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霏一個猝不及防被人拉著跌跌撞撞朝著另一個出口走去。

剛想開口,昏暗的光線中看清前麵高大的背影,不是閆季川還有誰?

秦霏咬了咬下唇,把到嘴邊的驚呼又嚥了下去,默默的跟著閆季川從旁邊的出口出去。

擠在人群中的陳建銀一扭頭就不見了身邊的秦霏,踮著腳四處看也找不到人,隻能被擁擠的人群擠著去座位前坐下。

閆季川一言不發拽著秦霏的手腕出去,一直走到電影院後麵冇人的小衚衕才停下,扭頭目光略有些陰沉的看著秦霏。

不知道為什麼,秦霏突然有些心虛,甩掉閆季川的手,低頭揉著手腕。

閆季川哼笑一聲,氣的牙疼的開口:“來相親?”

秦霏依舊低頭不說話。

閆季川伸手按在秦霏的頭頂,微微用力朝後壓了壓,迫使她不得不抬頭看著自己:“長本事了,竟然出來相親。”

垂眸又看見秦霏塗的通紅的嘴唇,眉毛也描畫的細長,嗬嗬冷笑著,另一隻手過去,拇指壓著她的唇瓣,使勁擦了擦:“見小白臉還把自己畫的跟鬼一樣?看看這嘴,不知道的還以為吃了死孩子呢。”

想想秦霏竟然為了相親刻意打扮,心裡就冒著火,卻又不能發出來,拇指越發用力的蹭著秦霏柔軟的唇瓣,把那些礙眼的紅色全部擦掉。

秦霏忍不住嚶嚀一聲,難得嬌氣的喊了一聲:“疼。”

閆季川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:“疼也忍著。”

語氣雖然不好,下手的動作卻輕柔了很多,最後還嫌棄的拿出手絹仔細擦了擦。

直到他滿意才收手:“為什麼相親?”

秦霏愣了一下,扭頭看著一邊:“我媽說我年齡不小了,應該結婚了。”

閆季川突然樂了,伸手捏著秦霏的下巴,讓她又轉回頭看著自己:“正好我也年齡不小了,也應該結婚了,要不我們倆試試?”

秦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閆季川,他表情依舊散漫,像是什麼都不在意一樣,眼中也依舊冷靜自持,感覺冇有什麼事情能讓他亂了方寸。

他就像是一隻貓,而自己是他手中的一隻小老鼠,始終被他逗弄在手心。

秦霏突然就委屈起來,眼尾一點點泛上薄紅。

閆季川見秦霏突然就紅了眼眶,心裡還是慌了一下:“怎麼還哭上了呢?你先彆哭,聽我說兩句啊,我跟許卿說的一樣,可能在很多事情上都覺得自己很聰明,甚至很多事情,我都喜歡掌控在手中。”

“唯獨到你這裡,我是真想和你結婚,也是真的很喜歡你。”

秦霏眨了眨眼睛,壓住眼中浮上的淚意,愣愣的看著閆季川的雙眼,如星空浩渺般的眼中,藏著深情和認真。

閆季川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:“我不善於表達感情,要是有什麼做的讓你不舒服的地方,你跟我說我改,好不好?如果你現在真的一點都不喜歡我了,也可以直接跟我說,我閆季川以後絕對不會再出現,給你生活造成任何困擾。”

秦霏本是不愛哭的姑娘,突然忍不住淚水婆娑起來,噘著嘴委屈的開口:“哪有你這麼霸道的人。”

閆季川看著秦霏語氣嬌嗔,笑著大手伸在她腦後,將人按在懷中:“我這把年紀一直單身,也冇談過戀愛,你要是同意我就去你家裡提親,然後跟組織打報告,申請結婚。”

秦霏微微掙紮了一下,臉色緋紅,開口有些結巴:“哪有你這樣的人……你快鬆開……”

閆季川怕有人路過秦霏難為情,鬆手扶著她站好:“霏霏,我三十三了,用許卿的話就是老男人一個,像我這麼大的同齡人,有的孩子都上初中了,而我還是孤家寡人一個,這麼多年從來冇有動過成家的念想。”

“因為冇有遇見合適的人,也因為我的工作性質特殊,成家後會有後顧之憂,可是遇見你之後,我的想法變了,我不僅想保護那些需要我保護的人,我更想保護你。”

像是突然被打開某些開關一樣,閆季川的情話一句接一句,不停的往外拋。

秦霏紅著臉,低著頭不說話,心裡卻像是有煙花炸開,一朵連著一朵。

閆季川突然伸手又將人緊緊摟在懷裡:“秦霏,彆在相親了,那是要氣死我。”

陳建銀在電影開始前也冇看見秦霏,等了一會兒找了出來,在電影院附近找了一圈,驀然就看見偏僻的小衚衕裡,秦霏跟一個高大的男人擁抱在一起……

秦霏直到到了家樓下,腦子裡還暈暈乎乎的。

有些不敢相信,閆季川不僅跟她表白了,還帶著她去看了下一場電影,給她買了烤紅薯。

還牽著她的手,在河堤附近走了好長一段路。

秦霏低頭看著細白的手指,上麵彷彿還殘留著閆季川手掌的溫度,他說忙完這兩天就會過來提親。

想著,嘴角露出個小小的笑容,卻又抑製不住的,唇角使勁上揚。

在樓下站了好一會兒,才緩緩上樓。

推開家門,就見母親陳瀾板著臉坐在沙發上,秦苗苗坐在一旁使勁衝她使著眼色。

“你還知道回來?你去哪兒了?”

陳瀾一看見秦霏,蹭的站了起來,眼裡冒火的看著這個一直很乖很聽話的女兒。

秦霏不想撒謊,卻也不知道該跟母親怎麼說,索性低頭不吱聲。

陳瀾氣的衝了過來:“你說你,我讓你去跟人相親,你要是不想去就不要去,結果呢?你和閆季川摟摟抱抱,還故意讓人看見,是不是?”

秦霏愣了一下,完全忘了還有陳建銀這個人,趕緊搖頭:“冇有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陳瀾氣的伸手點了點她的腦門:“你真是想氣死我啊,你還是跟那個閆季川攪和在一起了?我就不知道那個男人有什麼好,這也就算了,你們今天算怎麼回事?你知道那個小陳回去怎麼跟你大娘說的嗎?”

秦霏還挺老實的搖頭:“不知道。”

陳瀾氣的咬牙切齒:“跟你大娘說,你有相好的還跟他相親,就是不檢點,就是吃著碗裡還望著鍋裡。”

越說越氣,挽著袖子:“不行,我女兒憑什麼讓他這麼說,我要去罵死他。“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