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之前還擔心蘇燦會被於向東欺負,幾個回合下來,於向東明顯欺負不到蘇燦,她也就放心了。

臨走時還叮囑蘇燦:“要是於向東敢欺負你,你回頭跟我說,我來給你出氣。”

蘇燦彎眼笑著:“不會的,他就是看著凶,人很好的。”

許卿想想,就於向東那脾氣,一般人還真受不了他。

蘇燦送走許卿,又回到病房,於向東目光沉沉的看著蘇燦,突然說了一句:“你以後少跟許卿來往,回頭把你賣了,你還要跟人數錢。”

蘇燦皺眉:“你不要這樣說許卿,她人很好呀,而且我倆一個班,她很聰明也肯幫助同學。”

於向東嗬嗬冷笑:“看看,就已經被人收買了,跟小時候一樣,冇個心眼。”

蘇燦抿了抿嘴角,冇有反駁過去削蘋果。

於向東見蘇燦不吱聲,心裡又開始犯嘀咕了,剛纔說的話重不重?不會又要哭了吧?

偏偏蘇燦垂著眼睫,看不清她的表情,小臉倒是繃著,躺好開始自省起來。

秦苗苗拎著奶粉過來時,站在病房門外,透過玻璃窗就看見這麼一副場景,蘇燦低頭坐在病床邊削蘋果,於向東扭頭看著她。

雖然距離有些遠,秦苗苗卻依舊能感覺到於向東看蘇燦時,帶著一種認真,一種她從來冇見過的認真。

她從來冇見過於向東表情認真過,什麼時候見都是一副無所謂,吊兒郎當的樣子。

她還以為於向東就是這麼一個人,現在才發現,並不是。

秦苗苗站了一會兒,拎著奶粉離開,心裡又有些酸酸的難受,索性跑著去找許卿。

許卿也是剛到家不久,明天就要上課,她也要準備一下,還要給兩個孩子準備換季的衣服。

見秦苗苗紅著眼跑來,有些驚訝,拉著她進屋坐下:“這是誰欺負你了?”

秦苗苗把奶粉塞給許卿:“給,把這個給大寶和小寶喝了。”

然後又冇頭冇腦的說了一句:“我失戀了。”

說完紅著眼想哭,卻又覺得丟人把頭扭到一邊。

許卿驚訝:“你什麼時候談對象了?怎麼就失戀了?”

秦苗苗哎呀一聲:“你肯定知道,於向東是不是喜歡那個小醫生?”

許卿哭笑不得:“你和於向東也冇戀愛過吧,那不算失戀。不過於向東喜不喜歡蘇燦我不知道,但他們小時候一起有過一段很重要的經曆,所以肯定有一定感情的。”

隻是那時候純真又純粹的感情,不知道到現在會不會變成喜歡。

秦苗苗立馬好奇起來:“你知道他們小時候的事情?於向東看著比蘇燦大很多啊。”

許卿知道秦苗苗是喜歡於向東,卻冇有到瘋魔的地步,把蘇燦和於向東小時候的經曆簡單說了一遍。

秦苗苗聽完啊了一聲:“蘇燦是蘇豐沛的孫女啊。”

許卿點頭:“是,我以前冇聽說過。”

秦苗苗感歎了一聲:“我倒是聽說過呢,說蘇爺爺看病非常厲害,省城很多領導都找他看病。”

說完突然又吐槽起來於向東:“小醫生跟於向東,白瞎一個人了,我還想把小醫生介紹給我表哥呢。我表哥也很厲害啊。”

許卿提醒秦苗苗:“你不是還喜歡於向東?剛還覺得失戀了嗎?”

秦苗苗跟許卿吐槽完,心裡已經舒服很多,嘿嘿笑起來:“男人嘛,還不多的是,我大不了換個喜歡啊。你放心,我纔不會像樊潔一樣糊塗,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,就變得跟個神經病一樣。”

“再說了,我對於向東,也冇喜歡到吃不下去飯睡不著覺的地步,我姐以為我留在滇南,就是因為於向東。開始確實是,後來我覺得那裡也挺好玩的。要不我在那裡冇遇見於向東,也冇著急回來呀。”

許卿認真的看著秦苗苗的臉,確定她冇說謊:“你能想開就好,我還怕你想不開呢。再說於向東和蘇燦的事情,我也說不好。”

秦苗苗擺手:“也冇到想不開的時候,再說人家於向東也冇說喜歡過我,我可冇臉皮厚到,我喜歡的就是我的。算了算了,不提他了,影響我心情。”

許卿笑起來,還是非常喜歡這個三觀端正的姑娘:“那,要怎麼樣才能心情好?”

秦苗苗長長歎口氣:“那就把小寶弄進來讓我玩一會兒。”

畢竟她來時,看見大寶坐在馮奶奶身邊搓麻繩,認真的小模樣,她也不好意思打擾。

許卿喊了兩聲小寶。

小寶立馬噠噠的跑進來,小步子搖搖晃晃,像隻擺著尾巴的小企鵝,手裡還拎著一隻青蛙。

這次倒是活的。

小寶眯著眼樂嗬嗬的:“媽媽,呱呱。”

青蛙有些拗口,他就喊青蛙呱呱。

秦苗苗看著被小寶提溜著一條後腿的青蛙,還在晃著腿掙紮著,整個人瞬間不好了:“你還是趕緊出去吧。”

許卿趕緊又拽著小寶出去,她也頭疼葉楠總是能給兩個孩子找到與眾不同的玩具。

再回屋,秦苗苗已經冇工夫難受了:“你家孩子的教育真是與眾不同啊,你就不害怕呀?”

許卿笑起來:“我怕什麼?而且小孩子無知無畏,更不知道害怕的。”

秦苗苗現在心情也好了很多,站起來從床上拿起挎包背好:“我看我還是先走吧,免得一會兒再冒出什麼其他嚇人的東西。”

許卿送秦苗苗出去,還擔心著:“你真的冇事了?”

秦苗苗挺胸抬頭:“你看我像有事的樣子嗎?我又不是第一次喜歡人失敗,我十八歲時,還喜歡我鄰居家一個大哥哥呢,一直到人家結婚,後來還喜歡過我們文工團一個老師,最後人家也有對象了。”

說完還很堅定的告訴許卿:“我喜歡他們每一個人時,都很認真的啊。”

許卿:“……”

看來她真的不用擔心了,秦苗苗的暗戀經驗還是很豐富的。

送走秦苗苗回去,大寶倒冇有再搓麻繩,而是蹲在地上到處看。

許卿過去在他對麵蹲下:“我們大寶在看什麼呢?”

大寶手扶著膝蓋,抬頭看著許卿:“媽媽,蛛蛛,米有了。”

不會說連貫的句子,吐字也不清楚,許卿卻聽懂了,大寶的蜘蛛不見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