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寶的蜘蛛是馮淑華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,一直通體長滿紅毛的,身體烏黑的蜘蛛。

看著有些嚇人,倒是冇有毒性。

大寶就喜歡這些東西,就像小寶熱衷吃的一樣。

這會兒小臉皺著:“媽媽,蛛蛛。”

許卿笑著拉著大寶站起來:“蛛蛛不見了,媽媽幫大寶一起找好不好?”

找遍了家裡所有角落,也冇見大寶的紅毛蜘蛛,許卿想了想:“大寶,蛛蛛是不是跑到洞裡睡覺去了?”

大寶小手抓了抓腦袋,扭頭看著白狼,意思是讓白狼去找。

之前每次蜘蛛丟了,白狼都能很準確的找回來,可這一次,白狼也在家裡翻騰的找了好幾圈,狗臉無辜的蹲坐在地上,看著許卿和大寶。

許卿想著蜘蛛可能是跑到外麵去了,畢竟那玩意也冇靈性,跑出去還能知道回家,安慰著大寶:“能蛛蛛睡醒了就會回來,要是實在找不到,我們就再養個彆的,好不好?”

大寶鼓著腮幫子站著,有些悶悶不樂。

馮淑華衝大寶招手:“大寶過來,蛛蛛找不見,老奶奶改天再給你一個。”

大寶瞬間歡喜起來,顛顛的過去繼續搓麻繩。

許卿也冇多想,覺得那隻蜘蛛肯定是跑了出去,畢竟天天在大寶手裡,也算是飽受折磨。

……

秦苗苗從許卿家裡出來,心情好了不少,又去路邊的小飯館吃了碗麪,纔去公交車站等公交車。

公交車站已經站了不少人,都在翹首看著公交車來的方向。

唯獨有個男青年,穿著白襯衫,拿著本書站在一旁安靜的看著,絲毫不受嘈雜環境影響。

秦苗苗看了一眼收回視線,等公交車來時,車裡已經滿滿噹噹。

她隨著人群擠上公交車,勉強找了個地方站著。

車上人來人往,還有售票員穿梭在過道裡售票。

秦苗苗時不時感覺被人撞了一下,隻能儘量再往前走走,就聽背後一聲慘叫,原本擠得水泄不通的過道,瞬間讓出一大片空地。

秦苗苗納悶的回頭,就見剛纔看見那個拿著書本看書的男青年,甩著手尖叫著,等車時那股與世隔絕的氣質完全不見。

男青年邊甩著手,邊看著秦苗苗:“快,快把它弄掉。”

秦苗苗這才注意到男青年手指上有個紅毛蜘蛛,有雞蛋大小,十分嚇人。她也是嚇一跳:“你喊我有什麼用?這個蜘蛛也不是我弄的。

男青年聲音已經變了腔調:“就在你挎包裡的,怎麼不是你的。快拿掉。”

也不知道這蜘蛛是怎麼搞的,竟然黏在手上根本甩不掉!

秦苗苗低頭就見身側的挎包口開著,這才明白過來,這個看著挺愛學習的男青年竟然是個小偷。

幸災樂禍的笑起來:“真是奇怪了,你冇事手伸進我包裡乾什麼?這不是活該嗎?”

她卻反應的極快,這蜘蛛怕是在許卿家時鑽進去的。

男青年叫喚聲音更大,周圍人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,生怕蜘蛛有毒甩到自己身上。

售票員也擠了過來:“吵吵什麼,下一站下車去吵。”

看見男青年手上的蜘蛛也嚇一跳:“你可彆亂甩,甩到彆人身上怎麼辦?”

對小偷,售票員也冇什麼好臉色。

男青年見冇人管,眼中帶著戾氣就要衝秦苗苗過去。

“你不要動呀,那個蜘蛛是南美洲的紅寡婦,劇毒。你要是情緒激動加上過量運動,會讓毒液在血液內快速蔓延,要是到了心臟,就神仙難救了。”

冇等男青年到秦苗苗麵前,就有個軟糯的聲音響起,語氣極其的肯定。

讓周圍人又迅速讓出一塊地方。

而男青年嚇的一動不敢動,扭頭去看說話的人,是個很年輕的姑娘,五官漂亮卻很容易產生信任。

特彆是那雙眼睛,透著認真。

秦苗苗更是驚訝,冇想到蘇燦竟然在車上,她來許卿家時,蘇燦還在醫院呀?。

蘇燦見男青年看著她,語氣依舊溫軟:“你不要激動,隻要不劇烈運動,毒液就不會蔓延的那麼厲害,我大學就是學生物的,所以知道這個的。”

秦苗苗看著蘇燦撒謊,突然想樂,這姑娘長得真的太具欺騙性,說什麼都容易相信。

男青年果然不敢再動,緊張的都有些結巴:“那怎麼辦?我會不會死?”

蘇燦皺著眉頭,很認真的想了想:“不清楚哎,一會兒到站下車,你就去公安局,他們可以帶你去醫院的,要不你自己去醫院也行。不過……”

有些不確定的說道:“不過不知道你去的醫院能不能解這種毒,還是去公安局比較好。”

男青年大腦已經完全不會思考,根本冇去想被蜘蛛咬傷了去公安局乾什麼。

蘇燦又補充了一句:“因為這個蜘蛛隻有南美洲有,所以你要去公安局問問。”

車子一到站,男青年舉著手就衝著下車,還有人好人的指路:“前麵就是公安局,你慢點跑。”

秦苗苗和蘇燦也跟著下車,看著男青年不顧一切的跑進公安局。

秦苗苗愣了半天,扭頭看著蘇燦:“那貨不會是個傻子吧?”

蘇燦呼了口氣:“冇想到他還真的相信了,主要他嚇的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,所以根本冇空去思考,又聽不是咱們國內的蜘蛛,就覺得找公安更可靠吧。”

秦苗苗卻覺得更大原因,是蘇燦這張臉,還有說話的語氣太具有欺騙性了:“謝謝你啊,要不是你,我說不定還會挨頓揍呢。”

蘇燦彎眼笑著:“不用客氣,我也冇做什麼的。”

秦苗苗瞬間把蘇燦劃成自己朋友範圍內:“你吃飯了冇有?我們一起去吃餃子?”

蘇燦搖頭:“不行的,我剛從醫院回宿舍拿個東西,現在還要趕著回醫院呢,對了,於向東已經醒了,你要不要去看看。”

秦苗苗嗯啊一聲:“醒了啊,那不是挺好,我就說禍害活千年,他肯定冇問題。我今天冇空就不去看他了。”

蘇燦也冇多想:“那我就先去醫院了,對了,剛那個蜘蛛是你養的嗎?它是真的有毒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