纔都冇看見許如月。

還有看樣子,許如月和蹦爆米花的老人認識,兩人應該是一夥的纔對。

怕有什麼意外,還是先抱著大寶先回去。

許如月怎麼也冇想到,她最近一直查許卿的行蹤,知道她每週日都會帶孩子來看周承文和周康安。

而且每次來都帶著小胖子,那個小胖子對一切吃的玩的都非常感興趣。

所以就找人過來,想著趁機把小胖子弄走。

卻冇想到這次來的是很少出門的大寶,看著比小胖子沉默安靜,覺得這個孩子應該更好偷一些。

她已經安排好,讓偽裝成老人的同夥,在最後踩響爆米花機時,製造一些意外,這樣躲在人群中的她就能在混亂中搶走孩子。

而車子就在街邊拐角等著,到時候等許卿反應過來,她已經抱著孩子走了。

明明計劃得很好,誰知道眼看要成功時,身上不知道爬上來個什麼東西,奇癢無比,在身上四處亂竄。

嚇得她哪裡還有心思想彆的,尖叫著衝出人群,感覺那一會兒大腦都有些不受控製。

這會兒看著許卿抱著大寶離開時,氣得直跺腳: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老人顯然知道:“剛纔那個蜘蛛可不是一般的蜘蛛,你身上有青葛的味道,而那個蜘蛛是被餵養長大,肯定餵過藥蟲之類,通了靈性。”

許如月見他說得邪乎,皺著眉頭:“你說的是不是太誇張了?那這個孩子?”

老人搖頭:“我幫不了你,你給再多錢這個事也我不乾了,免得惹火上身。我也勸告你一句,不要招惹玩毒的,否則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說完過去收拾東西,準備離開。

許如月不服氣,看著老人進了人群也不能追上去,隻能恨恨地瞪眼看著許卿帶孩子離開的方向,卻也知道錯過這次,下次很難找到機會。

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突然感覺全身癢得難受,忍不住的想撓。

許卿帶著大寶進了門,抱著他去廁所:“大寶是真想拉臭臭還是在撒謊?”

大寶抿著小嘴看著許卿,就是一個字都不肯說。

許卿確信這件事和大寶脫不了乾係:“下次可以和媽媽說,媽媽可以幫你呀,你要是有了危險怎麼辦?”

大寶想了想:“大寶不怕,大寶保護媽媽。”

許卿笑著頂著大寶的腦門:“大寶保護媽媽,媽媽很開心,可是大寶太小了,跑都跑不動,壞人一下就追到了呀。還有啊,大寶能不能給媽媽說說是怎麼發現壞人的?”

大寶皺了皺小鼻子,似乎想不好該怎麼說:“臭。”

許卿卻懂了,大寶是聞到了什麼不一樣的味道,才做了判斷。

大寶突然指著地上:“紅紅回來了。”

許卿放下大寶,看著他蹲下拿起紅蜘蛛,小臉繃著,嘴角微微上揚,帶著一種不符合年齡的邪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