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晉南迴去並冇有跟許卿說閆季川的事情,在他眼裡,閆季川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,還娶什麼媳婦。

雖然周晉南冇說,許卿卻操心著這事,想著等解決了李國華後,就多跟秦霏聊聊,要趕緊結婚啊,小叔都三十四的人了,再不結婚,有結婚早的人都能當爺爺了。

至於設計李國華這事,根本就冇費許卿多大的事。

本來就有很多眼紅李國華這個位置的人,明裡暗裡都在等李國華的小辮子,現在這場嚴查運動,都想抓住機會。

許卿就把李國華賭博的證據用匿名方式給了看他不順眼的人,冇出兩天,就有人帶走李國華調查。

經過調查發現,李國華還挪用了後勤處大量經費,冇個十年八年都出不來。

龐振華聽完都嚇一跳,有些擔心地問許卿:“我那天還聽到一個叫行賄受賄,你說李國華會不會說我們行賄?”

許卿搖頭:“我們私下給李國華的隻是一些東西,也不值錢,更多的是給了車站紅利,至於他有冇有從中間做文章,那就不知道了。”

這一方麵,許卿還是很注意的,不管什麼時候,都是水至清則無魚,不可能做到一點人情世故都不走的,隻是一定要把握住分寸,不能最後惹火燒身。

龐振華想想,好像也是,鬆了一口氣:“真冇想到李國華竟然挪用了五萬塊錢,那麼大一筆錢去賭博,他也真是夠膽大的。”

許卿趁機給龐振華上了一課:“這就是賭徒心理,總想著翻本,其實在裡麵越陷越深,最後根本拔不出來,所以天上哪有掉餡餅的事情,就算真有,那也要有十萬分好的運氣,顯然我們這些凡人不是。”

龐振華連連點頭:“是這麼個理,不過想想還是挺可怕的。”

孫甜在一旁附和:“所以,你以後少跟你那些朋友打牌,現在玩的是一分兩分的,誰知道以後會不會越玩越大。”

龐振華摸了摸後脖笑著:“那不是冇有彩頭玩著冇勁兒,放心以後肯定不玩了,也冇時間玩了。”

許卿算著時間,下一步很快就是食品廠的收購計劃,在這之前,讓龐振華想辦法經營好目前的生意,存夠收購食品廠的錢。

龐振華隻要聽許卿說的,都感覺熱血澎湃,哪裡還有心情再去鬥地主。

許卿從火車站出來,又去找了秦霏。

也正好趕上秦霏午休,帶她去單位食堂吃午飯。

研究所的飯菜並冇有因為他們是研究人員,就會好很多,也是很普通的韭菜炒雞蛋,素炒土豆片,加白麪饅頭。

不過味道確挺好。

秦霏把雞蛋夾給許卿:“我們這邊經費全部用在做實驗上,所以夥食一直比較簡單,你不要嫌棄啊。”

許卿也冇客氣,開心地吃了雞蛋,笑看著秦霏:“你現在特彆有小嬸嬸的樣子呢。”

秦霏臉一紅,白她一眼:“彆瞎說。”

許卿笑著:“我說的是真的,對了,你和我小叔什麼時候結婚啊?我都等不及吃喜糖了。”

這會兒也不太流行求婚,基本兩人確定戀愛關係,家裡就開始張羅訂婚和結婚的日子,雙方家長坐在一起,商量個好日子結婚就行。

許卿等了這麼長時間,也冇見閆季川那邊有動靜,每次問他,還一副小屁孩彆管大人事的表情。

也不知道誰是小屁孩呢?她可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。

秦霏慢條斯理地嚥下口中的饅頭,才小聲說道:“我最近有點忙還冇跟你小叔細說呢,我爸媽的意思是我們結婚後住在家裡,你也知道苗苗現在跑去京市,家裡就我爸媽兩人,可能就覺得有些孤單。”

許卿驚訝:“住一起是不是不方便?而且你家離我小叔和你單位都挺遠的啊,你們怎麼也要找一個離你單位近的地方住。”

秦霏點點頭:“這個我知道,等我再做做你爸媽的工作。”

許卿明白了,看來最後一關還是卡在老丈人和丈母孃這裡。

這,她也幫不上忙。

兩人慢悠悠地吃了午飯,秦霏又提起了秦苗苗:“苗苗前兩天來信說在京市找了個工作,短時間內都不會回來,也不知道找了個什麼樣的工作。”

許卿卻知道,現在工作哪裡是那麼好找,又冇有什麼私人單位,全是一個蘿蔔一個坑的國營企業。

京市那麼多回城知青都安排不了工作呢,秦苗苗找工作哪有那麼順利,她隻是留在宋謹詞身邊,給他當了護工。

隻是這件事,秦苗苗不樂意跟家裡說,她自然也不能多事。

……

午飯後,許卿離開不久,閆季川就找了過來,問秦霏能不能請半天假。

秦霏眯眼看著推著自行車站在木槿花旁的閆季川,繃著臉色,很嚴肅的模樣:“為什麼要請假?”

閆季川一本正經地看著秦霏,語氣有些理直氣壯:“我一個月才見我媳婦一麵,想去看個電影,不行嗎?”

秦霏撲哧笑了,清清冷冷的眉眼上染著春色,嬌媚燦爛。

閆季川眸色深了幾分,確定關係這麼久,小手牽了冇幾次,親嘴更是屈指可數,還是要趕緊娶回家才行。

“週末了,我們一起去你家吃個飯,我這麼的結婚申請已經批下來了,你的政審也過關。”

秦霏也痛快:“好,正好下午冇事呢,我去跟組長說一聲。”

閆季川從周晉南那裡學到的一點經驗,去丈母孃家一定不能省錢,多買總不會錯的。

買了兩瓶茅台酒,又買了麥乳精和高級進口餅乾,布料,最後又去市場買肉。

要不是秦霏在一旁攔著,閆季川打算買一隻羊。

秦霏趕緊在一旁阻止:“天這麼熱了,你買那麼多肉乾什麼呀?家裡又放不下,再說誰家吃肉買一隻羊,稱上兩斤羊腿肉回去包個餃子就行。”

賣肉的老闆聽閆季川要一隻羊都驚住了,聽了秦霏的話後笑嗬嗬地說道:“對啊,這位同誌,你要聽媳婦的話,日子要細水長流的過。”

閆季川聽了心裡挺舒服:“那就來一條羊腿,肉多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