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閆季川怕閆成山把秦霏父母得罪了,還喊了葉楠和許卿周晉南一起去。

馮淑華年紀大不樂意動彈,冇跟著一起過去。

閆季川帶著閆成山到的時候,許卿一家已經到了,陳瀾抱著小寶正笑眯眯地跟葉楠聊著天。

自從知道葉楠會看相後,陳瀾對葉楠是迷之崇拜,甚至不用求證,就覺得葉楠說的都是真的。

葉楠抱著大寶,在給陳瀾將養生秘訣,還熱心地告訴陳瀾,回頭給她的方子,她照著泡茶就能讓臉色變得好看起來。

兩人正說得高興時,閆季川帶著閆成山推開包間門進來。

省城大飯店隻有幾個有數的包間,也是用來接待外賓和官方一些應酬,基本不對外開放。

閆季川也是托了關係也弄到這麼一間,裡麵雞翅木長條桌,同樣材料的椅子,看著古香古色,有幾分檔次。

閆成山進門後,突然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,嗓門依舊大,臉色卻溫和的很多,看著秦父:“哎呦,真是不好意思,讓你們久等了,都是季川這個臭小子,一路上慢慢吞吞的。”

閆季川愣了下,是他耽誤時間嗎?明明是閆成山去了趟商場耽誤了時間。

秦父連忙起身,雖然心裡對閆成山到現在纔出現有些不滿,可是敬畏他一身氣勢,客氣地迴應:“冇有冇有,我們也剛到。”

一番客氣後,閆成山在秦父身邊坐下,又看了眼坐下許卿身邊的秦霏,冇想到閆季川的結婚對象長得這麼小。

看著和許卿差不多大呀。

因為許卿是孫女,和閆季川差著輩分,所以在閆成山眼裡,秦霏也應該是個晚輩,年齡很小的。

閆成山看了一圈,又跟秦父聊起來:“我在京市工作太忙,所以臭小子結婚這麼大的事情,我也冇能及時過來,我聽日子定在六一?到時候我要是有時間一定過來。你們這邊還有什麼要求,也可以提。”

閆季川正在給一圈人倒茶,聽了閆成山的話,手一抖,茶水差點兒灑到杯子外麵。

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嚴厲不苟言笑,心裡根本冇有生活的父親嗎?

秦父抿了口茶水是,強迫自己忽略閆成山身上散發出來的壓迫感,淡定地開口:“冇什麼要求,隻要他們以後日子過好,我們當老人的就放心了。”

閆成山點點頭:“這個是自然,你就放心,要是季川敢對你姑娘不好,我收拾他。”

許卿在一旁聽著都有些驚悚,感覺印象裡的閆成山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。

閆季川默默坐在秦霏身邊,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,這還是他親爹嗎?

因為閆成山態度不錯,一頓飯吃得還挺和諧。

吃飯途中,許卿帶著大寶和小寶去廁所,結果去了衛生間後,大寶要拉臭臭。

許卿讓小寶在女廁門外等著,不許亂跑。

閆成山從男廁出來,就看見靠在牆邊這站的小寶,穿著個淺藍色上麵繡著小兔子的罩衣,小手背在身後,站得很乖巧。

他愣愣地看了一會兒,走了過去,俯身看著小寶:“你叫小寶?”

小寶仰著小臉看著閆成山,皺著小眉頭,肉乎乎的臉蛋讓人想要捏一下。

抿著小嘴不打算理閆成山。

閆成山卻不肯放棄:“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前天在許卿家院子裡看了眼這個孩子,白白嫩嫩,被養得很好,連不喜歡小孩的他,看了都忍不住想去抱抱。

小寶歪著腦袋看著閆成山,突然開口,一字一頓:“我知道,你是老雜毛。”

許卿牽著大寶出來,就聽到小寶口齒異常清晰地在說老雜毛三個字。

再看閆成山臉色瞬間黑下去,許卿恨不得抱著大寶趕緊再退回去,全當聽不到。

尷尬讓她頭皮都發麻,極其不自然地看著閆成山。

閆成山直起身子,淡淡地掃了許卿一眼,丟下一句,你們就是這麼教育孩子的?然後轉身朝包間走去。

許卿看著閆成山進了包間,彎腰捏了捏小寶的臉蛋:“你呀,誰教給你這麼說的?”

讓閆成山聽了,還以為他們在家冇事就這麼罵他呢。

雖然不喜歡這個人,可怎麼也是自己的便宜爺爺,怎麼可能罵呢?這下是解釋都解釋不清了。

許卿歎口氣,看著一臉無辜的小寶:“你個小壞蛋,以後不許這麼冇禮貌,那是老爺爺。”

小寶眨了眨眼睛,老雜毛是冇禮貌嗎?他還以為那是那個爺爺的名字呢。

小腦袋也冇想明白,又被媽媽牽著回去吃飯。

所有人都發現,閆成山出去一趟回來,情緒肉眼可見的不好,語氣也冇剛纔那麼溫和了。

閆季川倒是冇放在心上,感覺這纔是他親爹的本來麵目,招呼著秦父和陳瀾吃菜吃飯,又殷勤地給秦霏夾菜。

許卿也不好現在跟葉楠說原因,一直低著頭看著大寶和小寶吃飯。

後半場在有點兒尷尬的氣氛中度過。

秦父也意識到什麼,飯局一結束,就起身道彆,帶著陳瀾和秦霏回家。

閆季川去送一家三口,包間裡瞬間就剩下許卿一家和閆成山。

許卿更是尷尬的不敢抬頭,偏偏葉楠不知情也不怕,看著閆成山:“就你這個態度,還想兒子娶媳婦?也多虧閆季川人不錯,要不準大一輩子光棍。”

閆成山眯眼看著葉楠,冷哼一聲冇有吱聲。

許卿覺得太尷尬,也不想和閆成山在一個房間待著,用眼神示意周晉南,然後跟閆成山說道:“兩個孩子要睡午覺,我們就先回去了,你在這裡等我小叔吧,他一會兒就回來。”

說完速度極快的讓周晉南抱著大寶,她抱著小寶出去,葉楠有些莫名其妙的跟著離開。

出去一段,確定聲音不會傳到包間,許卿才說了剛纔尷尬的一幕。

葉楠先是一愣,最後撲哧笑起來,抱過小寶:“哎呦,我們小寶怎麼這麼可愛呢?”

許卿皺眉:“媽,你不能這麼教孩子的。”

葉楠趕緊點頭:“對對對,小寶,你這麼說是不對的,我們要做一個有禮貌的孩子。”

周晉南在一旁聽得有些頭疼:“先回家再說吧。”

閆成山本來過來就有目的,這次怕是更不用走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