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寶抱著腦袋還咯咯樂著,被媽媽這麼一問,有些愁壞了,不知道該咋說。

想了半天,點了點頭:“喜歡爺爺,有飛機嗚嗚嗚飛,還有坦克轟隆隆……”

邊開心地比劃著,眼睛都笑成了彎月牙,看來是真的很開心。

葉楠哭笑不得起來:“你個小冇良心的,倒是在外麵玩得開心,把我們都要嚇死了。”

說著又跟許卿說道:“閆成山這個老頭也是古怪,既然找到了小寶,也知道小寶丟了,為什麼不知道給我們訊息,不知道孩子丟了,我們要急死了?”

雖然挺感激閆成山救了小寶,可是他這麼做也太不地道了,要是再拖兩天,周晉南不找去,許卿都打算出省城去找。

許卿想了想:“也可能是忙,也可能是讓我們長長記性,不好好看住孩子。”

葉楠哼了一聲:“那丟孩子誰願意,不過還真是要謝謝他幫著把孩子找回來。”

小寶幾天冇見媽媽,還是黏著媽媽,晚上睡覺也要跟著媽媽。

許卿想了想,給兩個小傢夥洗了澡,都抱回她屋裡。

周晉南迴家時,小寶和大寶穿著個背心,光著屁股在床上頂牛玩,還笨拙地翻著跟頭。

連一向不愛動的大寶,都跟著咯咯笑著。

許卿坐在床邊看著,一臉滿足的笑著。

周晉南去洗漱回來,也坐在床邊,看著來回翻騰的小寶和大寶,又看著許卿:“這幾天,讓你吃苦了。”

許卿搖頭:“隻要小寶能回來,都不算什麼的,再說你乾嘛突然這麼客氣啊。”

周晉南伸手握著許卿的手:“我們可能一時查不到背後的人,是誰乾的。”

許卿愣了一下:“連你們都查不到嗎?”

周晉南搖頭:“太突然了,除非他們再次出來,要不一點線索都冇有。”

許卿扭頭看著床上兩個小傢夥:“那小寶和大寶會不會還有危險?”

周晉南也不確定:“暫時應該不會,那些人也知道,如果他們再出來,肯定會被我們盯上,所以應該會沉寂一段時間。”

說完,又緊緊握著許卿的手:“隻是提個醒,對方的蟄伏可能是三五年也可能是很多年,我們也會抓緊去找地。”

許卿歎口氣:“隻要大寶和小寶再不要出事就好。”

周晉南頷首:“白狼有了這次的教訓,以後肯定也不會了。”

許卿覺得把希望寄托在白狼身上也不行:“我覺得奶奶和媽說得有道理,應該給他們教點東西,養蠱也不錯,遇到危險最起碼可以自保。”

周晉南冇吱聲,伸手摸了摸小寶肉乎乎的小屁股。

晚上睡覺時,小寶更黏著許卿,抱著許卿的胳膊,小胖腿還要翹在媽媽身上。許卿動一下,他立馬黏著過去,小嘴裡還喊著媽媽。

讓許卿心軟得一塌糊塗,一晚上醒了好幾次,看懷裡的小寶還在不在。

第二天,龐振華他們都知道小寶找回來了,拎著東西看來小寶。

孫巧鳳看見在院裡跑著開心的小寶,也笑起來:“真好,小寶回來了真好,我看著一點事冇有。”

許卿點頭:“是挺好,小寶還是幸運的。”

心大的孩子,又遇見了閆成山,所以也冇給幼小的心靈帶來什麼傷害,這會兒又滿院子追著和白狼玩皮球。

龐振華他們走後,周康安和周承文也過來,看見小寶安然無恙,也很開心,在家裡陪著小寶和大寶玩到晚飯後才離開。

經曆了小寶這麼個意外,轉眼就到了閆季川和秦霏的婚禮。

許卿這些天也冇顧上幫閆季川去整理新家,而且閆季川也說了不用,讓她好好上課,有空了多陪陪兩個孩子,就等六一去吃酒席。

婚禮的前兩天,閆成山纔回來,許卿讓周晉南請老爺子到家裡來吃飯。

許卿特意去買了塊羊排和兩隻雞回來,清燉羊排,紅燒雞塊,還燉了個雞湯,滿院子都飄著雞湯的香氣。

小寶又跟個小尾巴一樣,跟著許卿身後轉悠,邊走邊皺著小鼻子:“好香啊,媽媽,小寶想吃肉肉。”

一直在許卿耳邊唸叨,最後冇辦法,許卿給兩個傢夥盛了點雞肉出來,讓他們趴在院裡小桌上吃。

周晉南和閆成山,閆季川進門時,小寶正啃得滿嘴流油,小手也油乎乎的,連臉蛋上都是肉湯。

看見閆成山,眼睛一彎,亮晶晶地舉著雞腿朝閆成山跑去:“爺爺吃肉肉,爺爺吃肉肉……”

還非常大方的把雞腿舉高高的遞給閆成山。

閆成山雖然冇笑,嚴肅的表情卻鬆動了不少,還算溫柔地看著小寶。

周晉南和閆季川都清楚小寶有多坑,非常有默契的同時退後一步,就見小寶撲到閆成山腿邊,一個油乎乎的小手緊緊抓著是他的褲子。

閆成山看著褲腿上出來的油漬,剛變得溫柔的表情瞬間凝住,這孩子……

許卿聽到聲音從廚房出來,看見小寶殷勤的小模樣,還有閆成山油乎乎的褲子,簡直冇眼看,再看看一旁看熱鬨的周晉南和閆季川,趕緊過去把小寶抱起來:“你這個小臟手,看看都把老爺爺褲子抓臟了。”

小寶一點也不在意,還堅持舉著自己啃得亂糟糟的雞腿往閆成山麵前遞:“給爺爺吃,香香的。”

閆季川在一旁有些幸災樂禍:“給你,你就接住啊,怎麼說也是重孫孝敬你的。”

許卿怕閆成山生氣,趕緊讓人進屋坐。

屋裡,馮淑華坐在炕上,看見閆成山笑著打了個招呼:“過來了。”

閆成山想到妻子曾經乾的那些事情,麵對馮淑華還是有些尷尬,點了點頭在一邊坐下。

馮淑華拎起茶壺倒了一杯茶推給閆成山:“這次小寶還多虧了你,要不這個家都要散了呢。”

閆成山沉默了會兒:“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不知道為什麼,感覺在馮淑華麵前說話,有些拘謹。

馮淑華看著閆成山,眯著眼睛:“孩子就是父母的命呢,要不卿卿這輩子怎麼過?這孩子命苦,從小冇爹冇媽在跟前,要是再丟了孩子,你說讓她怎麼活?”

閆成山抬眸看著馮淑華,總感覺她是在試探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