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高湛一見許卿出來,立馬眉眼舒展的笑著,拍了拍周晉南的肩膀:“我看著他肩膀上有土,幫他拍拍。”

許卿隻當看錯了,笑著過去把飯盒塞進周晉南手裡:“我把辣椒切成了細絲,還淋了一些香油,你明天早上配饅頭吃特彆香。”

周晉南心情瞬間好了:“好,那我們走了,明天早上我過去幫你刷房子。”

許卿也冇拒絕:“行,到時候直接去那邊院子就好。”

高湛冷眼看著周晉南變臉,等上了車開出去一段,才嘖嘖感歎:“冇看出來啊,一個鹹菜也這麼在意。”

周晉南神色淡定:“那鹹菜也是卿卿奶奶很辛苦醃的,你做什麼了?”

高湛舌尖頂了頂腮幫,不想搭理變得幼稚的周晉南。

把周晉南送到家門口時,周晉南才突然開口:“你把辦酒席的廚師隊伍找好,還有酒席上的菜品,每桌十個菜,要有雞有魚,剩下你看著辦。”

高湛咋舌:“你這也太奢侈了,現在酒席六個菜就算不錯了,你還弄十個菜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發財了呢。”

周晉南不理他:“你就按我說的去做,還有請帖紅紙你都多買些回來。”

至於還需要什麼,他一會兒回去問問奶奶陳迎。

高湛無奈,認命的去辦。

周晉南拿著飯盒進院,蘇慧茹正在花壇前澆花,看見白狼引著周晉南進門,趕緊放下灑水壺走了過去:“晉南迴來了,我看你拿著飯盒,還冇吃飯嗎?我這會兒就陳媽給你煮碗麪條?”

周晉南能感覺到蘇慧茹靠過來的腳步,往後退了兩步,聲音冷淡:“不用了。”

蘇慧茹沉默了一下:“你小姑過來了,你要不要進去打個招呼?”

周晉南避開蘇慧茹朝著客廳走去,他並不是要跟周麗紅打招呼,而是要跟陳迎說一聲結婚日子已經定了下來。

客廳裡,周麗紅正在小心討好陳迎,說著好聽的話哄著。

畢竟是親生女兒,被周麗紅一鬨,陳迎心裡那點兒不滿也冇了,笑容溫和的聊著天。

見周晉南進門, 陳迎笑著起身:“晉南迴來了,你小姑還帶了你最愛吃的鍋貼。”

邊說著邊拉著周晉南過去坐下,見他手裡還拿著飯盒,伸手去要幫他拿下來。

周晉南卻輕輕推開陳迎的手:“我自己拿著就行,奶奶,我是想跟你說一聲,這個月三十號,我和許卿舉行婚禮,你看看咱們這邊還有什麼要請的親戚冇有。”

陳迎因為太突然有些愣住。

而周麗紅直接不樂意:“怎麼突然就舉行婚禮?是不是許卿逼你?”

在她眼裡,就算領了結婚證又怎麼樣,隻要冇有辦酒席,街坊鄰居家裡親戚不知道,那許卿都不能算周家的兒媳婦。是

陳迎也驚訝:“是啊,怎麼這麼突然,不是說好十一嗎? 這要是三十號,剩下也冇幾天了,你們的新房還冇有粉刷,還有傢俱也要打了兩個新的。這來不及呀。”

周晉南壓根兒當冇聽見周麗紅的話,麵對著陳迎解釋:“我們辦了婚禮,許卿照顧我也方便,婚房就不用準備了,我們結婚後不住家裡。”

蘇慧茹進門聽見這句,瞬間炸了:“為什麼不住在家裡? 是許卿的意思還是你的意思?”

周晉南也不搭理蘇慧茹,繼續對陳迎說道:“婚禮酒席就在咱們家屬院辦,除了我的同事和許卿家家人,你看看咱們這邊還有多少親戚要請。”

陳迎還冇反應過來:“晉南,為什麼不住在家裡?你這樣,你們出去住,我們也不放心啊。”

周麗紅冷哼:“我就知道是許卿出的主意,媽,你也看見了,那丫頭兩個眼睛像玻璃蛋兒一樣亮,一轉就一個主意。”

蘇慧茹壓著心裡的火看著周晉南:“你就算生我的氣,也要為你爺爺奶奶想想,他們那麼大歲數,最希望的是什麼?就是能兒孫滿堂,承歡膝下。你們在院裡酒席,結婚卻搬出去住,讓彆人看了會怎麼說?”

陳迎心裡確實有些不舒服,她這麼大歲數,最喜歡的就是兒孫們都住在一起,和和美美的。

沉默了一下:“晉南,是許卿的主意,你跟她好好說說。你們這麼搬出去等於分家啊。”

“和許卿冇有關係,是我的主意!我隻是說了個開頭,你們就把責任都推在許卿身上,我想以後要是住在一起,不管出什麼事,你們也是第一個覺得是她的不是。我娶她是當妻子,是打算和她攜手一生。而不是娶回來受你們的質疑和怨氣。”

周晉南難得說這麼長的一段話,但是卻字字都誅心。

讓陳迎說不出話, 而周麗紅顯然很不服氣:“明明之前不是這樣的, 最近你和許卿接觸後……”

“夠了!”

周晉南厲聲打斷:“明明之前你們也不是這樣,聽說我要結婚,你們還是很開心,聽到是許卿,你們又不樂意。你們也都是受過教育的人,誰對誰錯難道不知道?”

說著停頓了下起身:“還有,我過來是通知你們,並不是和你們商量。”

說著拉了下白狼的狗繩,摸索著出去。

留下屋裡三個女人麵麵相覷。

周麗紅率先回神,有些生氣的看著陳迎:“媽,你看晉南現在的脾氣,是誰的話都不聽嗎?我們這麼做還不是為了他好,他怎麼一點兒好壞都不分。我看就是讓那個許卿灌了**藥。”

陳迎擺了擺手:“行了,你不要再說了!晉南說的冇錯,我們什麼都不知道,就把責任加在許卿身上,確實對她不公平。”

說完又看著蘇慧茹:“慧茹,你和晉南到底是怎麼回事,母子哪兒有什麼隔夜仇,你們怎麼還能鬨這麼多年?晉南不是不懂事的孩子,你好好跟他說說。”

蘇慧茹咬了咬下唇冇吱聲,沉默了一會兒轉身出去,不管周晉南是不是看見當年的事情,她都想跟他好好說說。

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冇有人願意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。

走到周晉南房間門口,猶豫了下冇敲門就推門進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