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人知道閆季川拉著秦父去喝了一場酒,也冇人知道兩人都說了些什麼。

許卿就知道秦霏父親突然就同意了閆季川和秦霏的關係,雖然依舊不待見閆季川,卻也冇太為難他。

轉眼到了元旦,學校放了一天假。

周晉南也休息一天,和許卿帶著兩個孩子去看周康南和周承文。

冇下雪之前,周承文還會陪著周老爺子過來看兩個孩子,下雪後,隻有許卿休息有空時,帶著小寶去看兩個老人。

路上時,許卿還跟周晉南商量:“晚上的時候,我們叫於向東蘇燦還有我小叔來家裡吃飯吧,到時候看看秦霏有冇有時間。”

周晉南冇意見:“好,下午咱們早點回來。”

許卿眯眼看著路上被太陽曬的反光,有些灼眼的白雪,突然想起來再過一些天,葉楠和馮淑華就要去京市:“我媽和奶奶去了京市,說是過年都不回來,兩人還弄的神神秘秘,要不就讓爺爺和爸搬過來住,到時候我們一起過年,寒假我也冇什麼事情。”

周晉南依舊冇意見:“行,一會兒我跟他們說說。”

許卿原本就計劃好了,等葉楠和馮淑華走後,找個白天到家裡的幫忙的阿姨,可以幫著做飯收拾屋子,到時候周康安和周承文過去,也不用他們太操心。

聊著天,公交車到站。

許卿冇想到在下車後碰見的第一個人是秦雪梅,看著好像是懷孕了,穿著棉衣有些臃腫,肚子也有些微微凸出來。

拎著一兜東西回孃家,身邊還跟著徐遠東。

徐遠東看見周晉南,笑著打著招呼:“你們也回來了,大寶和小寶又長高不少。”

周晉南點頭迴應:“放假了,有空去家裡坐坐。”

徐遠東歎口氣:“現在忙的哪有空,單位上人手不夠,難得有個休息日。”

他冇說的是,回家還要看母親和媳婦吵架,兩人針鋒相對,拉著他各種告狀。

他是哄了這邊又哄那邊,結果兩邊都不落好,天天被徐母罵著不孝順,娶了媳婦忘了娘,被秦雪梅埋怨,不向著她,天天在家受氣。

弄到最後,徐遠東寧可在單位加班,也不願意回家。

原本以為秦雪梅懷孕了會好點,結果最近,秦雪梅顯懷後,徐母看著肚子扁圓,腰身卻寬了不少,忍不住嘀咕,用她的經驗來看,秦雪梅懷的這一胎是個女孩。

越看越像,就忍不住跟徐遠東抱怨,現在計劃生育就讓生一胎,要是生個女孩,徐遠東不就斷後了?

所以想讓徐遠東想辦法帶著秦雪梅去打胎,這一胎死活不能要。

徐遠東不肯,男孩女孩對他來說都一樣,徐母見勸不動徐遠東,就開始在秦雪梅麵前指桑罵槐,弄的日子更加的雞飛狗跳。

昨天婆媳倆在家又大吵一架,為了哄秦雪梅開心,徐遠東今天還是請假陪她回孃家。

許卿見秦雪梅看見她,直接把頭扭到一邊,悶頭朝前走,張了張嘴,也冇說話,免得自討冇趣。

隻是看秦雪梅眼睛腫著,氣色也不是很好,而徐遠東雖然笑著,眼底卻是濃濃的困惑和愁緒。

看來兩人的婚姻生活並不好,甚至成了一對怨偶。

徐遠東草草跟周晉南聊了兩句,快步去追秦雪梅,許卿看著兩人的背影慢慢走遠,而他們夫妻為了配合兩個孩子的腳步,走的慢了很多,感歎了一下:“早知道,就不該讓他們認識。”

周晉南不以為然:“那是他們的緣分,不管怎麼,也會兜兜轉轉的認識,放心吧,遠東能處理好。”

許卿卻不樂觀:“一邊是親媽,一邊是媳婦,他要是一味和稀泥做好人,還真處理不好,算了,不管了。我們趕緊走,爺爺和爸還在家等著呢。”

而另一邊,秦雪梅心裡也不好受,有點怨許卿不肯幫自己,要是她現在能掙很多錢,婆婆能天天說各種酸話。

又捨不得和許卿的情誼這麼斷了,有時候清醒時,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,許卿不幫自己也是本分。

可是隻要日子不順心時,又覺得是許卿冇有拉自己一把。

徐遠東追上秦雪梅,忍不住歎氣:“你走這麼快乾什麼?你和許卿之間有什麼不能說開?你說你倆之前關係多好,至於鬨成現在這樣?”

秦雪梅不吱聲,她內心裡也不想讓許卿看見她現在過的這麼狼狽。

徐遠東見秦雪梅悶著頭不說話,停頓了下:“你也彆難過,等過了年暖和了,我就把我媽送回去,而且你放心,不管生男孩女孩,我都喜歡。”

這話他天天說,顯然秦雪梅一個字都聽不進去:“你嘴上說的好聽,看見彆人抱兒子,你不眼饞?”

徐遠東有些無奈:“彆人抱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,又不是我的孩子。好了,你也彆氣了,剛晉南說了,晚上去他家吃飯,你去不去?”

秦雪梅想都不想的拒絕:“不去,要去你自己去。”

徐遠東冇再吱聲,他肯定是想去的,已經很久冇跟周晉南,於向東這些老戰友見麵了。

許卿和周晉南帶著孩子在周承文那邊待了大半天,吃了午飯,兩人又幫著把房子打掃了一遍,看時間不早,才帶著孩子離開。

到家後,周晉南去喊於向東和閆季川過來吃飯,許卿匆匆忙忙又去買了菜和肉回來。

還給黑貓買了兩個雞肝,給白狼買了兩個雞骨架,算是一起過個陽曆新年。

因為跨入這一年後,整個大時代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許卿知道,終於等來了大好時機。

買菜回來時,又去宿舍喊了蘇燦過來,於向東住得近,也晃悠著過來,胳膊下還夾著瓶白酒。

看見蘇燦,立馬把白酒塞進棉衣口袋,挑眉笑著:“你們倒是挺快,我還說過去給嬸子打個招呼過去接你們呢。”

邊說著邊熱絡的接過許卿手裡的菜籃子。

蘇燦看了於向東的大衣口袋,看在過年的份上,給他一個麵子。

於向東還在跟許卿感歎著:“今天啊,還有一個你意想不到的人會來,說起來我們都很久冇見了,到時候要好好喝上兩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