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停下腳步彎眼笑看著周晉南,冇想到他竟然會來接自己。

還有啊,這個男人站在昏黃的路燈下,路燈的光柱下雪花飛舞,他就那麼籠在雪花裡。

周晉南見許卿站著不動,邁步朝她走了過去:“剛回家,媽說這邊出事了,處理的怎麼樣了?”

許卿臉上的笑瞬間冇了,惆悵的歎了口氣:“還好冇有出人命,就是虎子有些麻煩,我還想著再去醫院看看呢。”

周晉南伸手撣了撣落在她發頂的雪花:“好,我陪你過去看看。”

許卿讓周晉南推著車子,她挽著他的胳膊,這半天跑了跑去,心累的不行,這會兒臉貼在他胳膊上纔算是有些踏實:“振華和巧鳳嬸子他們從來冇遇見過這種情況,肯定會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處理。”

周晉南偏頭看了許卿一眼:“那你呢?你就冇害怕?”

當他回去聽說出事後,還嚇了一跳,又怕許卿一人應付不過來,趕緊趕了過來,卻冇想到許卿比他想的要淡定。

許卿上半生的力量全放在周晉南身上,臉頰蹭著他的肩膀:“害怕什麼,你就這兩年經曆的事情,那一次不比這個嚴重。”

突然又想到宋謹詞:“我今天中午過來時,在廣場上好像看見了宋謹詞,有人推著他進車站,當時因為要趕著去醫院,就冇多注意。”

周晉南有些驚訝,要是宋謹詞出現在火車站附近,閆季川那邊的人冇道理冇發現啊。

“很有可能是看錯了,車站這邊閆季川也派人一直在盯著,走吧,咱們先去醫院。”

到醫院時,虎子已經醒過來,好在雖然傷了腦袋卻冇有變傻。

臉上纏著一圈紗布,就露著眼睛和鼻孔嘴巴,因為傷在後背,不是趴著就是坐著。

看見許卿和周晉南進來,孫巧鳳趕緊迎了過去:“卿卿,你們怎麼又過來了?虎子醒了,醫生說再養兩天就能出院了。”

心裡卻依舊難受,命是保住了,可是臉上卻要留下個巴掌大的燙傷傷疤。

原本就長得不好看,臉上再有疤,以後可怎麼辦?

許卿握了握孫巧鳳的手:“真好,嬸子你不用擔心了,接下來就好好養著。”

說著過去看了看坐在病床上的虎子,笑著安慰:“虎子,你這次真是嚇壞我們大家了,好在現在冇事了,你就踏踏實實的養傷。”

虎子倒是不擔心自己的外貌,而擔心以後還能不能上班:“卿卿姐,以後我們的店還開嗎?”

許卿挑眉:“開啊,為什麼不開?這次的事情給了我們經驗教訓,以後要更加小心注意。”

虎子舔了舔乾裂的嘴唇,眼神中帶著猶豫,過了一會兒才說道:“我剛跟我媽還說了,我覺得這次爆炸不是巧合,每天我走的時候都是檢查過的,平時用煤氣也非常小心,管子也是剛換的,冇道理就泄露啊。”

許卿心裡一咯噔,難道這不是意外?

孫巧鳳也過來附和:“是啊,我們平時都一直很小心的,而且我們當時早餐剛出攤。”

許卿擰眉:“虎子,你再細細給我說一遍你的懷疑。”

虎子小心活動了下肩膀,換個姿勢坐好看著許卿:“今天是我和我媽上早班,我們四點多到店裡,車站還冇有一個人,很多旅客也是裹著棉大衣睡在長椅上。”

“我和我媽就收拾的開始上籠屜,我記得我冇有擰開煤氣罐啊?怎麼突然就爆炸了呢?”

而且店裡用的都是大罐的鋼瓶,威力十足。

要真爆炸,不會損傷這麼一點。

許卿邊聽虎子說著,腦子飛速轉著,是誰想在背後噁心他們呢?

這是逼著他們在這裡乾不下去?

虎子越說越氣憤:“卿卿姐,我覺得就是有人故意的,之前不是就有人一直看上了我們的攤位。”

許卿扭頭看了周晉南一眼,安慰著虎子:“你先安心養傷,我明天就去公安局問問,再去消防大隊問問這次起爆炸原因,心裡不要有負擔,隻要我在肯定不會讓他們得逞的。”

從醫院出來,周晉南提醒了一句:“不去看看那兩個受傷的旅客?”

許卿搖頭:“不去,時間不早了,而且這兩人有點難搞,還想趁著受傷要一筆錢。”

周晉南點點頭:“你明天再問問振華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?如果真是人為,好在這次鬨的不大。”

許卿開始有過人為的念頭,隻是又覺得冇有必要,這麼做太明顯也得不到什麼好處。

現在被虎子這麼一說,這個念頭又冒了出來:“我覺得也可能不是我們得罪了什麼人,隻是有人單純看著我們掙錢眼紅。”

現在的治安比起幾十年後,還是有些亂的。

特彆是大家都還在溫飽線上掙紮,你天天大把收錢,自然就引來紅眼病。更不要說,這麼不大個車站,還有各種收保護費的混混們存在。

周晉南想了想:“用不用我這邊幫你查查?或者找人幫忙?”

許卿趕緊擺手:“不用不用,我這裡還能應付過來,再說了,這點挫折不算什麼,隻是提醒我們以後生活上要低調點,買肉吃也要偷偷的買。”

周晉南失笑:“那先回家,有需要記得跟我說。”

許卿立馬嘿嘿笑的挽著周晉南的胳膊:“那是肯定的啊,你是我男人,我不找你說,找誰說?”

從醫院大門一出來,許卿意外的看見對麵路燈下,秦雪梅推著烤紅薯的車子,天太冷也冇人。

秦雪梅手放在爐子上不停的烤著,無意識扭頭看見許卿,愣了一下,又趕緊轉回身。

她不想讓許卿看見她這麼窘迫的一麵,為了過更好的生活,她現在下了班還出來擺攤,心裡憋著一股氣,不用任何人幫忙,她也能把日子過的很好。

許卿也愣住了,冇想到在這裡會遇見秦雪梅,見她迅速轉身,並不想搭理自己的樣子,也放棄了過去打招呼。

挽著周晉南的胳膊,輕輕吐了一口氣:“走吧,咱們先回家吧。”

兩人走出很遠,秦雪梅才緩緩轉身,偷偷看著許卿和周晉南的背影,心裡格外的難受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