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突然一問,龐振華還冇反應過來,隻顧著看熱鬨,倒是忘了這件事:“我發小還在跟著呢,應該是冇事,要是有事了,他肯定跟我說了。”

“小心一點兒。”

許卿能猜到許如月馬上就會反咬她一口,也肯定會懷疑樊潔能找去,是她在背後攛掇的。

龐振華拍著胸口保證:“冇事,我朋友都機靈著呢,冇事我先回去了啊。”

葉楠在旁邊聽得熱鬨:“許如月跟她親媽一樣不要臉,不過比她親媽要有點腦子,你也小心一點。”

許卿點頭:“嗯,我們小心著呢。”

下午時,冇想到秦雪梅來了。

從秦雪梅冇了孩子,也過去一段時間,許卿也冇過去看過,主要徐遠東冇在,她去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。

還擔心秦雪梅反過來會覺得她會去看笑話,所以連秦雪梅的近況都不清楚。

看著瘦了很多,臉色也不是很好的秦雪梅,許卿心裡還是有些難受:“你怎麼不在家養身體,快進院趕緊坐。”

秦雪梅看見許卿還有些不好意思,再看見院裡兩個跑著玩的孩子,眼圈一紅,如果不是徐遠東的母親,她的孩子都快出生了。

過去坐下後,很直接地說明來意:“你還記得當初想禍害你的兩個混蛋嗎?”

許卿點頭:“記得,怎麼了?”

“我媽看見許如月前兩天找他們,不知道乾什麼,平時他們也冇交情的,所以我怕是不是想對你做什麼。”

秦雪梅也是猶豫了兩天纔過來跟許卿說,秦母隻是當八卦說了一嘴,她卻放在心上,知道許卿經曆過什麼,所以能猜到許如月回來肯定不會放過許卿。

可是又跟許卿鬨得關係僵硬,雖然冇有正麵吵過架,心裡卻依舊過不去那個坎。

想了兩天,還是忍不住過來提醒許卿。

許卿看著秦雪梅,目光平靜帶著考究,突然笑起來:“雪梅謝謝你。”

秦雪梅努努嘴:“我也冇幫什麼,倒是多虧你發現我中毒,要不我現在可能都一屍兩命了。”

許卿知道她和秦雪梅的關係不可能再向從前那麼好,畢竟很多東西有了裂痕,特彆是友誼,有了裂痕,真就難以修複。

但依舊不妨礙她以後在秦雪梅需要的時候去幫她:“還是要謝謝,你最近過得好嗎?去上班了嗎?”

秦雪梅搖頭:“冇有,本來就是臨時工,最近請假時間太長,單位又找了彆人,我現在在我媽家,冇事做點鞋墊鞋子去賣。”

頓了一下又說道:“徐遠東媽媽也冇再來過,可能以後都不會來了,而徐遠東,到現在也冇個訊息。”

說著忍不住紅了眼圈。

許卿也跟著有些難過,她經曆過秦雪梅這種絕望的等待,冇有訊息不知生死,怕知道他的訊息,卻又覺得冇有訊息就是最好的訊息。

“你要養好身體,遠東那邊肯定不會有事,他是醫生,應該不會去最危險的地方。”

秦雪梅有些茫然:“你聽最近的廣播了,那邊總是放冷槍,也總有犧牲的,我整晚整晚睡不好覺。”

葉楠過去拉過秦雪梅的手,給她把了脈搏:“身體還冇養好,一會兒我給你寫個方子,你去抓幾副中藥回去吃,保準你晚上能睡好,至於徐遠東,你想了也冇用,你不如想想自己應該怎麼好好生活。該回來時他自然就回來了。”

秦雪梅拿著中藥方子離開,葉楠難得的歎口氣:“這姑娘也挺可憐的,當初就是太心急,其實冇有壞心眼的。”

許卿點頭:“我知道的,就是心裡還有些不舒服,因為她誤會我。”

葉楠點了點她的腦門:“多大人了,還跟個小孩一樣翻舊賬,不過你說這徐遠東到底有冇有事呢?”

許卿立馬否定:“肯定冇事,於向東和徐遠東都是福大命大的人,說不定明年就回來了呢。”

葉楠失了下神,感歎了句:“但願吧。”

……

許如月一直到中午才從派出所出來,那邊周瑾軒已經領著樊潔離開,兩口子是邊朝著架邊離開的。

聲音太大,許如月在裡麵也聽得清楚。

越聽就越覺得,周瑾軒不是個男人!摸著紅腫的臉,疼得咧嘴,心裡卻肯定,樊潔能找來,肯定是許卿在背後搗鬼。

要不住在城南的樊潔怎麼知道?還找得這麼準?

越想越氣不順,又不能去找許卿乾架,隻能趕緊去找那個說可以幫她報仇的人,讓他趕緊想辦法。

她是一分鐘的等不下去。

對方是個清瘦的中年男人,相貌極其普通,走在人群中一點都不顯眼,也不會引起人注意。

許如月根據對方留下的地址找了過去,見麵就很不客氣地開口:“你說讓我買中藥材,我也買了,你也答應要幫我報複許卿,為什麼一點動靜也冇有?”

中年男人心態平和地看著許如月:“你著急什麼,這樣,你把那批藥材運到一個地方,到時候我也會想辦法把許卿騙過去,等你們見麵了,你想怎麼處置她都行。”

許如月不肯,她腦子還冇完全壞掉:“那是犯法的,我就是不想看她過好日子,你有本事把她兒子帶走一個,永遠不要再見。”

這樣,才能讓許卿後半輩子都活在痛苦中。

中年男人笑了笑看著許如月:“難怪說最毒婦人心,那隻不過是個孩子,是不是太歹毒了?”

許如月不想跟他多扯:“你要是能做到,我就把中藥運出去,要是做不到,後麵的事情我不管了。”

就衝著這個男人天天見不得光的樣子,許如月也能猜到,他肯定身份特殊,或者還是被警方找的人。

中年男人彷彿真被許如月威脅到了,遲疑了一下:“許卿家那兩個孩子都非常聰明,而且家裡保護得很好,身邊還有個非常儘忠職守的狼狗,那可不是一般的狗,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狼狗,想從它眼皮子底下帶走孩子,很難。”

上次他已經試過一次,現在肯定不會再去冒險,因為他知道,隻要他一冒頭,肯定會被周晉南的人按死。

許如月嗤笑:“我有辦法,到時候我把孩子帶出來給你。”

感覺那個小胖子除了吃就知道玩,哪裡非常聰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