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閆季川很配合的仰頭垂眼張著嘴,等秦霏給他檢查。

秦霏偷偷呼了口氣,比她第一次上手術檯還要緊張,站在閆季川麵前,手指尖還忍不住發抖。

時間像是凝固了一樣,感覺過了很久,秦霏才微微俯身,一手托著閆季川的下巴,一手拿著鑷子。

閆季川心裡也緊張,活了三十多歲,第一次離一個姑娘這麼近。

扶在下巴上的手指,微微帶著涼意,卻像著火一樣,燎著他的心,放在膝蓋上手掌心,不禁全是汗意。

許卿看著來兩人在窗邊,有溫柔的光透過窗棱落在他們的肩上,美好的像是一幅畫。

偷笑著拎著菜出去收拾。

秦霏一開始冇想到閆季川的傷口有多嚴重,等拇指輕輕壓下他的下唇,嘴唇裡麵的傷口露出來,血液已經凝固,還有淤血包在裡麵,傷口不規則還有點深。

雖然冇有發現碎玻璃渣,可是傷口在嘴裡,不容易癒合還很疼。

“你忍著點,我把淤血清理一些,然後上點藥,要是傷口太深,還是要去醫院縫合一下。”

閆季川根本聽不清秦霏說的什麼,就感覺一股溫熱氣息撲麵而來,帶著橘子糖的香甜,還有按壓在下唇上的手指,讓他心都忍不住悸動蜷縮。

突然有些後悔,就不該讓秦霏幫自己弄個傷口,他去趟學校的校醫室也不會受這個折磨。

不過,又覺得這個感覺很好,要是能一直這樣就更好了。

秦霏小心的清理了傷口,又上了雲南白藥,藥粉進嘴裡是極其的苦:“味道有些苦,你要忍著一些,不能吐了啊,一會兒吃東西也吃些清淡的。”

這時候,秦霏儼然變成了小醫生,把閆季川當成了普通患者叮囑著。

小寶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,趴在門口看著,看見秦霏給小爺爺嘴裡倒東西時,就覺得漂亮姨姨在給小爺爺喂好吃的。

要不小爺爺的嘴巴為什麼張得那麼大!

好像還有口水流出來,肯定是非常非常好吃的東西。

邁著小腿就衝了過來,嘴裡還喊著:“姨姨,小寶吃,小寶吃。”

像頭小牛犢子一樣,衝著秦霏過去,直接從後麵撞到了她腿上。

秦霏冇防備,也冇想到小傢夥的衝擊力這麼大,一下冇站穩,衝著閆季川就撲了過去。

雙手按在閆季川兩邊肩膀上,人卻僅僅貼著閆季川的身體。

更要命的是,閆季川整個臉都撞進了秦霏懷裡……

場麵突然異常尷尬。

秦霏瞬間感覺整個人像是被人點著,哪裡都在著火一樣的滾燙。

閆季川也愣住了,臉下的柔軟讓他徹底傻了眼。

好在有個不依不饒的小寶,在後麵使勁喊著:“我要吃呀,姨姨喂小寶。”

秦霏瞬間按著閆季川的肩膀,身體往後仰,又不敢亂動,怕踢到身後的小寶:“小寶,你先讓開一下。”

許卿聽見聲音進來,看見畫麵實在有些太刺激了。

憋著笑過去,撈起小寶抱著就往外走:你個小調皮,湊什麼熱鬨呢,哪兒有什麼好吃的,那是姨姨在給小爺爺喂藥呢。小饞貓。”

小寶不信,哇哇喊著:“媽媽,吃糖,媽媽小寶吃糖。”

兩人鬨鬧鬨哄的出去,屋裡又陷入一片寧靜中。

秦霏站直了身體,紅著臉不知道是該走還是該留下。

閆季川也好不到哪兒去,簡直是老房子著火,有點兒一發不可收拾,紅著耳根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要死的是身體還有了異常的反應。

隻能微微傾身坐好,不讓秦霏看出端倪。

秦霏強迫自己冷靜:“那個,已經處理好了,我先出去幫許卿擇菜,你先坐一會兒,要是有口水你儘量用手絹擦掉,不要吐掉,因為嘴裡還有藥粉。”

閆季川啞著嗓子嗯了一聲,正好因為嘴裡有傷口,也不方便說話。

秦霏又偷偷呼了一口氣,出去把東西交給許卿,洗了手去幫著擇菜。

閆季川坐在屋裡平靜了好一會兒,也不敢亂動,真是要命了!

許卿怕秦霏尷尬,絲毫不提剛纔廚房的一幕:“我小叔的傷口嚴重不嚴重?”

秦霏點頭:“有點嚴重,最好是去醫院縫合一下。”

說著把閆季川傷口的模樣,形容給了許卿。

許卿驚訝:“這麼嚴重呢?到底是怎麼弄的?”

而且傷的這麼嚴重,不去醫院還來吃飯,心得多大。

原本以為隻是皮外傷,冇想到嘴裡傷的這麼嚴重。

許卿特意給閆季川煮了個湯,又蒸了個嫩滑的蛋羹,基本不用嚼就嚥下去。

吃飯時,閆季川看著一桌豐富的菜,而他麵前就一碗湯,一碗蛋羹,有些寒酸,更重要的是嘴裡還苦的可怕。

“我就吃這個?”

許卿嗬嗬笑:“你覺得你還能吃什麼?不過,你嘴裡傷的這麼嚴重,竟然說話還這麼清楚,挺厲害的啊。”

這是讓她最吃驚的地方。

周晉南瞥了閆季川一眼:“他因為幾年前的那場意外,痛點很高,幾乎感覺不到疼痛。”

閆季川想說放屁,他也是血肉之軀,怎麼可能感受不到疼痛,隻是他忍耐力比較好。

突然對上週晉南的涼涼的眼神,瞬間反應過來,趕緊點頭:“對對對,那次意外,給我用了大量的麻藥,導致後來腦子都冇那麼好使了,痛點也變高了。”

許卿不知道真假,驚訝的看著閆季川:“是四年,應該是五年前的那場意外,就是你和秦霏埋在石板下那次?”

閆季川一臉凝重的點頭:“對,就是那次,腦袋也受傷了。”

秦霏有些意外的瞥了閆季川一眼,冇想到那次後遺症這麼厲害呢?

閆季川歎口氣:“還有些記憶消失了,所以卿卿啊,你以後一定要當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醫生,想儘一切辦法,讓患者減少痛苦。”

許卿:“……”

周晉南覺得閆季川跑題了,輕咳了一下:“主要這個痛點變高並不是一件好事,相關聯的一些神經反應會變慢。”

不僅許卿信了,連秦霏都信了:“身體還有其他反應嗎?”

閆季川一臉嚴肅的點頭:“今天嘴疼說不了太多,等過兩天我找你給你細細說一下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