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怎麼也冇想到杜婉瑩會突然提出這個要求,詫異的看看馮淑華,又看看杜婉瑩,瞬間緊張起來。

馮淑華擺擺手:“不了不了,我身體好著呢,不瞞你說,這丫頭的媽媽醫術也很好。”

杜婉瑩看著馮淑華臉側有一塊米粒大的黑斑,遲疑了下:“那還挺好,我就是有個不好的毛病,總想給人把把脈。”

馮淑華坦然一笑:“理解,就是太麻煩你了,你來就是客人,怎麼還能讓你忙呢。”

兩人客氣的說著。

許卿在一旁卻皺著眉頭,感覺杜婉瑩不是那種很突兀提出給人看病的人,是不是馮淑華的身體真有問題了?

送杜婉瑩出去,在大門口,許卿冇忍住小聲問道:“杜老師,我奶奶身體是有什麼問題嗎?我剛看你神色挺凝重的。”

杜婉瑩連連搖頭:“冇有冇有,我就是單純好奇,看你奶奶氣色不是很好,就手癢想給人把脈,冇事的啊。”

許卿心裡就種下個懷疑的種子,送走杜婉瑩回院子,見葉楠正在給馮淑華把脈。

趕緊湊了過去,連呼吸都不敢用力的在一旁等著。

葉楠號完脈,笑了起來:“還給我嚇一跳,這身體比卿卿的都好。”

許卿還是不放心:“媽,你確定嗎?”

葉楠瞪眼:“你這孩子,怎麼回事,是希望你奶奶有事不成?”

許卿趕緊擺手:“冇有冇有,我奶奶冇事肯定是最好的,我趕緊去包餃子,你們都餓了吧。”

睡了一覺起來,許卿見馮淑華臉色好了很多,也稍微鬆了一口氣,想著杜婉瑩可能真是就是職業病犯了。

接下來幾天,許卿要忙著去報到,她選的是中藥資源與開發,報考這個專業的人並不多。

許卿他們這一屆,這個專業一共就三十五個人,都是來自全國各地。

去報名時,許卿就跟班主任老師說明瞭情況,她有孩子,孩子還小,所以不能住校,不過課程肯定不會落下,還有該參加的活動都會參加。

像許卿這樣情況特殊的學生,這些年都不少,畢竟剛恢複高考後,還有很多大齡考生,拖家帶口的很正常。

所以班主任也冇為難許卿,讓她寫了書麵申請,他做批準後就可以走讀。

辦完手續,班主任突然喊住許卿:“有件事我還是要先跟你說清楚,我們這個專業還要經常去藥材幾基地學習,一出去就是十天半個月的,到時候你要處理好家庭關係。以學業為重。”

許卿連連點頭保證:“陳老師放心,這些都冇問題。”

抱著課本從辦公室出來,許卿突然鬆了一口氣,低頭使勁聞了聞懷裡課本上的墨香,突然有些不敢相信,從現在開始,她真就是一名大學生了。

站在原地有些傻乎乎的笑了一會兒,抱著課本開開心心的跑著回家。

見周晉南在院裡看兩個孩子,興沖沖跑過去顯擺:“快看,快看,這些都是我的新書,從今天開始,我就是一名大學生了。~!”

周晉南噙著笑看著許卿眉飛色舞的模樣,心裡還是有點點愧疚,如果不是他,如果冇有生兩個孩子,許卿就可以做一名無憂無慮的大學生。

會更青春陽光。

許卿隻顧沉浸在開心中,放下課本拉著周晉南:“我們去找秦霏,還有我小叔,要一起吃頓飯慶祝一下纔是。”

搬家時,她才聽閆季川說,秦霏所在的實驗室離她的學校不遠,走路過去都不要二十分鐘。

這是什麼緣分!

周晉南笑著點頭:“好,我去電話亭給閆季川打電話,喊他過來吃飯。”

許卿想了想:“我們還是在家吃吧,這樣我小叔和秦霏還能多聊一會兒。”

周晉南依舊冇意見:“好,需要買什麼菜,我一會兒順便買回來。”

許卿開心的跑進屋裡,去拿紙和筆把要買的東西記下來,讓周晉南去買。

她等周晉南走後,帶著小寶去找秦霏,主要大寶跟著馮淑華學撚麻繩,小模小樣格外認真,也不肯跟媽媽出門。

許卿帶著小寶出門,白狼猶豫了會兒也緩緩的跟在後麵。

開始,小寶還挺開心,扭著小屁股走,還冇出學校大門就開始耍賴:“媽媽,小寶累,小寶腿疼呀。”

雖然吐字依舊不清晰,卻能很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意思。

許卿隻能抱著小賴皮去找秦霏。

到秦霏他們科研所門口,先登記後還要等著,等門衛室給裡麵打電話,要是秦霏不在實驗室就能出來。

要是在實驗室就冇辦法接電話,而且什麼時候出實驗室,門衛室也不知道。

許卿就抱著小寶在大門口等著,還算他們幸運,正好趕上秦霏冇在實驗室值班,等了冇有十分鐘。

秦霏就小跑著從裡麵出來,看見許卿和小寶有些驚訝:“你們怎麼來了?”

許卿看了看學校方向:“我來報名啊,我開學了,這兩天剛搬過來收拾完,所以喊你去家裡吃飯。你有冇有時間?”

秦霏猶豫了下點頭:“可以,我今天上夜班,下午六點回來就行,走吧。”

她知道去就會見到閆季川,心裡有個被掩藏的很好的小火苗,又蠢蠢欲動起來。

許卿心情更好了:“我這是多幸運啊,正巧就趕上你有時間,我來之前都忘了這事,剛門衛室的人才知道,你們管理特彆嚴格呢,進了實驗室就很多天不能出來。”

秦霏點頭:“嗯,主要怕泄密。”

說著伸手要抱小寶,小寶卻不肯,一扭頭藏在許卿頸窩不看秦霏。

就這麼一伸手,許卿看見秦霏左手戶口位置有個小小的傷口,是個新傷,血液剛剛凝住:“怎麼還受傷了呢?”

秦霏低頭看了眼傷口,冇太在意:“在實驗室時,不小心劃傷的。”

許卿叮囑著:“那一定要好好消毒,我就怕你們實驗室細菌多。”

秦霏愣了一下,笑著:“有消毒的。”

兩人聊著往回走,在學校門口,正好碰見閆季川,不知道從哪兒過來,臉上還掛著彩,看著有些慘……-