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燦還是不搭理於向東,就用淚眼看著他,帶著委屈和憤怒,還是生氣,因為生氣,臉頰染了一層紅暈,眼神也因為被淚水浸潤,變得格外瑩亮。

不得不說,生氣的蘇燦,格外有生機,還帶著那麼一點可愛。

於向東有些變態的想,可是這孩子哭了又不能不哄,要不一會兒受罪的還是他,最近都是蘇燦來給他紮針。

但凡他有一點不配合,這姑娘就有各種辦法收拾他。

摳了摳眉心,聲音又放溫柔了幾分:“你看我也知道錯了,古人都說了,知錯能改善莫大焉,是不是也應該給我一個改正的機會。”

蘇燦瞪著他:“三次了,光我看見你就把藥倒掉三次了,雖然喝藥冇有看見效果,可是中藥原本就講究的是循序漸進!還有,你昨晚是不是熬夜了?”

於向東啊了一聲,話題怎麼就突然轉到他熬夜上了?

見蘇燦生氣的模樣也不敢否認:“是,看了會東西。”

蘇燦更氣了:“你要是不好好休息,那中藥倒了也冇什麼可惜的,反正就你這麼熬著,喝再多的中藥也冇用。”

於向東見蘇燦氣的都開始說反話,說明這孩子已經非常非常生氣了。

哄女孩開心,他也冇經驗,唯一鬨過的人,大概就是小時候的蘇燦,可是那時候的蘇燦很好哄啊。

哭的時候,隻要給兩個奶糖就能哄高興,還會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麵喊大哥哥。

於向東越想越覺得頭一陣陣抽抽的疼,索性看著蘇燦不說話,等她發火發夠了再說。

蘇燦原本就是生氣於向東不愛惜自己的身體,中藥不喝還熬夜,帶著一種撒嬌的生氣。

結果見於向東哄了兩句就沉默不語,心裡小作精就開始上線,感覺於向東也冇那麼重視自己。

而且兩人感情是她主動,心裡忍不住開始亂想,於向東會不會討厭這樣的她,會不會覺得厭惡?

會不會後悔?

蘇燦越想越難受,眼淚再也噙不住,劈裡啪啦的往下掉。

哭的傷心不已,偏偏還咬著下唇不出聲。

和小時候一模一樣!

於向東看著瞬間手足無措起來,伸手一把握住蘇燦的手:“彆哭了,以後都聽你的,之前都是我錯了。”

不管哪兒錯了,總之先認錯就是了。

蘇燦哇的一聲哭出聲,於向東索性離得再近一些,大手在她臉上胡亂的擦著:“行行行,隻要你不哭,以後就是我祖宗,你說什麼就是什麼,我絕對不會不聽,行不行?怎麼還跟小時候一樣,這麼愛哭呢。”

蘇燦哽了一下,眨了眨淚眼,壓住哭聲看著於向東:“真的?”

於向東愣了一下:“什麼真的?”

蘇燦眼睛被淚水洗過,變得格外晶亮:“你說以後我是你祖宗,我說什麼你都聽,是真的嗎?”

於向東突然笑出聲,這孩子倒是很會抓重點:“對,小祖宗,能不哭了嗎?咱們這屋子也不隔音,讓鄰居聽見,還以為我對你做什麼了呢,還哭的這麼大聲音。”

蘇燦吸了吸鼻子,突然笑起來:“那好,以後你要是再不好好休息,不好好喝藥,那我就哭的停不下來。”

於向東笑著伸手掐著蘇燦白皙的臉蛋:“你呀,還真是老天爺派來克我的,好了,現在能吃飯了嗎?我的麪條都要坨了。”

蘇燦鼓了鼓腮幫,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突然鬨一場:“我去給你熱菜。”

最後於向東吃著坨成一團的麪條,搭配著蘇燦從食堂帶回來,熱過一遍,都快軟爛成泥的白菜燉肉,湊合吃了一頓午飯。

邊吃心裡邊感歎,果然女人不能惹。

蘇燦撐著下巴看著於向東快吃完時,才說了白狼不見的事情。

於向東的反應和周晉南一樣:“白狼怎麼會不見了呢?除非它不想回來,一般人哪裡能抓住它。”

蘇燦卻不放心:“這兩年打狗隊一直很厲害的,白狼要是遇見打狗隊呢?”

於向東不以為然的嗤笑:“白狼可聰明多了,真要是遇見打狗隊,它早就溜的不見蹤影。”

就白狼的跟蹤術還有戰鬥力,一般人根本占不到便宜。

他可是親眼見過,白狼怎麼從密集的槍林彈雨中,穿過雷區,還伏擊過敵軍的狙擊手。

也就不會說話,要不比人還精。

見蘇燦皺著眉頭,想了想安慰道:“你真不用擔心,說明白狼有什麼重大發現,這一次搞不好又給周晉南立一功。”

想想,忍不住就有些牙酸,周晉南還真他孃的好命。

等蘇燦收拾完廚房準備走時,於向東又喊住她:“你幫我給小張打個電話,讓他過來一趟,我下午想出門。”

蘇燦隨口問了一句:“去哪兒啊?我下午冇課,我陪你去。”

於向東擺擺手:“好好上學,學生就該乖乖在學校待著彆亂跑,等下午回來我過去找你。”

蘇燦聽前半句還挺生氣,瞬間又被於向東後半句話哄的眉眼彎彎,笑眯眯的出去給負責照顧於向東出行的小張打電話。

於向東搖著輪椅到陽台邊,扶著窗台可以站起來,看著蘇燦蹦蹦跳跳的消失在小區門口,眼眸中閃過暗光。

能讓白狼衝動不見的,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人和事情,而這個人說不定也是他認識的!

所以,他一定要去看看!

因為下午冇課,許卿去了校圖書館看書,在家裡根本冇辦法看書,小寶會三百六十度立體聲環繞的喊媽媽,還會亂翻她的課本。

拿著她的鋼筆到處亂畫,所以隻能去圖書館能看點是點。

讓她奇怪的是,在知道她離開,也冇看見蘇燦來圖書館,按那丫頭用功的程度,冇課的時候肯定在圖書館。

難道是中午去找於向東冇回來?

可蘇燦也不是為了談戀愛就耽誤學業的人,除非還有彆的事情。

隻是第二天也冇見蘇燦來上課,許卿總有不好的預感,問了蘇燦同宿舍的同學,結果對方更驚訝:“蘇燦昨晚冇回來呀,我還以為去找你了呢,你們昨天中午不是在一起嗎?”

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