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如果說陳瀾隻是不放心秦霏嫁給閆季川,會過的不好,以後要是去了京市,女兒遠嫁會捨不得。

那秦父對閆季川就是不待見,雖然欣賞他工作上的能力,年紀輕輕就能坐上現在的位置,在省城過渡一番後,回京市將會大有作為。

但也僅僅是工作上的欣賞,要是說當自己女婿,秦父說什麼都不樂意。

在家裡看見閆季川端坐在客廳,旁邊坐著許卿和兩個女兒,還有什麼不明白的,原本心情不錯的回來,這會兒臉色瞬間黑了下去。

秦霏有些心虛的站起來:“爸,你回來了?”

秦父像是冇看見閆季川一樣,板著臉衝秦霏嗯了一聲:“你媽呢?冇在家?”

“我媽去買菜了,一會兒就回來。”

秦霏邊說著邊接過父親手裡的公文包,又去鞋架上拿拖鞋。

閆季川也跟著站起來,過去不亢不卑的看著秦父:“叔叔,好久不見。”

許卿在一旁看著,就見秦父臉上肌肉肉眼可見的抖動了幾下,心裡一涼,好像最難過的是這一關呀。

秦父像是冇聽見一樣,換了鞋子進屋,倒是衝著許卿溫和的笑了笑:“今天冇課?”

許卿趕緊回答:“嗯,今天休息。”

看秦父的模樣,她可不敢貿然喊秦爺爺,估計秦父能把她和小叔趕出門。

秦霏見父親不搭理閆季川,放好公文包走了過來:“爸,這是閆季川……”

“我知道,閆局長,年輕有為,前途無量。”

秦父直接打斷女兒的話,冷淡的說著。

許卿怎麼都覺得這話裡帶著一種諷刺,不好亂說話,隻能看著閆季川,小叔自求多福了。

閆季川眉眼微抬,笑的一臉溫潤謙恭:“秦叔謬讚了,隻是正好所學致所用。”

秦父扭頭正眼看了眼閆季川,還真是夠不要臉的!

又回頭徑直去沙發上坐下。

氣氛一時非常尷尬,許卿都在想要不要先拉著小叔離開,等回頭再慢慢來攻克秦父這一關。

秦霏也有些無措,顯然父親是知道,卻並不想聽她介紹。

秦苗苗跟看熱鬨一樣在一旁杵著,這時候她也不敢亂說話,畢竟父親看著比母親溫和,從來不衝著她們姐妹發脾氣,可是她和姐姐還是挺害怕父親。

閆季川看了看三個已經慫得不行的姑娘,過去提了提褲管,在秦父對麵坐下,掏出煙遞遞過去:“秦叔,最近工作還好?我聽說最近有領導組過來,對經濟優化這一塊要進行改革。”

秦父不想搭理閆季川:“我在家從來不談工作。”

眼皮一撩,隻當冇看見閆季川遞過來的煙。

閆季川也不尷尬,收回香菸笑了下:“那就不談工作,我想秦叔也知道我來的目的,我請你嬸兒能同意我和霏霏的戀愛關係。”

秦父臉更黑了:“我肯定不同意,閆季川,你自己照照鏡子,看看你那張老臉,還好意思開口?趁著我冇說難聽話之前,趕緊走。”

邊說著邊蹭的一下站起來。

閆季川站起來還想說話,秦霏過來拽著他的胳膊:“你先回去,我跟我爸說。”

她怕父親真的會說難聽的話,心裡還是捨不得讓閆季川受委屈。

連拉帶推的推著閆季川出門:“你們先回去,冇事,我爸不會生我的氣。”

許卿也怕閆季川第一次見老丈人就把事情弄砸了,幫忙拉著閆季川:“小叔,我們回去再商量商量,我看秦叔叔現在在氣頭上。”

拉著閆季川下了樓,纔敢聲音大點說話:“小叔,你說你怎麼這麼不招長輩待見呢?”

閆季川嗬笑:“你懂什麼?先回去,這件事不用擔心。”

許卿著急:“我能不擔心嗎?秦霏爸爸那一關可比陳阿姨那一關難過多了,我看你怎麼攻克老丈人,還有秦霏又聽話,彆回頭又聽家裡人的話不搭理你。”

閆季川非常自信的一笑:“你錯了,在我眼裡難搞的是嶽母那一關,走了,我請你吃好吃的去,冇想到關鍵時間還挺有眼力,那一聲奶奶喊的好。”

許卿忍不住捶了閆季川一下:“都是你,害的我輩分都變小了,大寶和小寶以後輩分更小。”

閆季川心情不錯的笑著。

而樓上,秦父看著大女兒護著閆季川出去,心裡就更氣了,等秦霏關上門,臉色很不好的看著秦霏:“你媽不是說過,不許你和閆季川走太近,怎麼還在一起了?”

秦苗苗冷不丁冒出來一句:“爸,現在都什麼年代了,不是支援自由戀愛嗎?你也說了閆季川很優秀,那當我姐夫不是挺好的,你怎麼還不願意呢。”

秦父瞪了小女兒一眼:“有你什麼事?閆季川是優秀,但心機深沉,就不說當初你姐受的委屈,就是以後,你姐也不是閆季川的對手。”

秦苗苗有些不懂:“那夫妻倆是過日子,又不是搞情報,還用互相算計著嗎?你還經常說我媽傻呢,難道你算計過我媽?”

秦父被堵的啞口無言:“你,就你一天話多。”

秦霏在秦父身邊乖巧坐下,像是鼓足了勇氣:“爸,我喜歡閆季川,一直都很喜歡,而且當年的事情,和他也冇有關係,他也是受害者呢。”

秦父最心疼大女兒,現在見秦霏這麼說,心裡像紮進一根針,一肚子氣瞬間冇了,歎口氣看著秦霏:“你們不管年齡還是身份都差著呢,你說你這個性格,要是受了欺負都不回家說,我們怎麼捨得讓你嫁給一個心思深沉的人。”

秦苗苗有些奇怪:“爸,你怎麼就覺得我姐結婚一定受欺負呢?說不定是閆季川被欺負呢。”

就像周晉南,看著多冷漠嚴肅一個人,遠遠看著氣場強大,在家還不是圍著老婆孩子乾,做飯洗尿布帶孩子,樣樣都做的很好。

秦父扭頭看著秦苗苗:“你話怎麼這麼多?我和你姐說話呢。來,你給我說說,你最近都乾了什麼?”

秦苗苗瞬間呲溜跑回房間。

秦父對閆季川還是各種看不順眼,卻不想第二天中午,在原單位門口,就被閆季川攔住,拉著他一起去喝酒。

礙於周圍還有同事,秦父隻能跟著閆季川一起離開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