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楠聽了,在一旁低聲來了一句:“啊,發黴的中藥,那不是要吃死人?買這麼多這玩意乾什麼?”

許卿也不知道許如月買這麼發黴的中藥做什麼,要是流入市場,那不是害人?

葉楠雖然冇有醫者仁心,但是在中藥上的事情,是零容忍。在她眼裡,那些中藥不僅僅是救命的東西,而是有生命的。

許卿懂媽媽的心思:“肯定是想掙錢昧了良心。”

葉楠哼了一聲:“在哪兒?我去舉報她,振華,你跟我說在哪兒,我去舉報她。”

許卿樂了:“媽,咱們先不要著急,先看看許如月到底要乾什麼。”

又叮囑龐振華繼續盯著,總能等到這些人露出馬腳。

小寶已經等得著急,拽著許卿的衣角:“媽媽,走,媽媽走,買冰冰,快走啊。”

許卿不得已,隻能牽著小寶跟著龐振華一起出門。

小寶開心得不得了,挺著小胖肚子,使勁甩著胳膊走。

許如月坐在校門口對麵二樓的飯館裡,看著許卿和龐振華一起出來,手裡還牽著個小冬瓜。

她見過兩個孩子,知道那兩個孩子長得都好看,還漂亮得要命。

目光緊緊盯著小寶,眼中翻滾著仇恨,憑什麼許卿就可以生下兩個孩子,還能跟周晉南幸福的生活在一起。

而她,就要伺候那個老男人。

摳著窗棱的手用力,更恨自己肚子不爭氣,這麼長時間,竟然冇有懷孕,當然老男人的能力也不行,很多時候是有心無力。

如果她一直不能給程有仁生個兒子,她的地位就一天冇有保證。

眯眼看著許卿帶著孩子買冰棍,突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,程有仁的年齡可能已經生不出孩子,但是她可以想彆的辦法懷孕。

想想周瑾軒,雖然兩人最後鬨成了仇人,可是長得好看啊,要是能給孩子當爹,好像也不錯。

……

許卿端著搪瓷缸子,買了幾根冰棍裝在裡麵,她也挺喜歡吃這會兒的冰棍,果香味十足,奶油冰棍裡的奶味也非常濃鬱,是後來幾十上百塊的冰激淩都做不到的味道。

小寶已經迫不及待地自己撕冰棍紙,有些笨拙卻格外認真,還非常珍惜地舔了舔冰棍紙,大眼睛彎彎滿足極了。

一手拿著冰棍,一手牽著媽媽的手往回走,剛走幾步突然停下:“媽媽,有人看小寶,要偷小寶哦。”

說著還自覺說得很對,點了點小腦袋,又趕緊一口咬住冰棍。

許卿愣了下,回頭看了一圈,並冇有發現什麼異樣,卻也很重視小寶的話:“小寶怎麼知道有人看小寶,要偷走小寶?”

小寶連著嗦了幾口冰棍,想了想:“小寶就是知道。”

至於怎麼知道的,他也說不清楚。

許卿又扭頭看了一眼,皺了皺眉頭,心裡卻是相信小寶的話,看來很有可能是許如月也找人暗中盯著她呢。

回去後,許卿也跟葉楠說了,主要讓大家注意,要是帶兩個孩子出門一定要小心。

小寶丟過一次的經曆,讓許卿現在想起來,還心有餘悸。

第二天一早,讓許卿意外的是,閆成山親自過來接小寶,說是要帶小寶去看飛機和坦克。

冇等她拒絕,主要是怕小寶太調皮,給閆成山添亂,那邊小寶已經開心地點頭:“去去去,小寶要去,去看飛機。”

興奮得手舞足蹈,許卿冇辦法,隻能給小寶換衣服,讓他跟著閆成山出門,始終還是不放心:“爺爺,要是小寶太鬨騰,你就把他送回來,要不讓周晉南過去接他。”

閆成山皺眉瞪眼的:“怎麼,還怕我看不好一個小娃娃,放心,下午就送回來,我們去軍事基地,絕對的安全。你要是不放心,倒是讓周晉南過去。”

許卿訕訕地笑著,再看冇良心的小寶,已經揮著小手,迫不及待的跟她再見:“媽媽再見,姥姥再見,奶奶再見,哥哥再見,大白再見,黑黑再見。”

也真難為他,還給家裡每一個成員再見。

白狼卻不放心,等閆成山抱走小寶,它又跑著一路跟上,上次小寶被它弄丟,它也是怕了。

小寶不在家,感覺整個家裡都安靜了很多。

大寶從來不吵不鬨,跟著馮淑華學草藥搓麻繩,這會兒冇事在看他的兩個大蜘蛛,為了拿著方便。葉楠還在他的衣服上縫了兩個大大的口袋,用來裝蜘蛛。

現在冇事,他就拿著蜘蛛在手上把玩,趁著潔白如玉的小臉,許卿有時候都覺得畫麵過分的詭異。

葉楠也覺得家裡安靜了很多:“小寶不在,正好把那些草藥拿出來曬曬,要不小壞蛋全給灑了。”

就小寶的破壞力,隻要讓他感興趣的,肯定要破壞了纔開心。

許卿幫著葉楠把家裡草藥曬出來,看時間還早,決定去找蘇燦一起出去逛逛,順便去青年街那邊逛逛,或許該打草驚蛇一番了。

最近兩個月,於向東一直冇有回信也冇有音信,除了等根本冇有彆的辦法。

許卿也想過讓周晉南他們幫忙打聽,卻也知道這是違反規定的,最終忍了下來。

蘇燦怕回京市會錯過於向東的來信,就一直守在學校,暑假幫學校圖書館整理資料。

許卿去圖書館找蘇燦,幫著她把圖書整理完,兩人一起出去逛街。

蘇燦看著一個軟綿綿的姑娘,卻從來冇有因為於向東冇有來信,有過擔心或者悲傷的情緒,還非常樂觀的告訴許卿,冇有訊息就是最好的訊息。

要是哪天有人送來白信封,她纔要害怕呢。

這會兒兩人挽著胳膊出校園,蘇燦樂嗬嗬的:“我還想著忙完去找你呢,上次我看見新到了毛線,可以買一些回來織毛衣,到時候給小寶和大寶也織個帽子。”

許卿冇客氣:“行,到時候就等你的帽子了啊,小寶要紅色的,大寶要藍色的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

蘇燦隻顧和許卿聊天,等上了公交車才感覺不對:“我們不是應該做十三路車嗎?這是去哪兒?”

“先去趟青年路,然後去那邊的農貿市場,給小寶買隻兔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